金字塔感言

 2015/02/18 12:50  夏多勃里昂 《作文素材》  (315)    

名家名片:夏多勃里昂,19世纪法国作家。他的身上流淌着没落的贵族气质,高傲自负、生性孤僻。他看似文弱,却敢于同拿破仑作对。代表作有《革命史论》等。

赏读引路:看得出来,夏多勃里昂十分欣赏金字塔的建造者,也赞同身后留名的做法。这或许是他的一种自比,也可看作一种妄想,只可惜时不我与,他没有能造出一座文坛的金字塔,徒留遗憾。

我们的船,取道麦努夫运河。这段航程,几乎走了八个小时,我一直站在船首遥望金字塔群。渐次临近,陵墓也越发见出规模庞大,愈加显得高耸入云。宽展如同洋面的尼罗河,远处塞高拉村的梯形金字塔,滔滔河水,源源而来。凡此种种,构成一幅无与伦比的画面。“世人不管多努力,”鲍舒埃说过,“万事到头终归空:蔚为壮观的金字塔,竟是无用处的坟墩头!且不说造金字塔的法老,未必有权葬进去,享用其寝殿。”

哲人思虑及此,不免浩叹一声,或揶揄一笑,这我知道。但是,为何把齐阿普斯金字塔仅仅看成是一堆巨石加一副枯骨?造这样一座坟,不是有感于生死无常,而是出于求不死永生的本能:陵墓如界石,不是宣告有涯之生的终结,而是标志无穷运命的肇始,犹如建于永恒疆域上的一座通往不朽之门。狄奥多罗斯曾说:“埃及人把人生世看作须臾瞬,对身后令人怀念的功德,极为关注。所以,他们把生者的宅第以作过客的逆旅,而把进焉不复出的坟墓,称为永久的归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