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友谊

 2015/02/12 20:23  达尔·吉尔科 《作文素材》  (341)    

2011年,我来到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附近的斯克里诺瓦克镇,为的是拜访一位名叫左尔坦·丹尼的面包师。12年前,我们都曾试图杀死对方。

12年前,我作为美军飞行员,在科索沃战争开始的第一周,驾驶一架F-117隐形战机参加了空袭。第四天夜里,我飞进塞尔维亚,击中目标后准备返回。就在此时,两枚萨姆-3防空导弹朝我飞来,击中了战机的左翼。1,5秒后,我拉动弹射手柄并打开了降落伞,然后一边落向地面,一边看着隐形战机坠毁在一片农田里。在等待被救援的漫长时间里,我的脑子只有一个念头:站在这位把我击落的塞尔维亚军人面前,向他说一句:“谢谢你没炸死我。”

如今,12年过去了,我终于有机会亲口对他说出这句话。在他的面包店里,左尔坦给了我一条围裙和一顶厨师帽,让我试试和他一起干。那天我糟蹋了不少面粉,好在左尔坦并不介意,一直安慰我。干活时,我看见他的脸上沾上了面粉,想都没想,就伸出手把它擦了下来。

相处几天后,我向左尔坦告别,我们约定互相保持联系。左尔坦没有失信,第二年,也就是2012年,他们一家人来美国逗留了一星期。这次,左尔坦给我带来了一个萨姆-3防空导弹模型。“你知道这是什么,对吗?”他说着,朝我咧嘴笑了笑。我也笑了:“没错,这东西让我永生难忘。”

2012年,我去塞尔维亚参加了电影《第二次见面》(本片翻拍自这个故事)的首映式,一位女士对我说:“当年,在我们的士兵把你打下来的时候,我欢呼着,和朋友们庆祝胜利。得知你没被导弹炸死时,我们都觉得还不够解气,我们认为你就应该死掉。”观众席里一下子安静下来,这位女士接着说,“但是现在,我们终于了解了你,我很高兴你能来到这里,很高兴你当年活了下来!我边听着,泪水就一边流了出来。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误解,带给我们的是本不该有的伤痛。我在有生之年能认识左尔坦阳光、快乐的一家人,这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下面这句话也许听起来是老生常谈,但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宗教、文化和种族团体都有机会相见,并且能真正地彼此了解——就像左尔坦和我这样——怎么可能还会有战争呢?

素材运用:地域的差异造就了不同的生活习俗、意识形态、观念立场。可以说,距离产生美,也产生误解和纷争。所以,唯一的解决之道不只是走近,而是走进,凝望眼神、感受呼吸,或许亘古的隔膜就会迎刃而解。

新闻眼:最近,摄影Qozop拍摄了一组有趣的影像,让年轻人与长辈交换衣服穿。老人们在半推半就中穿上之前无法接受的衣服后,显得开心与好奇——这或许为隔代之间消除隔膜以启示,有时候接纳就这么简单,仅仅需要立场互换的尝试。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8 − 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