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景迁:历史在此模糊低语

 2015/02/12 11:57  吴从周 《作文素材》  (228)    

素材运用:史景迁研究中国历史,以独特的视角进行观察,并以不同一般的“讲故事”的方式写作,虽然这让他面对众多质疑,但其对待历史的态度是真诚的,这是一个国际汉学家和历史学者必须一以贯之的操守。

新闻眼:1995年3月24日,英国生物化学家、汉学家李约瑟逝世。他所著《中国科学技术史》轰动西方汉学界,对中西文化交流影响深远。尽管已去世近20年,但他留下的发人深省的“李约瑟难题”仍在被讨论。

几乎整个三月,史景迁都在中国四处奔走,被热情的粉丝包围。在中国,他在十年间从小圈子谈论的学者,变成了明星般耀眼的人物。

史景迁出生在伦敦附近的苏尔里,6岁时,他看到了关于中国艺术史的书,对水墨画产生了兴趣。1959年,史景迁23岁,在剑桥大学修英国史。他得到一笔奖学金,到耶鲁大学交换。二战时,这里是美国培养中文、日文人才的基地。他最终转而研习中国史。

他在耶鲁大学学习汉语,练习繁体字。不久,他被导师芮玛丽介绍给了来自中国的历史学家房兆楹,并有了史景迁这个中文名字,以向中国史学家司马迁表示敬意。回忆那段学习时光,史景迁印象深刻的,是房兆楹提醒他,研究历史,要去深入观察一些看似“老生常谈”的问题——老生常谈背后,往往有被隐匿的真相。

后来的几十年里,史景迁以几乎三年一部的速度,出版了一系列关于中国历史的著作,包括《王氏之死》《追寻现代中国》《胡若望的困惑之旅》《皇帝与秀才》等。这些中国故事在学界和普通读者中都大受欢迎。但也引发了学界对史景迁的争议一是他著史学就像讲故事,但是传统的“故事”与“历史真实”之间的差异让执拗的人心生疑窦。二是虽然是“史学大家”,但是从来不见史景迁提到任何学术名词,只有对历史细节一再地描述。而他本人这样概括自己的工作:“我从来没有写过虚构的作品。”不管中国人是将伟大的意义赋予他,还是将主观臆想的评价加给他,他一再强调保护史料和研究史料是第一要义。

在北大的讲演中,史景迁列举了雍正统治时代“那些模糊的低语声中”搜罗出的五类人群再次阐述了他对历史的看法:“如果我们更好地注意这些见证人,我们和未来的学者就可以对那个时代有更好的、更清晰的认识。”

两个不同的文明,分据天平两端,重量各异。而史景迁毕生的写作,都像在维护这架跨文化天平的平衡。故事就是最好的砝码,增进彼此的自知之明。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1 + =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