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开沅:请辞是场“自我革命”

 2015/02/01 21:51  未知 《作文素材》  (152)    

榜样印象 主动请辞资深教授,他是人文社科界第一人。

4个月前,史学家章开沅教授一辛亥革命研究的开拓者,在耄耋之年正式向华中师范大学陈书,请辞资深教授。校方日前已经讨论通过,章开沅教授4月起正式退休。这意味着,他成为人文社科界首位退休的资深教授。

章老说,现在的大学就像一座围城,体制就是围墙。“我想出去透透气,所以先拆了自个儿的围墙。”他带头自我革命,希望能够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

他请辞的“资深教授”,是人文社科领域的最高学术头衔。资深教授由高校自我评选,在教育部统一报备。资深教授享受与院士同等待遇,且同样终身制,但名额极其稀少,华中师范大学仅有两名资深教授。这也是他要退出的原因之一。“我这么大年纪了,做不了多少工作,不应老占着位子,拿着优厚待遇,应该给青年人让路。”

章老还笑称:“我没有专车,也没有豪宅。”他没有舍不得割舍的东西,就连当校长时也没有过特殊要求。至今,他同太太仍住在校内的博导楼4层,没有电梯,每天都只能爬楼梯上下楼。

知识分子当忧国济世

在学术腐败频发、沽名钓誉者甚众的当下,章开沅此举,不仅仅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新闻,它更是一个深刻的警醒。

时下,中国高等教育积弊甚多。比如,大学利益板结,各种资源向金钱、权力集中:不少人在科研项目申报上弄虚作假,套取国家科研资金……凡此种种,严重侵蚀着大学风气,影响着高校的办学质量。章开沅站出来“自我革命”,就是试图“唤起众人幡然猛醒”。

从钱学森先生临终前提出“大学为何培养不出大师”的疑问,到季羡林先生于病房中拒受外界强加的桂冠,再到章开沅先生呼唤“诸公猛醒”,近些年来,不少学者声嘶力竭地呼喊,体现的正是一种对高等教育现状的焦虑、对国家民族未来的忧心。知识分子当有忧思家国、济世担当的情怀。眼见学界痼疾,每一个有良知的学者,都不能作壁上观,当像章开沅们那样惴惴不安又不怨天尤人,断然身先士卒,以自我革命之风范气魄,引治学者深思,促改革家作为。(光明日报)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6 + =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