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微光温暖巴米扬

 2016/03/21 22:19  李小莉 《做人与处世》  (213)    

在阿富汗的巴米扬地区,曾经耸立着两座宏伟庄严的金光耀眼的巨大佛像,分别高约53米和37米。两座佛像看着巴米扬人出生、长大、成家、老去,它就像巴米扬人的祖辈,一直陪伴着他们。

但是在2001年,塔里班以“摧毁一切”为由,连日轰炸巴米扬的两座大佛,最终这两座大佛被炸成碎片。1500年的世界文化遗产就这样被摧毁了。14年来,有无数的艺术家、工程师都想重建大佛,但由于技术上的原因和战乱的局势都没能成功。

近日,来自中国的一对夫妇实现了阿富汗民众以及全世界想再看大佛一眼的愿望。他们就是“侣行”纪录片里的网络红人张昕宇和梁红夫妇。这对来自北京的旅行达人是科技控,他们喜欢在旅途中记录见闻。因为工作经历和业余钻研,两人对投影技术有深入了解。当听说有日本科学家想用激光技术进行影像还原,却因技术不成熟未被联合国批准时,他们就想,为何不利用建筑投影技术复原大佛原貌。张昕宇夫妇坚信,那些被摧毁的文明,不应该被遗忘。他们相信,阿富汗应该是一个文明的中心,而不是战争的中心。他们相信,巴米扬大佛,世界希望再看它一眼。

对于光影重现巴米扬大佛,有很多的技术难点。最大的难点是因为光线可能会对墙体加温,加温的过程就对墙体造成了损害。为保证安全及真实,张昕宇和梁红专门组建技术团队,聘请喀布尔大学专家南希·杜普利做咨询顾问,并多次前往当地博物馆查看佛像资料。

出发之前,夫妇俩在投影仪的改装上做了很多功课。这是一项专业技术极强的工作,需要对投影仪的功率进行提高,光源的温度也不能过热。投影机、胶片及成像位置三者之间的距离和角度需经过计算,精确到厘米。其中不定期需要解决胶片投影后出现的变形,以及制造出立体效果的问题等。4月初,在北京居庸关做测试时,胶片多次被烧掉,张昕宇因为只戴了一副普通的墨镜而造成眼睛灼伤。然后他又不停地揉眼睛,结果把眼角膜给揉掉了,之后,只得做了眼角膜移植手术,但这丝毫不影响张昕宇筹备工作的热情。

6月5日,“侣行”团队刚到巴米扬的第一天,巴米扬文化信息局就对设备是否符合安全标准等事项进行了检查。张昕宇团队使用的是金属卤素灯泡作为光源,并且灯泡外面还加了特制的石英玻璃隔热以减缓能量。当光源和佛洞洞壁的投射距离达到95.5米时,对洞壁造成的损伤相当于日光。最终,巴米扬文化信息局认定,这是一次科学而严谨的投影安排。计划获得了巴米扬文化部门、阿富汗国家文化与信息部、联合国教科文化节组织的批准。

6月6日,张昕宇团队在当地民众的帮助下搭好了脚手架,然后搬运器材、实地测量、做胶片。夜幕降临时,投影灯光通过彩色胶片映射在原本已被炸空的佛窟里时,金色而立体的佛像呈现出来了。当巴米扬大佛影像穿越时空重新呈现在世人眼前时,当地民众在一片欢呼声中像过节一样载歌载舞,他们围坐在地上,弹起冬不拉,诗人开始用波斯语吟诗。有位老爷爷拉着张昕宇的手说:“中国人,你让我们想起了那些我们已经忘却或者不敢再想起的回忆。”所有的巴米扬人都不说“大佛亮起来了”,而是说“大佛在倒下的地方又站起来了,大佛又活了”。

6月7日的早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来邮件,称可能会遭遇恐怖袭击,原因是前天晚上重现了大佛。后来在安保人员的防备协助下,他们又重现了一次大佛,附近的孩子们纷纷赶来观看,持枪军警也拍照留念,有些老者甚至泪流满面,激动地说,这就是他们以前看到过的佛像。事后,“侣行”团队将价值10万美元的整套光影设备赠送给了当地政府,并告诉他们,这是中国人送给阿富汗的礼物,并要求他们每年都把大佛影像呈现给当地民众。

看到现场上千人的热血沸腾,张昕宇的眼眶湿润了,他说所有的困难以及成功的结果,让他觉得值了,他们做了一件对的事情。他从当地民众的眼里看到,他们渴望和平的信念,渴望远离战争的硝烟,渴望过上幸福安宁的生活。“侣行”团队希望大佛的重现能给阿富汗民众带来一线希望的微光,让他们坚信,和平总有一天会到来。

(编辑/张金余)

1966年巴米扬大佛

2002年被炸毁后的大佛

2015年“侣行”使用建筑投影,还原巴米扬大佛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4 − =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