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就成功

 2015/02/14 19:44  刘醒 《恋爱婚姻家庭·青春》  (388)    

成功的门槛似乎一降再降,无论在电视荧屏、书刊杂志,还是在门户网站上,处处是成功者们令人晕眩的身影。然而现实或许并非如此,空想、挫败、平庸和惨败,才是“被沉默”的大多数。

聚光灯以外,无论怎样努力但总距离成功差一步的他们,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我们选择了一个这样的样本——

他叫何林峰,今年48岁,20多岁起创业,做过大大小小近10门不同的生意,虽然无一不以超前的理念引人喝彩,然而却无一不是黯然收场。最近,在经历一次惨败沉寂数年后,这个创业“先烈”又默默打点行装,准备再次启程。

书报亭老板的伟大梦想:成为时尚大咖

有一天,老何坐在自己的书报亭看时尚杂志,爱琢磨的他忽然灵光闪现:化妆品店都是给女人开的,为啥不能给男人开一个?他甚至为自己的创意想了一个专业名词:男士理容品专卖店——专营男士化妆品,比如洗面奶、香水等等。

说干就干,老何首先联系货源。令他吃惊的是,这个理念是如此的超前,以至于当时国内的化妆品生产商几乎都没开始生产男士化妆品。最终,他好不容易在深圳联系到一家叫作“蒂娃”的男士化妆品生产商。

然而,虽然蒂娃的老板与老何有着相似的理念,然而其生产的产品种类非常少,即便把所有的产品摆上老何的柜台,仍摆不满他那个近60平方米的专卖店。无奈之下,老何退而求其次,又引进了一些男士皮包、皮带、zippo打火机等,勉强开业。

这个店铺开在了峨眉市最繁华的地段,一时光顾的“游客”人头攒动。之所以称为“游客”,是因为来看稀奇的人多,而真正消费的人少。

老何有个朋友是某银行行长,在那个年代抽的烟都是每盒50元,然而用的却是1元一个的一次性打火机。他劝这个朋友去店里买个2000元的zippo提升提升品位,该行长很是不理解:“我这个打火机,丢了就丢了,花那么多钱买个zippo,丢了咋办?一块钱的打火机照样点烟。”

有外地来旅游的人参观完老何的店后,邀请他去上海:“大城市的人思想开放,去大城市一定能火。”然而老何却满足于一时成为街谈巷议“名人”的荣耀,对于经营不佳的现状不以为然。

不到1年,走在时尚前沿的老何亏了十几万元。他觉得自己败给了时代,因为大约还要过8年,中国男士化妆品才成为一个市场。

准时尚大咖的伟大梦想:当个“打野战的”

在男士理容品店还未完全倒闭的时候,老何偶然去四川的西岭雪山景区,发现那里有个新鲜的娱乐生意:打野战——也就是后来风靡全国的真人CS。其火爆的人气让老何大为震惊:上一拨客人刚脱下沾满泥水的“装备”,下一拨客人就迫不及待地穿上。

嗅觉敏锐的老何再次灵光闪现:小小的西岭雪山景区人气几何,竟然能做到高峰期日均万元的收益,如果我在峨眉山景区也开一个,岂不赚翻?

此后大半年,他辗转于峨眉文体局、市派出所、峨眉景区管委会、乐山公安局、省公安厅等各层机关,硬是将普通人望而生畏的手续公章一一办妥。

手续搞定了,基地怎么建设?老何突发奇想,找军人!他空手跑到当地的一个部队,见到了其中一个营长。令老何没想到的是,该营长不但对他的生意大为赞赏,派了几个兵给他挖战壕,分文酬劳不收,还用部队的车每日接送。

很快,老何的野战基地建好了。

由于运营过报亭,老何与邮政关系甚好。他与当地邮局达成协议:在邮局投递的报刊之中,夹一页野战基地的广告。就这样,“林峰野战娱乐场”几个字随报刊投向乐山市的大街小巷。

更令外人甚至老何本人也感到意外的是,峨眉电视台的一个副台长亲自扛着摄像机,在老何的基地里摸爬滚打拍新闻专题片,并在随后几天里在当地电视频道循环播放。对于这样的“厚遇”,老何眨眨左眼,嘴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然而预想当中的火爆场面却没有出现。后来,老何才慢慢醒悟:西岭雪山野战基地的成功在于,那里没有太多娱乐的地方,打野战既刺激又新鲜,必然受游客欢迎;而在私家车不普及的年代,峨眉山景区游客的作息完全被控制在旅行社手中,他的野战基地完全处于市场之外。

拖了几年,野战基地因土地被移作它用而遭拆除。

“打野战的”的伟大梦想:男根养生

野战基地的失利,让很多人都相信何林峰再也站不起来了。然而老何不但再次创业,还为小城带来一个非常“有伤风化”的产业:男根养生。鉴于之前的教训,这一次,何林峰想到了几乎所有的细节:技术、设备、市场、资金……然而,最让他始料未及的是,这一次他遭遇的挫折竟是根本招聘不到员工。

原来,所谓“男根养生”,就是通过机器和技师为男士顾客提供有肉体接触的按摩,这在思想较为封闭的小城可谓惊世骇俗。2008年,峨眉地区的工资不过700~800元,但即便何林峰开出3000元的高薪,也没有技师愿意来此上班——即便有胆大的女孩愿意尝试,她也难以逾越父母和男友的门槛。

何林峰试着和当地一所有名的卫校合作,对方派了几名学生来实习。老何又是安排宿舍又是忙着培训,不料临上岗前一天早上,这些学生集体“失踪”——不辞而别。

此外,许多市民认为这是个色情场所,对进出其中的工作人员指指点点。还有客人威逼技师提供色情服务。

最终,丢下20万元投资,老何再次黯然离场。

“我还有一个伟大梦想”

现在的老何,经营着一家只有他自己一个专职员工的装饰公司,就像这个小县城难以计数的其他装饰公司一样。这一次他不再与众不同,这是老何刻意选择的“平庸”:“有一阵我觉得,既然太过超前容易失败,不如随大流随便搞搞,大家都做装饰,我也来做,赚点小钱。”

话锋一转,老何忽然又兴奋起来,眨眨左眼,神秘地说:“如果你认为我就此埋没,那就错了,我还有个梦想,准备再次来过。这一次如果实现,足以比肩淘宝、京东——现在就缺一个有眼光的投资人共同发展。”

采访结束后一天,老何给笔者发来短信——

“可以这样描述我:虽身处边城一隅,却也心怀时尚前沿……言语间闪耀智慧光芒……”

似乎觉得太过自夸,过了一会儿,他又补了一句:“呵呵,毛遂自荐了。”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5 +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