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来不及相认的“亲人”

 2016/03/07 18:29  鲁艺 《知识窗》  (234)    

有一次,成龙去美国做电影的首映宣传,全程安排得很满,他和女一号忙得喘不过气来。访问完毕,一群人随着他的团队上了房车,其中有一位十二三岁的女孩全程陪同,帮成龙和女一号拿这拿那。上车后,女孩优雅地坐在成龙身旁,大家一块聊天,她也畅所欲言;到吃饭的地方,她也毫无拘束地跟大家一起吃。末了,女孩拿着成龙的相机,跟大伙到处拍照,好不畅快。日暮时分,女孩临别时,拥抱着成龙,依依不舍地说拜拜。

望着女孩离去的背影,成龙看了看女一号,诧异地问:“你女儿走了,你怎么不跟她一起呢?”

“啊?她不是我女儿,我还以为是你朋友呢!”女一号也很吃惊。

成龙不死心,把全体人员问了个底朝天,居然没有一个人认识小女孩,成龙刹那呆若木鸡:“她就这样跟着我,我却始终不知她是谁,从何而来,最后就这样走了……”

去年冬天,我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那时,我参加了一个晚上上课的培训班,因为培训学校路段偏僻,公车难等,大多时候,我便选择绿色出行,以足代车。

一天晚上下课后,快到十点了,行到槐荫道时,一路无人,我总觉得身后有人不即不离地跟着我,吓得我大气不敢出,卯足劲地往前跑。“莉莉,等等!”真的有人在喊,可是他喊的不是我,我头也不抬,照跑不误。没想到,那人猛地加速超过我,一辆自行车就像醉鬼一样挡在我面前,他抽了抽鼻子,说:“莉莉,你不认得我吗?我是你同学啊,这么晚了,一个人要注意安全!要不,我送你回去……”

“谢谢!你自己回吧,我住长征路,一会儿就到……”搭陌生人的车,还没那胆量,我婉言谢绝。

“远着呢,我要去巴里街,正好顺路载你一程。看你还那么胆小怕事,怕我吃了你不成?”经他一激将,我一屁股就坐上了他的车。风声呼呼作响,我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他究竟是谁。

到了公司门口,他稳稳停车,把我扶下,说了一声“再见”便要赶路。我见他累得热气腾腾,出于感激,请他上宿舍小坐。

舍友见有人造访,大献殷勤,有的手忙脚乱泡茶,有的翻箱倒柜搜来零食,有的热言热语陪聊。我则默默抽身跑到附近同学简那里,请她出面确认此人真假。

同学简是一入迷就不动的人,当时她正醉心设计一款雪人动画。我一边对她的设计说三道四,一边不忘以一秒一次的速度提醒她快点。她越急越乱,磨叽了十多分钟才算搞定,等我们兴高采烈跑回宿舍准备揭开谜底时,此人已经走了。

当我对大伙说,刚才载我回来的好心人,我根本不认识时,同事何春、红林、池芳顿时爆笑一团。何春说:“我以为是你的好朋友,把我舍不得喝的毛尖一下给了他大半……”

“天啊,我看你们个个跟他很熟的样子,我还特意跑到楼下餐馆,让人特地做了一份馄饨,给他暖身子……”没想到,红林这般热情!

“我跟他天南海北神侃了一通,原来你们都不认识他?”池芳敲着我们的头饶有兴趣地问。

“是不是全没问人家要电话,也不知他叫啥?”简不问则矣,这一问把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如果说亲人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朋友,朋友是我们寻来的亲人,那么那些从未谋面的人是不是我们来不及相认的“亲人”?某个场合或瞬间,我们互不相识,却能把彼此视为最亲近的人,毫无设防,互帮互助,这是何等可贵的品质!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