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饶舌的资本

 2016/03/06 18:27  马德 《知识窗》  (233)    

人活到一定岁数,就不敢轻易臧否他人了。不敢,不是要四平八稳地做老好人,也不是想世故成一只老妖精。只是因为活到最后明白了,轻易说人好坏,于人于己,都显得那么轻率。

资历越深,不是资格越老,而是资格越少。因为,曾经笑话过他人的,自己身上也已发生。曾经责难过别人的,也已被别人责难。从众多是非中,风一程雨一程地过来,自会懂得被人说是非的凶险和寒凉。

将心比心,于是,自己没了饶舌的资本。

人只有在看清自己之后,才能在别人那里平静下来。年轻的时候嘴不把门,爱论人长短,上了年岁,就会多了谨慎,少了武断。这是理性对人性的胜利,也是年老对年轻的诚恳道歉。

一个人老了还不着调,一定会表现在说话上不靠谱。要么是说不到点子上,要么是有的说没的道。老了,若不持重,就会失之轻浮。其实,做到持重也很简单,不说或者少说,就是优雅,就是得体,就是岁月赠予的成熟的金黄。

张岱说: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是的,人生繁华大梦一场,总得学会敛迹于心,敛声于口。如果说不到合适,最好还是不说了吧。有时候,一个不置可否的笑容,其实,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语言。

恨是爱的副产品。一瞬间爱到肝肠寸断,一刹那又恨到咬牙切齿,这都是真实的。

有人说,我只爱过没恨过。这并不表明爱已至海阔天空,只能说明情已到游刃有余。放手那么简单,投入一定情浅。

其实,有点恨也不可怕。只是,不要那么刻毒。刻毒解释不了爱,刻毒解释的只会是原本不必爱。因为,恨源于爱,刻毒出自恶。

如果恨的时候,还要装出一副被骗的凄怆感,就有点不厚道了。这种恨意,难免有点欺世盗名,有点反攻清算。故意置自己于弱者的位置,恨就有了预谋。任何有预谋的恨,其实都是对爱的一种暗算。

由爱而生的恨,根本谈不上什么正确性和必要性。把自己撇得太开的恨是不适宜的。爱若忘情,恨便没有无辜。

在乎别人是没有尽头的。而且,别人也未必在乎你的在乎。你小心翼翼,既怕对不住这个又怕对不起那个,最后,你对得起了整个世界,却没有对得住自己。

这是人生的一个泥坑,陷久了,是一地的不堪和狼狈。

人不能自私,但也不能没了自我。其实,有一点自私,才活得那么真实可信。问题是,你在乎来在乎去,想做到完美,而别人并不能以对等的完美与你交付,这样的在乎本身,没有任何意义。人家在人性的色板上信马由缰,而你在人情的框架里畏首畏尾。最在乎的人,往往最受累。

生活那么繁复,而你只有一个。累的时候,不如华丽丽地说声:在乎谁不如先在乎自己。

与他人的距离远一些,需要在乎的东西就会少一些。欲望低一点,需要在乎的事就不会多。无须得,就无惧失。这样,就难有怕得罪的人,就少有焦头烂额的事。

浓墨描不黑圭玉。你若云淡风轻,人生就不会有那么多雾锁连城。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2 =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