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峰:甘于平淡,保持浪漫

 2014/11/08 19:29  乙未子 《意林》  (331)    

2014年夏天,猜测声不断的《盗墓笔记》小说真人化的消息终于尘埃落定,作者南派三叔在微博上公开了和李易峰的合照,确定李易峰将出演吴邪一角,说“目前确定的角色还只有他一个”。

三叔钦点李易峰做主角的这个消息在盗墓迷中掀起了千层浪,所有人都在问,李易峰是谁?

18岁之前的时光是一首未亡词

就算经常看电视的人估计也记不起来了,2007年的夏天,20岁的你参加了东方卫视的选秀节目《加油!好男儿》,拿到了全国第8名。

在那届比赛中,你被称作“国民校草”。只看长相,属于典型的三好学生,学习好,长相好,性格好。可现实里,他们都不知道,你学习成绩其实很普通。和同龄的男生一样,喜欢打篮球但也没有打出多漂亮的成绩。李妈妈甚至在访问中说,我家李易峰就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你还叫“李贺”的时候,就读于成都的列五高中。因为太帅,每天都有外校的女生慕名而来在学校门口堵你,和你同班的女生还会偷偷拍下你的照片拿去卖,从一开始5毛的成本价卖到15元一张。你参加运动会的录像,也被人刻成碟,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都说当一个人意识到他的外表出众后,他就已经不再吸引人了,这句话对你来讲却不适用。虽然经常把女同学托人送来的纸条弄丢,但打球的时候总是有人递毛巾送水,对你来讲“感觉还蛮好的”。

每个人18岁之前的时光都是一首未亡词。18岁之后,你经历了一场全国性的淘汰,尽管所有人都怀疑那是你的一场“自杀”。

上海的舞台上,你穿着一身金光灿灿的比赛服,用不熟练的粤语唱起了张国荣的《侧面》,被评委李思菘一针见血地指出:“你不性感,唱不出这首歌的味道。”

第一次走出四川的大一男生,就连耍帅这门技术也才刚刚熟悉,让你演绎“性感”,再过十年吧。

淘汰后被问到感受,和我心疼的情绪相反,你无所谓地笑,说可以回成都宅着了,挺好的。

说白了,你出身普通,也不是苦其心志还家债的少年,需要削尖脑袋往娱乐圈里钻。寻遍你的简历,只能看到简单与平淡。在这种氛围里长大的孩子,往往不会懂得“爱憎分明”这四个字,而在牌桌上,知道几时离开的人却比拿到好牌的人更可贵。

无论是行走在娱乐圈,还是人生路上,好脾气永远没有尖锐的性格来得剑走偏锋。

你就像永远也不会长大的大男孩,对我而言,只要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好像就够了。

可以跟大家说我是一个演员了

赛后,和每一位选秀明星一样,你迅速被签约,出了两张EP,一本写真,一张专辑,在几部偶像剧里露了脸。虽然忙忙碌碌地赶着通告,跑着宣传,拿了几个不痛不痒的新人奖,但是要么是戏红人不红,要么连戏也鲜有问津。

23岁,你得到了主持某节目的机会,连我都能看出来,坐在一边的你就像个布景板,反应不快,插不上话,跟当时一同主持的朱梓骁是两个极端。

娱乐圈的生存法则,一半是脸,一半是性格。

那时,所有人都对你有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明明是一个天生就是明星的人,偏偏不适合当明星。

和你同年出道的井柏然,赛后演艺事业如日中天。2010年凭借首部电影作品《全城热恋》获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奖”,并入围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演员。而你在当时却没有任何能拿得出手的代表作,在总结2011年最大的收获时,你才说“我去横店拍过戏了,现在终于可以跟大家说我是一个演员”。没有人觉得“去过横店拍戏”才能被叫做“演员”,就连影视学校刚毕业的学生,都能轻松在微博认证上写上“演员”二字。

——要知道那时你已经出道五年了。

2014年,你用了七年等来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男主角。

《古剑奇谭》定妆照刚出来的时候,从人选到造型,网络上是一边倒的嘘声。有二次元形象在先,要让原作迷接受并不容易。要换做七年前的你,一定会据理力争或干脆逃回成都,可如今27岁的你说“那些批评的声音我会看,但不去记”。

电视剧播映后拿下了同时段收视的首位,网络播放量l6亿,“李易峰”这个名字也一度占据了热搜榜好几个月,微博粉丝突破了584万。

这世上最难的事有三:甘于平淡,保持浪漫,不再言说。

看到现在的你,我会懂,唯有热情不灭,唯有恒久不移,才能抵御岁月绵长。

再回头琢磨你的剧照才顿悟,照片上那名持剑的少侠虽仍显稚嫩,但剑眉深处分明藏着一种离奇的静谧,像是伏有十万精甲,在枕戈待旦。

背着青春走在九月的路口

因《古剑奇谭》的热播和《盗墓笔记》角色的敲定,2014年各大网站猜测几年内大势小生中,你位居榜首。

和刚出道的那几年不同,上综艺节目和见面会你能放得开了,被游戏整完会主动对镜头推荐好朋友乔振宇来参加,甚至开起了玩笑,“老乔有了孩子应该会更珍惜自己的生命”。

现在你的微博上除了感谢,依旧发着普普通通的演员日常:“眼睛过敏,谢谢剧组给我放假休息,耽误大家了不好意思”“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多亏帮我拉马的师傅”……好像“明星”李易峰并没有和当初的“校草”李贺有任何区别。

被问到还想尝试什么角色,你说作为一个演员来说,都挺愿意尝试的。

现在的你仍旧不懂得该怎么演绎“性感”,那离你自己太遥远。电视剧热播进入忙碌的宣传期,被问到“觉得给你安排的工作量多不多”时,你笑着瞥了一眼自己的工作人员说“太多了”,而不像其他“爆红”的艺人一样,恨不得紧紧抓住任何机会,把整个人生都献给这项事业。

“我不喜欢太多,我是希望工作之余得有生活的空闲,我把生活看得很重。”

你就像我们身边的每个少年,爱闹爱玩,不知愁,眼睛清澈,笑容明亮,不知情殇。

喜欢你的人,大多是怀念很久以前课桌边听到的那个冷笑话,夜谈的操场边放的几个啤酒瓶,练歌房大包厢里唱的那首《蓝色蝴蝶》。这种怀念在争分夺秒的现在,不能不说是一种奢侈。

不复来的青春呼啸而去,带着尘带着土,带着记忆削尖我们的下颌。痛也好,苦也罢,好也罢,伤也罢,每个人都是这样慢慢长大的。

生活是在绕圈圈,我们不停地走旧路,但是身边的人却从来不会相同。而你好似能永远陪着我们,背着青春走在九月的路口,不会停留。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3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