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的钟表

 2014/10/17 10:55  汤园林 《人生十六七》  (725)    

中午打电话给父母,告诉他们,晚上六点,我乘坐的火车会准时到站。母亲在电话里惊呼:“也不早点说,我要买你最爱吃的菜,还要给你打扫房间,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火车晚点,不过还好,只晚了十分钟,多听一两首歌。走出车站,一眼就看见父亲站在寒风里,正焦急地盯着走出来的每个人。看见我,他一个箭步冲过来,一边抢过我手中并不沉重的包,一边不满地嘀咕:“都晚了十分钟了,还以为出啥事了呢,把我急坏了!”

一路上,父亲一直念叨这十分钟,为这十分钟愤愤不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日理万机,十分钟能干出大事来。

回到家,母亲一边从厨房里端菜,一边大声嚷:“怎么那么晚啊!我还以为出啥事了,急得我坐立不安,跑出去看了几次。”

不过十分钟,在父母看来,居然比十个小时还要漫长。这十分钟里,他们从满怀期待到失落,到担心,到害怕,每一种情绪,都像鞭子一样,狠狠地抽打着他们的心。

我在家住了半个月,临走时,母亲轻轻地叹气:“时间过得太快了,你又要走了!”

父亲也在一旁附和道:“是啊,这一走,又得好长时间!”

十分钟的等待,他们嫌太长,半个月的相聚,他们又嫌太短,实际上,我基本上每个月都回家一两次,分开的时间不会比半个月长多少,可被父亲这么一说,仿佛我一去不回似的。

这样的情景时常上演。

那年高考,从考场里出来,母亲一边递水,一边长舒一口气,说:“终于出来了,时间真长啊,站得我两腿发软!”而当高考结束,我背起行囊奔赴大学时,她又有些失落地感叹:“时间真快啊,不知不觉,你都高中毕业了!”整个高三,她忙着给我做营养餐,帮我买各种资料,比我还要忙,在她看来,却比一场考试短暂。

每年开学,父亲都要陪我去学校报名,从幼儿园到大学,从未缺席。每次,在排成长龙的报名队伍里,父亲总是焦急地搓着手,不停地引颈张望,并不满地嘀咕:“怎么还没轮到我们啊,都等那么久了。”其实,他等待的时间从来不会长过一个小时。而当我大学毕业不用再报名时,他又有些伤感地说:“唉,一眨眼,你都长成大人了,真快啊。”

在父母那里,时间显得如此不合理,与世界上所有最精确的钟表背道而驰。等待儿女的时间,他们总是觉得太长太长;和儿女相聚的时间,他们又总是觉得太短太短。

每个父母心里,都有一个特别的钟表,这个钟表,用奉献做壳,用爱做指针,为我们走过的每分每秒,都是爱在跳跃。

 赞  0
,

共一个关于 “特别的钟表”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8 =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