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小米

 2014/09/23 12:40  张亚凌 《人生十六七》  (292)    

一袋小米不是自己买的,而是学生送给我的。小米不多,却一直督促我专心于教育工作。

郝云龙,名字很霸气,云中蛟龙,然而名字与人却极不相符。他,安静,少言,见人就露出小心又短暂的笑,参加什么活动都藏在其他同学后面。作为与他们朝夕相处的班主任,我感到的是他那深藏着的自卑。

一次,我以“母爱”为话题让学生写一篇作文,发现云龙写的是奶奶,像妈妈一样疼爱他的奶奶。于是我找了他,随意地跟他聊起家人,才知道他没有妈妈。确切地说,他连妈妈的模糊印象都没有。

云龙很努力,好像自己跟自己较劲!我看着心疼,因为他不是那种很聪明的孩子,又给自己定了较高的目标,他的努力使自己很辛苦。我经常找机会跟他交流。我想给他传递信息:“尽力就是最好的。”我害怕他有太大的压力,因为我一直觉得,朝着目标快乐前行才是最重要的。

学校举办歌咏比赛,班里统一着装,每个学生服装费80元钱。云龙的钱我没收,我给他的解释是:老师奖励你的,因为你勤奋!

我觉得自己应该帮助他。后来,我也找种种理由给了他一些书及学习用具,小而不张扬,不至于让他觉得欠了我什么而增加心理负担。

一天,我正在房子里做饭,听到院子里有人喊“张老师”。我赶紧出去,云龙站在院子里,抱着个塑料袋。“张老师,我奶奶给你拿的小米,我家地里的。”说话间云龙就上楼了。他走得很急,结果脚下一绊,踏空,摔倒了。袋子破了,小米,黄澄澄的小米撒了一楼梯。

他一下子蒙了,站在那里。我说“没事没事”,就拿了个盆赶过去跟他一起捡拾。我说,老师还没收到过这么贵重的礼物,替老师回去谢谢奶奶。那天,我跟云龙捡拾很长时间。我们一边捡拾一边聊天。在我面前,他还从来没有那么放松过。

云龙后来考上了高中、大学,也参加了工作,只是我经常想起跟云龙在楼梯捡拾小米的情形。作为老师,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而家长、学生的感激之情,却像小米般膨胀了一地。

一袋小米,每每想起,就觉得心里很温暖,也一次次坚定了做老师的热情与信念。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0 = 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