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豆饼的给予方式

 2014/08/23 0:29  张丽钧 《人生十六七》  (401)    

假如,我是说假如,你手里有一块豆饼,一块通常用来喂牲口的、口味很不怎么样的豆饼;但是,你身边围了一圈儿孩子,一圈儿饥肠辘辘的孩子,他们眼巴巴地望着你手里那块“美味”的豆饼,悄悄地咽口水。你手里的豆饼有限,不可能满足所有孩子的要求,那么,你该怎样送出手中的豆饼?

有这样一个人,是村子里的粮食保管员,他拿豆饼引逗着肚子瘪瘪的孩子,让他们学狗叫。他说,谁学得最像就把豆饼给谁。结果,一群孩子争先恐后地学起狗叫。大家学得都很像。于是,那人把那块豆饼“远远地掷了出去”,让孩子们蜂拥而上,去抢夺那块豆饼。

在这群孩子中间,有一个叫莫言的人。他后来把这个酸涩的故事写进了他的散文《母亲》。莫言写道,当他回到家中,受到了父亲和爷爷的严厉批评。爷爷说:嘴巴就是一个过道,何必为了一块豆饼而学狗叫呢?人应该有骨气!

当我带领着今天的高中生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没有在爷爷的话上过多引申,毕竟,那种可怕的饥馑不太可能转回身来继续啮噬今天的孩子。并且,他们读初中时就背诵过了“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为了尊严不学狗叫”的道理他们都明白。但是,我依然不肯轻易翻过这一页书。我说:“来,孩子们,我们一起想想一块豆饼究竟有多少种给予方式?”

他们嚷嚷起来:平分了给予,人心向来“不患寡而患不均”;按家庭条件给予,照顾家庭特困的;按年龄大小给予,照顾年龄最小的……

我说:“你们说的都有一定道理,我愿意相信你们会动用自己的智慧分好手中的豆饼。但我还是担心,你们会自觉不自觉地学起了那个粮食保管员。邪恶的倨傲心,让他有了那么独特的‘创意’——你不是想得到我的施舍吗?那好,你就先满足我对你的‘非人’设定,你是一条狗,你要学狗吠叫,学狗抢食,只有这样的给予方式,才能让我真切地体会到拥有权势的快感。

“以后,你们手里可能会攥着五花八门的豆饼。如果你做了教师,你会攥着知识的豆饼;如果你做了医生,你会攥着健康的豆饼;如果你做了董事长,你会攥着薪酬的豆饼;如果你做了执法者,你会攥着公正的豆饼……那么多的人寄望于你,那么多的人巴望着从你那里得到他们正匮乏、正渴盼着的东西,你能将倨傲地给予看成是一种对自我的侮辱吗?就像那个粮食保管员一样,当他动了让那些孩子学狗吠叫、学狗抢食的心思,他已先于孩子们充当了自己预设的角色。

“你懂得怎样的给予才称得上是高贵的吗?当那块无形的豆饼被送出去的时候,那施予的手,应该是被感恩注释过的。感恩我有机会给予你知识,感恩我有机会给予你健康,感恩我有机会给予你薪酬,感恩我有机会给予你公正……一个社会的美好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给予者的美好度。给予者丑恶不堪,社会就不可能美好。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