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兴的鬼

 2014/09/16 19:07  梁宏伟 《意林》  (377)    

清代文学家纪昀在《阅微草堂笔记》中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

户部官员曹竹虚说,他的同族哥哥从安徽歙县前往扬州,途经友人家,便前去拜访。时值盛夏,友人请他到书房。就座这房间颇宽敞、凉爽。入夜,曹某打算睡在这里,友人说:“这里有鬼,夜晚住不得。”曹某硬是住了下来,半夜,果然有东西从门缝蠕动着钻入,薄得好像纸一样,进了屋后,逐渐展开成人形,却是个女子,曹某一点儿也不畏惧,那女子忽然披发吐舌,做出缢死鬼的样子。曹某笑着说:“头发仍是头发,不过稍乱了些;舌头还是舌头,不过稍长了些罢了,这有什么可惧怕的!”女鬼突然把自己的头摘下来放在书案上,曹某又笑着说:“有头的我尚且不怕,何况无头的!”鬼的伎俩用尽,霎时便消失了。等到归途时,曹某再住此屋,半夜,门缝处又有东西蠕动,鬼刚露了个脑袋,看到是曹某,就唾骂道:“又是这个败兴的玩意儿!”竟没进屋。

纪先生说,一般来说,凡是害怕便会心乱,心一乱便会精神涣散,邪鬼便乘虚而入。如果不畏惧,便能心定,心定则精神能保持完整,精神完整便令邪恶之气不能侵入。

其实,世间许多事,亦如人鬼对峙,人若能无所畏惧,则鬼的伎俩自然无用,只能无可奈何地溜走。

要做到无所畏惧,就要心地无私,像是管理国家的人,不以权谋私,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给人抓住小辫子;从事文化教育的人,不收受贿赂,以兴学育才为己任;经商的,不为利益出卖良心,不去制假售假,维护公正公平的经济秩序……

鬼神之说,当然是不可信的。但“吾日三省吾身”,倒是大有必要。君子坦荡荡,无私者无畏,唯有如此。遇邪恶,此心亦能不动耳。

 赞  0
,

共一个关于 “扫兴的鬼”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8 −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