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释厄运

 2014/09/15 11:37  王雨萌 《意林原创版·讲述》  (327)    

我来到澳大利亚这些年,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澳大利亚人面对灾难时说的“suchislife(生活就是如此)”。这句话可以看作人生乐观、平和精神的精华。

生命比物质重要得多

几年前,一个在伊拉克被绑架的澳洲人,被政府费尽周折解救回国后,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不是什么“多么可怕,感谢被救”,也不是“多么幸运,劫后余生”,而是问:“橄榄球比赛,哪个队赢了?”

前年,塔斯马尼亚州的矿难被炒得沸沸扬扬。经过14天的抢救,被埋在矿井里的两个矿工安然无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两个家伙一出矿井便被电视台买断,每人身价500万澳币。被埋的日子可不是好过的,生死一线间,当上面用先进的仪器和他们通话,问他们需要什么时,其中一个还能开玩笑说:“我要周六找工作的报纸,因为我已经失业,出去后就没有工作了。”

其实,我们无论生活在哪里,生活本身都是不容易的。澳洲森林火灾连续不断,据说直升机救火的费用就好像100块100块往下撒,仍避免不了许多房屋被烧毁。当房子烧毁后,人们的反应是什么呢?我想象的场景应该是房主坐在废墟上号啕大哭,但实际上,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在废墟上插一面澳洲国旗,几个邻居竟然聚在废墟上开派对,庆祝劫后余生。因为生命比物质重要得多。

我的一个朋友是国会议员的助理,谁知他四十几岁得一女,却有呼吸障碍。他们夫妇和岳母7天中24小时全天候照料,他却说他很幸运,医疗费一分都没花,有时候住院,三个护士轮流,一天就是400澳元,现在9个月了,已经花了澳洲政府十几万医药费,而且都是医院安排全国最好的专家治疗,最后发现只有美国对此有研究,所以化验结果寄到美国去了,这些他没操一点心,因此他们夫妇充满了感恩。

平和面对纷繁生活

我的一个北京朋友,他在中国是医生,来到澳洲读医学院,好不容易等到要考行医执照了,却突然半身瘫痪,只能靠轮椅行走,没有人能诊断出病因。他有一位80多岁的老母亲,也非常乐观,他们经常会做一桌子的美味,让我们过去吃,有说有笑的,我每次去都觉得不是我能帮他们什么,而是他们在帮我。母子俩还经常开车出去旅游、侍弄花园、弹琴,老太太每周都要买一张彩票,说等着发大财。2012年春节,我喊他们到我家过节,谁知他们却告诉我不行,他们要去市中心公园听免费露天音乐会。等他们听完音乐会再到我家,已经是晚上11点钟了,当他拄着双拐进屋时,我心里充满了敬佩。

还有一个为我接生的中国女医生,她17岁的儿子成绩非常优秀,在著名的私立学校读书,还有几个月就可以考大学了,晚上洗澡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倒在了浴室里,等第二天早晨发现时,已无法抢救。

没有发现任何原因,没有任何征兆,我不敢想象那头几天的场景。后来,等我即将生产做检查时,又遇到了她。她看到我,眼圈一红,之后很快投入正常的工作中,我们不敢再看彼此的眼睛。但她自告奋勇要为我接生,在异国他乡,有自己母语的医生安慰,我当然求之不得。手术那一个小时,她那脆脆的、充满喜悦的声音至今仍清晰地响在耳边。手术刚完,她立刻要我丈夫给她和我儿子照合影。

对于我来说,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如此坚强。也许大灾有大爱,也许生活真的遇到了大的挫折时,我们也都能乐观平和地说:“生活就是如此。”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9 + =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