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好啊,活得很美

 2014/08/22 7:02  刘墉 《意林原创版》  (445)    

“我最近好为难,”有个条件不错的男学生对我说,“我有两个女朋友,都很爱我,我也很喜欢她们,不知该选哪个。”我说:“这表示两个条件差不多。”

学生说:“不!条件差挺多的。一个很有钱,家里放了一架史坦威的大演奏琴。另一个很穷,我常给她打电话,打到一半,就没法说了。因为她的卧室正靠着铁道,火车经过,整个房子都在震动,什么也听不见,只好拿着电话发呆。”

隔了半年,再遇到那位学生,他已经结婚了。“娶了有史坦威钢琴的?”我笑道。

“不!娶了铁道旁边贫民区的。”我点了点头:“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有!有一天,我到她家去,坐在她的卧室里聊天,突然火车经过,好响!带起一阵风,把窗帘都吹起来了。那是一块用很便宜的薄棉布做的窗帘,她自己用手缝的。这时候,阳光射进来,我看见窗台上放了一个用饮料瓶做成的花盆,里面开着一丛不知名的小黄花。我问她那是什么花。她很不好意思,挡在前面说,是不值钱的花。我又问,很漂亮啊!是什么花?她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说,是野地里挖来的小草花,不值钱!”学生脸上露出一种好特殊的光彩,“你知道吗?我那时突然产生一种感动,冲上去抱住她,叫她不要那么说,不要说不值钱,美的感觉是不能用钱衡量的!就在那一刻,我发觉,我深深爱上了她。”

学生的话,常浮过我的脑海,我常想象那个沐浴着午后的阳光,被风拂起的窗帘,和窗台上逆光看去的那丛野草花。多么平凡,多么美!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5 + =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