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贼

 2015/01/16 10:18  丛虫 《意林》  (377)    

胖贼只是个读音,要说本来应该是“胖子哎”,透着亲切,等那个“哎”离“子”近一点,往回一收一顿,就成了胖贼,这个词很有喜感,胖贼也多半是有喜感的人,他们一半会努力做个开心果,融入人群,一半努力跟别人一样过活,尽管这样做往往会招来更多嘲笑。胖啊,显得邋遢、迟钝、丑,午饭总比人多吃半斤,体育课最尴尬,别人跑、跳,胖贼没动几下就开始喘,操场上最孤单的几个身影是胖贼,因为胖,真的孤单都没有孤单的气质,那个庞大的身躯成了阻碍,挡住一切去路。

每个班上都有一个胖贼,随时接受老师和同学的调侃,他们因此不得不先消灭自己的敏感,笑着像接受胖贼这个称呼一样接受大家的俏皮话。有时候也会很难受,那是自己偷偷喜欢的男生或女生也在打趣的时候,胖贼会惊觉自己厚厚的脂肪下有一阵剧烈的心痛,提醒着心脏本来应该在的地方,平时胖贼想不起来这个怦怦乱跳的累赘。

跟穷人的终极梦想是发财一样,胖贼的梦想当然是瘦,他们管不住自己的嘴,一边吃一边痛恨自己,胖贼总在恐惧变胖中持续长胖,他们经常做变瘦的梦,醒来之后饿得难受不管找到什么都先塞进嘴里,胖贼都有大胃,每天张开巨口,不厌其烦地吞咽着胖贼们减肥变瘦的决心。

她没有从前的照片,没有从前的朋友,她告别从前170斤体重的同时就告别了从前的一切,偶尔回到家乡一次,超市里人不多,她目不斜视地从同学面前走过去,她跟他做过三年同桌,听他叫了三年的胖贼,她感觉到他疑惑的眼神,在扫着她窈窕的背影,她故意把腰肢扭得更活泼些,他的喉咙间卡着一个模糊的声音,她知道那是她的名字,所以她更恨:明明知道名字,却叫了那么久的胖贼,明明是互相喜欢的,却不敢开口表白——叫他去死吧,跟那70斤肥肉一起。她继续往前面走着,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一直到了收银台才胡乱抓了一筒薯片,走出去,转到安全出口出了门,走下一层楼梯,找了个台阶坐下,她拆开薯片一把一把地放进嘴里,满口微咸才能压住心里翻涌的那阵酸。她听到背后他在叹气,他说我就觉得像你,他转到她的对面,蹲下来看着她,她吃得连睫毛上都挂着薯片的渣,就像从前她在午休的时候经常做的那样,他给她望风,她赶紧大口大口地吃掉一把把的零食,为了能让他伸手帮她拂掉残渣,她总是故意吃得满脸邋遢。

他说,我找过你。她当然知道,她不回他的信,不接他的电话,他找到她宿舍楼下她躲到隔壁寝室去,她吃减肥药脸上长满痘痘,别说见人,连鬼也不想见。他说,我结婚了。她也知道,她一次次地搜索过关于他的一切信息,他待过的单位,他参加的活动、聚会,他的前女友、他的太太、他的新房子。那么多个寂寞的夜晚,她仔细地搜着,一条条点开看。

他叫着她的名字,那是一个温柔甜美的女生的名字,可是她忽然怀念起他叫她胖贼,她肥大的校服外套他拿起来就穿,她再穿的时候,他的气息把她紧紧拥抱,让她忘记了自己胖胖的身体。

她还是什么都没说,他走了,带着点失望,他把这两句话放在前面,他以为一切都说明白了,可是她不这么想。

回到家,她把自己关在少女时住过的小房间里,那张上下床老了,晃得很厉害,天黑得沉静,她的心却不肯静下来,她听见自己在对自己说:胖贼,你一直很漂亮;胖贼,我很喜欢你;胖贼,我们结婚吧。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7 −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