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精神的本质是恢复人类的天真

 2014/12/15 13:04  刘瑜 《中外文摘》  (299)    

我在哈佛做一年博士后,这一年,除了领钱,基本也没有什么别的任务。为了防止自己整天缩在家里,把薄薄的那一沓钱翻来覆去地数,我决定去旁听几门课。

那天我跟机构里的秘书表达了此意。她非常干脆地说,没问题啊,只要教授同意,都可以呀。我问,有没有一个什么社科方面的课程清单,我看看有什么课可选。柔弱的女秘书突然掏出一个庞然大物,向我递过来,我伸手一接,胳膊差点因为不堪重负而当场脱臼。

定睛一看,这本1000多页的玩意儿,仅仅包括本科和文理学院的课程表及课程的简单介绍(一般3~5行的介绍)。要是把哈佛全校的课程名单一一排列出来,得绕上赤道一周!

以前在哥大听课,我就觉得自己已经见过世面了。现在,捧着这个庞然大物,我有种金轮法王突然路遇萧峰的悲凉感,过去六年建立起来的牛校感当即化作片片飞屑,随风而逝。端着它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仔细研读起来。

当然,让我产生伟大爱情的,不仅仅是哈佛所提供的课程之多,更重要的,是它所提供的课程之人性化。国内的媒体,时不时地就会把“大学精神”这个话题拿出来讨论一下。基本上大家都会达成一个共识:大学不是职业培训机构,大学精神不应当仅仅是训练工作技能的精神。据说,大学应该熏陶的,是一种人文精神。

哈佛大学之所以是一流的大学,当然是因为它最有钱,然后用这些钱买了最先进的设备和雇了最牛的教授。但是同时,也是因为它蕴含了丰富的人文精神,而这一精神,最集中地体现在它的“核心课程”上。

基本上,“核心课程”的目的,就是让学生们在开始研究树木之前,能够先看一眼森林。最好能够把这个森林地图印在大脑上,以后走到再细小的道路上,也不会迷路。

我列一些“本科新生研讨会”的课程,因为名单太长,我只列上那些我感兴趣的课程——也就是如果我有三头六臂会去旁听的课程。

1.人的进化2.翅膀的进化3.细菌的历史4.银河与宇宙5.象棋与数学6.疾病的话语7.DNA简史8.美国的儿童医疗卫生政策9.应然:道德判断的本质10.火星上的水11.医药公司与全球健康12.传染病对历史的影响13.非洲的艾滋病14.关于意识的科学研究15.什么是大学,它的目的是什么?16.俄罗斯小说中的爱情17.怀疑主义与知识18.一个社区的研究19.基督教与美20.怎样欣赏画21.浮士德22.黑人作家笔下的白人23.香蕉的文化历史24.乌托邦与反乌托邦25.苏格拉底及其批评者26.怎样读中国的诗歌27.互联网与法律……

对于一个求知欲很强的人来说,这些课程简直就是一场饕餮之宴,举着筷子,不知从何下手。不知道清华北大,能给那些刚刚背井离乡的18岁孩子,开出上述课中的几门。

我相信,大学精神的本质,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深奥,而恰恰是恢复人类的天真。天真的人,才会无穷无尽地追问关于这个世界的道理。关于自然、关于社会。大学要造就的,正是达尔文的天真,爱因斯坦的天真,黑格尔的天真,顾准的天真。也就是那些“成熟的人”不屑一顾的“呆子气”。“成熟的人”永远是在告诉你: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而合理的就是不必追究的,不必改变的。

真正的人文教育,是引领一群孩童,突破由事务主义引起的短视,来到星空之下,整个世界,政治、经济、文化、历史、数学、物理、生物、心理,像星星一样在深蓝的天空中闪耀,大人们手把手地告诉儿童,那个星叫什么星,它离我们有多远,它又为什么在那里。

(摘自《中国青年》2014年第14期)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0 − 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