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国教师工作最累?

 2014/12/12 15:45  高佩菪 《中外文摘》  (254)    

6月25日,经合组织(OECD)公布了对34个国家、地区教师工作时长的调查结果,发现很多国家的教师都面临着工作超时、过度劳累的问题。不过,各国导致这一问题的原因不尽相同。

英国:“熊孩子”催生“幽灵教师”

在英国教师与讲师协会(ATL)报告的描述中,“幽灵教师”是一群脸色苍白的生物,他们每天被困在学校长达10小时,疲倦不堪地面对趴在桌上打瞌睡的学生喋喋不休。

英国《卫报》称,如今的教育改革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形形色色的强化班、补习班,当然,还有永远对付不完的作业和考试。据0ECD统计,英国教师每周工作46小时,比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多9小时。其中,只有20小时是在教室里度过,其余都用来从事非教学活动,尽管教学助理和行政人员人数众多。“事实显而易见。英国教师工作时间比其他国家更长。还被政府要求付出更多,虽然政府从4年前就承诺减少官僚主义。”全国校长协会的秘书长罗素·霍比告诉英国《独立报》。

尽管英国教师人均年收入3.46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0万元),相对价值超过美国、法国、意大利、瑞典和澳大利亚等国,仍有74%的人认为他们“与其他专业人士相比收入过低”。只有35%的英国教师认为他们的工作被社会重视。受政府委托分析OECD调查结果的伦敦大学教育学院称,英国教师对工作的满意度,其实已高于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31%。在瑞典、法国和西班牙,这一比例已下降至10%以下。据《卫报》分析,英国是最累的欧洲国家之一,超时工作越来越成为文化的一部分。

英国《每日电讯》报则认为,将教师逼成“幽灵”的,除了无处不在的加班文化,还有在课堂上捣乱的“熊孩子”。该报称,在英国,学生滥用毒品、酒精,毁坏公物,盗窃,殴打同学等都不太可能面临严厉的惩戒,如果教师阻止学生破坏教室或搜查其违禁物品,甚至可能面临起诉。40%的英国课堂氛围相当糟糕,教师得随时做好准备,应对学生的口头攻击和恶作剧。在这样的巨大压力下,英国教师患精神疾病的可能性很高。OECD的报告还发现,很多教师得忍受学生嘈杂的“背景音”,其中21%不得不在课堂上花相当长时间等学生安静下来,因学生打断授课,浪费了大段时间。

英国全国教师联合会秘书长克里斯汀·布劳尔告诉《每日电讯》报,OECD的调查结果十分明确,“教师工作难以负载且不可持续,教师认为社会低估了他们从事的具有挑战性的工作”,这是一个“人人担忧的问题”。“我们的孩子理应拥有热情、精力充沛的老师,政府是时候解决这些紧迫问题了。如果不这么做,毫无疑问,教师会进一步短缺,这显然不利于教育。”布劳尔说。

日本:大量琐事耽误教学时间

每天早上6点,京都教师考特尼·科珀诺尔就看到他的同事准时抵达学校,晚上9点前绝不离开,有时甚至会通宵工作。除了周末和上下班通勤时间,他们每周工作60~65小时。

一开始,科珀诺尔怀疑同事只是在他面前假装好好表现,但很快他就意识到,日本人“臭名昭著的工作习惯”在教育行业也不例外。据日本WideIslandView网站报道,无偿加班、没有周末在日本司空见惯,日本职员面对同事的时间远比家人多。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日本3700名中学教师、校长接受了OECD的调查,他们每周平均工作53.9小时,是OECD国家平均水平的1.4倍。

其中,日本教师每周花在课上的时间只有17.7小时,比平均水平19.3小时还要低。不过,他们对学生进行课外辅导的时间为7.7小时,是平均数的3倍,花在文案工作上的时间也是平均水平的两倍。

日本特殊的教育体制导致了这一结果。为了满足董事会与学校之间“信息共享”的需求,教师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撰写每周课程计划和学生成绩数据(必须提交给校长审查),完成对学校生活各个方面的调查评估,向董事会汇报学校活动的情况。除教学外,指导俱乐部活动、参加示范课程、开会、准备学校活动等日常事务,也占据了日本教师的大量时间。

此外,许多学校教师岗位被削减,或教师退休后没有新进人员补充,也让学校工作人员数量捉襟见肘。科珀诺尔工作的学校中,一年级的英语和音乐教师便由一人兼职。在经济低迷的大环境中,为保住珍贵的工作机会,许多教师认为,自己应该比同事工作时间更长,以保持“竞争力”。

据OECD调查,日本教师对于课堂组织能力和教学技能的自我评价,也远低于国际平均水平。超过80%的受访者表示,由于工作安排得太密集,很难有时间接受培训,培养教学技能和处理其他事项的能力;无法通过教学促进学生的批判性思维。文部科学省官员向NHK承认,由于承担的指责过于广泛,日本教师很难专注于教学和专业能力的发展,聘用更多教师,是改善教育状况的必要措施。

澳大利亚:降工资加任务,政府“逼走”教师

几乎每个周末或假日,南新威尔士州教师联合会的发言人邓肯·麦克唐纳总能在学校停车场看到教师的车,有时,连校长都会工作到深夜。蒙特莫伦教师希瑟·道格拉斯经常从早上8点开始工作,几个小时得不到休息,有时甚至来不及吃午餐。OECD的研究结果发现,澳大利亚教师每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2.7小时,还要额外花7.4小时完成管理工作。此外,澳大利亚班级平均人数为24.7,比平均数字24更多,明显高于芬兰的17.8人。与许多国家相比,澳大利亚的教师更多地生活在农村地区,教学经验较少。

澳大利亚教师的不满情绪,要从2012年一项颇受争议的法案说起。

据澳大利亚《时代报》报道,2012年6月,政府决心改变长期实施以工龄计算教师薪酬的方式,转而进行绩效考核。如果教师能达到教学目标,提升授课水平,就能拿到相当于年薪1.4%~10%的绩效薪酬。这样一来,能拿奖金的人数比例明显下降。同时,中学教师被要求每周增加l小时的授课时间。在随后而来的大规模抗议、罢工潮中,许多人离开了教师岗位。新南威尔士州的教师联合会表示,联邦政府“毫无疑问”应该对教育改革负责,该举措对教师和学生都产生了负面影响。

从积极的一面看,OECD的报告发现,澳大利亚的校长有着高度的自主权。但麦克唐纳说,这只是政府将担子丢给了民众。“他们让公众相信有危机,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是给校长雇佣和解雇教师的权力。但这并不是解决方案。”他说,澳大利亚拥有世界一流的公共系统,只是需要更多的资源。

(摘自《青年参考》)

 赞  0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