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风浩荡少年时

 2016/10/19 14:15  花青瓷 《知识窗》  (221)    

临近期末,帮学长拍毕业照,看到他们把未来的城市写在黑板上,我举着相机,突然有刹那的失神。原来,所谓天南海北,便是自此而别。

没过几天,毕业典礼结束了,毕业生们最后一次合唱的校歌,掺杂着哽咽和啜泣的声音;这个夏天,高考成绩也在众人的盼望中诞生,无数欢笑、泪水和呐喊,成了青春岁月最盛大的狂欢……

似乎只有某些节点突然出现,我们才恍然时光的变幻。两年前高中毕业,两年后大学毕业的我也触景生情,踮着脚,看了看来回去往的路——有艳阳,也有风雨,但过去的,不后悔;未来的,不迟疑。

西北的日光,一向是丝毫不打折扣的模样,明晃晃地晒着。我在这里挥霍的两年岁月也一样,明亮得透彻。两年来,看过很多不一样的风景,也遇见很多人,张牙舞爪地拍过星轨,然后一边冻得瑟瑟发抖,一边朝夜空叫嚣;打着采访的幌子和一位敬仰已久的老师畅聊诗歌,有一瞬间甚至觉得,二十郎当岁不用来写诗,做什么都太奢侈;坐着大巴车去乡下寻访耄耋的老作家、贫穷但固执的匠人,在田间地头、笔底刀锋捡拾着让人热泪盈眶的力量……在漫长的成长中,写过很多自己小世界的故事;在浩大的西北和兼收并蓄的大学,开始尝试着朝更大的世界举杯。曾经那份虚无缥缈的情怀,也正在渐渐落地,变成了真正的坚持与坚守。

两年前,我坐在华北的家中,把这所位于西北的学校填在了志愿单第一栏。想来,那是我第一次做出较为重要的选择,而它所依附的,也不过是年少时叶公好龙的执念——比起东部的浪漫繁华、不眠不休,或许我更喜欢西部的大漠孤烟与天地苍茫。那时,我读过诗人张子选的诗句,他写“夜深似井,路远成河”。我心里一触,很想去看看。那种感觉在择校的时候也隐约再现,反正稀里糊涂地,我在最热闹的18岁,选择了那所“最孤独的大学”。

从华北到西北,穿过了地理课本上的好几个章节。报到的路上,越往西,窗外的风景就越荒凉,但被虚无的理想主义支撑着的我,却觉得离未来越来越近。西北的旷野,永远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草木敷衍地生长着,牛羊心不在焉地走动着,长风浩荡,天地间写满了“不后悔”。

一晃两年。见过了张子选笔下的“羊啃食石头上的阳光”,也渐渐和这座不怎么繁华的城市共振。曾经的叶公好龙变成了真真正正的热爱,此刻的热情,也一定会变成对未来的坚定。有时想想,我们走过的路,花掉的时间,其实都是一根根线头,总有一天会严丝合缝地对接起来,披在肩上,是为华袍。我们穿着自己的往事翩跹起舞,讲述自己的行走故事。不管过了多久,那精密的针脚都还在,它一针一针地缝合着我们成长的痕迹,在生命的舞台之上,在岁月聚光灯之下,熠熠生辉。

如今,很多我曾经珍视的词汇变成了网络世界炫耀似的说辞,很多美好的事物因为太过泛滥分不清真假。我开始很少地提及理想与热爱,恐怕有一天,它们会失去最初的重量,但当曾经无限膨胀的热血终于找到了栖身之所,年少时的热望,像不尽真实却分外美好的白日梦,在时光深处闪光。

(作者系兰州大学2014级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

 赞  1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