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姑娘,愿你永远天真

 2016/10/24 8:17  默默安然 《意林原创版》  (282)    

蓓蓓:

时至今日,我仍旧时常想起 16岁的你。16岁时的你正在上高一,骄傲、叛逆、个性偏激,每天中午一个人坐在操场边看小说,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投在纸页上,一片带有暖意的斑驳。

如果没有记错,你今年已经22岁了。

昨天整理书架,惊讶地发现你已经有6个版本的《小王子》。今年,《小王子》的电影版也上映了。世事变化之快,总让人觉得戚戚的。你第一次遇到那个男生时,他手上拿的就是《小王子》。后来你转了很多家书店,终于买到了。你看完故事后就坚信,他一定是从哪个星球上来的小王子。只有你知道,你有多喜欢他。喜欢到即使当不了他的小玫瑰,你也想变成狐狸,变成面包树,变成落日,变成金黄色小围巾,变成他身边的任何一样东西。你觉得,或许那样他就会走过来对你说:“你可不可以帮我画一只绵羊?”

那个时候。你喜欢他。甚至超过了喜欢自己。这就是少年最初的爱恋吧。

这么久以来追过你的男孩子都说着同样的话,他们说蓓蓓你怎么这么寡情;他们说蓓蓓你根本不会爱;他们说蓓蓓你是个冷血动物,你只爱自己。

没错,你就是寡情的、冷淡的,不是美人却是冰山,生命里的温暖就这么多,结果都给了他,让你怎么再对别人笑?

可是他已经离开很久很久了,久到你闭上眼睛已经模糊了他的样子。我在想那些能说出“单恋是种美好”“没有伤痛的青春不完整”的人,一定都已经得到了幸福,她们躺在爱的臂弯里想起从前才会笑得灿烂。可是我没办法说出那样的话来安慰你,因为我清楚地知道他还在你心里。只有我知道,你梦见了同样16岁的他。从16岁到20岁,你默默站在他的身后,从来没开口叫过他。然后,我终于开口叫了你,我叫你,回头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下去。

现在的我过得不错,已经不天真、不倔强、不偏激、不顽劣了,我已经懂得那些你始终不愿懂的道理。我现在苦恼的问题是我该怎样让你忘了,让你更幸福一点。高考填报志愿那天,我站在被落日余晖包围的操场,仿佛看到你就在对面。而你的目光,望着远方。

初三毕业的你,为了还能和他同校不惜和父母争吵,而高三毕业后,你看着他自信满满地选择去那座坐飞机还要好几个小时的城市。可最终你与他擦肩而过时,你只是佯装看天,天澄澈而明亮,我看到你没有掉泪,而是笑了。那一刻我就知道,你长大了。

我亲爱的姑娘,我数了数,算了算,这是我写给你的第110封信。假如有一天我成了一个靠贩卖文字贩卖回忆为生的人,请记得,那都是因为对你的爱。我知道你不要什么惊天动地的气壮山河,也不要什么漂泊动荡的缠绵悱恻,你要的只是岁月静好。他在你心中是永恒的少年,而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姑娘。于是我告诉自己这会是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从此我要将你从心底挖出暴露在阳光下,做个向阳的女孩,不再有栖息于潮湿中的自怜自艾。

我要继续做我眼高于顶,一身孤傲的蓓蓓,把之前的6年全部当成一场春秋大梦,里面有笑有泪,有喜有悲。但做过也就够了,醒来还是要随着时间马不停蹄地向前冲。亲爱的姑娘,生活或许就是无数次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然后又无数次地重复。可是我不后悔,我要永远都有你那样的天真勇敢。

当我在冷酷的成长中披荆斩棘,成为一个还不错的大人时,我所依赖的,是当初义无反顾的你。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