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我和周末有个约会

 2014/09/02 21:36  周文 《知识窗》  (299)    

也许,正是在人生中最紧张、最忙碌的那一年,我突然发现了闲暇的意义,从此,那来之不易的周末成了我一个人的典礼,它伴我而行,给原本狭窄的小径装饰了美梦与温情,开启了更丰富多彩的空间。也许我会因此错过一些东西,但我绝不后悔——在这里,我品尝到了另一种幸福,另一种格外珍贵的人生。

1

每个人都有自己深深期盼的东西,或许是一段感情,或许是一种体验,或许是一件物什,或许是一个离自己不远不近的人。或许,它一直深深扎根在心底永不改变,又或许,它在人生的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内涵。

那一年我读高三,最让我期盼的不是童话般浪漫的爱情,不是试卷上漂亮的分数,甚至不是即将到来的天堂般美好的大学生活,而是同周末那场短暂又幸福的约会。仅仅二十四小时的闲暇,却是我用来撑起整个星期苦读生活的精神支柱。它就像一只顽皮的蝴蝶,在我头顶时高时低地盘旋,双翅展开五彩的希望,把我缺乏睡眠的黯淡双瞳映得缤纷起来。

那种热切的期盼会在每个周一早晨准时出现。当闹钟刺耳的铃声惊扰了甜美的梦境,我揉着酸痛的眼睛,凝视着窗外的曙光,带着些许怅然怀念着那个刚刚隐退到我身后的周末。然而,接下来的忙碌如此真切,也如此霸道,很快便把一切多余的情绪从我心头赶走了。大堆的书本、习题、试卷和老师嗡嗡的讲课声,填满了飞逝的白昼;发涩的双眼和路灯下的苦读,消磨了寂寥的黑夜。周一到周五就这样单调乏味地过去了,我心跳的速度也随着周末的临近而加快起来。

周六是最亢奋,却也最难熬的一天。层层重叠,小山似的压在肩头。一整天里,脑中仿佛塞满大团的棉花,骨头也像被醋浸过一般的酥软无力。秒针的每一下脚步都应和着我的心跳,憧憬在这一刻变得特别迫切,又仿佛伸手可及。因为我知道,再熬过几个小时,我就能毫无顾忌地栽进宿舍被窝,享受一场奢侈的酣眠,或者是忍受两小时的颠簸,回到我那温暖的家。

2

回家的路,原本用不着两个小时。一年前不知是谁心血来潮想改造这条公路,无奈雷声大雨点小,刚将平整的路面挖得坑坑洼洼,便因资金不足而草草收工,只剩下公路患过天花的脸望着过往的车辆叹息。即使每次都会被可怕的颠簸折磨得晕头转向,我却依然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随身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其实,我不必带这么多书,我知道,整个周末,我的手指也许不会碰触它们一次,可我依然让它们伏在背上,贴近我的心脏。在高中的最后一年,它们是我急于想抛弃的负担,却也是我沉重的定心丸,给了我无法替代的安全感。

到家了,不必敲门,我焦急的脚步便是最好的信号。还没走到门口,门便“吱呀”一声打开了,母亲的笑脸探出来,如同探出云层的太阳。热水澡、温暖的吊灯、饭菜诱人的香气和久违的电视喧闹,一同犒劳着我的感官。晚饭后,我常常会坐到电脑前,整理一周里抽空写下的感悟。看着纸片上凌乱、仓促的文字一个个变为排列整齐的word文档,一种考试分数难以替代的成就感在血管中汩汩流淌。

时间仿佛以加速度在前进,不知不觉夜已深了。我躺在卧室久违的大床上,蓬松的棉被泛出阳光的香味,细腻地贴着我每一寸肌肤。海绵垫横在床头,温柔又不失力度地托起我的腰背。几本早就有心要看,或者是上个周末未曾看完而吊足我胃口的闲书,和我一样慵懒地倚在枕边。借着台灯柔和的光晕,任由纸张粗糙的嘴唇亲吻我的手指,那些灵性的文字和漂亮的故事总是让我一直到睡着以后,梦里还残留着甜美的温度。

3

第二天午饭时分,我才舍得离开可爱的床,刚睡了一个好觉的我就像才洗完蒸气浴一样,全身清爽,精神奕奕。眼眶不再乌黑深陷,眼白也不再蒙着血丝织成的网。吃过丰盛的午饭,我又会陷入一阵小小的忙乱,忙着收拾整理那些要带去学校的东西。母亲将连夜洗净熨平的衣服、精心准备的可口小吃和温柔的叮嘱一齐塞进包里,把我的书包撑得鼓胀胀的。

父亲开车送我到火车站,两颗左顾右盼的头颅顶着耀眼的白发,如同永恒的北极星,准时出现在站外的广场上。我把包塞进母亲手里,不由自主地向那对老人扑了过去。爷爷奶奶相互搀扶着,咧开缺了几颗牙齿的嘴,慈祥地抚摸着我的头发。每一次,我总会买一张靠窗的票,费上九牛二虎之力打开紧扣的窗户,伸出头去,和窗下守候着我的四个人絮絮叨叨地聊天,虽然聊来聊去也总是那么简单的几个话题,虽然同样的一幕在下个周末还会准时上演,可我决不肯浪费同他们交谈的每一秒钟。偶尔我也会语塞,那是因为有太多的言语,像千军万马一齐涌到了喉咙口,不知道谁先通过才好。

尖锐的汽笛终于切断了我们意犹未尽的话,笨重的火车又开始不可抗拒地沿着轨道滑行向前,喘着极有规律的粗气奔向我上学的那座城市。我不停地朝送别我的亲人们招手,一直招到手臂发酸,转过头来,四周便只剩下了荒芜的旷野。车厢里的四十分钟是一段适合用来思考的时光,我默然独坐,在脑海里把自己的生活过滤一遍,再去构想不断逼近眼前的未来。

那一年我高三,一切的忙碌都是为了最后的离开,等我在考场上完成自己的成人礼,将会带着很多幸福与些许遗憾踏上另外一列火车,驶向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在更广阔的天地里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但或许当我真正离开之后,却仍会像现在一样期盼着再次回到温情脉脉的家中,就这样周而复始,循环不息。

我想,每个星期是不是就像一段浓缩的人生,紧接着在几乎是机械化的繁忙之后的那个周末,就是喘息和思考的珍贵机会,就是可以重新开始的无限可能性。而那条注定只能走一次的成长之路被分割成若干截,变得丰富多彩,显得不再漫长——因为每一小段路上都有旗帜和标志,都有一些迷人的东西,诱惑和鼓励着我们永远斗志昂扬地走下去。

4

火车就在我无尽的遐思中停住了,我随着拥挤的人群一泻而出。回到学校,操场上几个低年级的男孩正在踢足球,为高考之前沉闷的氛围增添了勃勃的生机。教室里有许多从不肯为自己放一小会儿假的同学还在埋头苦学。我敬佩他们,却也同情他们,因为有一种快乐他们永远无法体会——和周末进行一场约会,这是生命中一件重要而美好的事情。

宿舍里光线昏暗,乱七八糟。我匆忙收拾了一下,顺便迅速地把自己调整到另一个状态,然后郑重地拿出书来。很快便过了午夜十二点,日历悄无声息地又撕去一篇,我知道,和周末的约会已经圆满地结束了,而我将再次深陷于整整六天的繁忙和越来越强烈的期盼。合上翻旧的书页和倦怠的眼睑,Saygoodnighttomyself,相信这夜定能做个好梦。

(作者系浙江大学哲学系研究生)

 赞  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7 + =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