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闺蜜王国

 2014/09/02 18:46  刘晓丽 《知识窗》  (173)    

闺蜜,闺中密友,黏腻如蜜。闺蜜于我的世界,个性迥异却充满奇趣。

(一)可爱甜心

初次见到小米,就被她萝莉的外表深深迷住了。小升初的不适应,让性格相似的我们迅速熟络。我们主动要求坐在一起;躲在一个被窝里聊天,被老师晃动的手电筒光吓得立刻噤声;数学课上不约而同地上演小鸡啄米。在所有人还在偷偷哭泣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了快乐的新旅程。

那时的友谊大约就是形影不离,如胶似漆,吃饭、写作业、回答问题都是相同的频率。在大山深处的学校,唯一的娱乐就是爬山。我们躺在山顶的草地看太阳,她突然惊慌地坐起来,摇了摇我的手臂,说:“这里会不会有虫子,我们还是站着聊吧!”后来,我们一直站到夕阳西下,满天云霞。

最害怕每周一次的音乐课,因为我天生五音不全,乐感不强,敏感的自尊心总是因此受挫,独唱考试时站在讲台上不愿开口。小米偷偷跟老师要求,让我和她一起唱。她有婉转的嗓音,歌声动听悠扬,我只是蚊子般哼哼,可老师依然给了我不错的成绩。三年六次考试,我从未一个人站在讲台上,她尽量选择简单的歌曲,直到毕业都不曾唱她拿手的曲目。

在这张毕业合影里,我们都露出无比灿烂的笑脸,手里握着的是相同的通行证。但在它的背后,是我们彼此支撑的时光。

(二)毒舌御姐

当“御姐”这个词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我似乎已经看到子妤那张冰冷的脸。冒着将来会被江湖追杀的风险,还是决定把她收入我的王国中,毕竟她是那种一旦出现,就深入骨髓,让人过目不忘,欲罢不能的存在。

在我纠结之后,毅然决然投入文科的时候,发现生命中大多数人都与我分道扬镳,文理分科如同泾渭分流一样,虽属同一学校,但自此绝对不同。认识子妤是因为书,她买书成瘾,非正版不入,当然也不轻易示人。我对书如饥似渴,怎奈囊中羞涩,只好试着去借,一来二往就熟了。

她爱书如命,千叮万嘱不要折损,我偏偏每次都会出点小差错,直到她恨恨地说后悔认识我。在早已深刻了解她之后,此类话语我几乎充耳不闻,有些人说的话看似伤人,实际云淡风轻,有些人说的话甜如蜜糖,其实暗藏玄机。所以对她,我知道除非世界毁灭,不然书和朋友都不会轻易舍弃的。

毒舌是我后来发现的她的一项本领,离开了高中的重压生活,她突然释放,吐槽什么的都属于小菜,毒舌才是真正强项。我属于那种典型的吃货,体重指数只升不降,偶尔晚上抱怨饥饿难眠,她冷冷地发个近照,附文:吃夜宵前先请看图,再胖就不要做朋友了。吓得我当时一个激灵,把零食默默地放下了。

作为新时代的独立女性,子妤极度认同和强调女权,她也自我得很真实。前两天,因为我的文章矫饰,她义正词严地点醒了我,使我深刻地认识到文不可失真。在你飘飘然的时候,有人给你一击,我对此心存感激,不迷失才是初衷,有毒舌在旁做伴,我想我会安心。

(三)异域女神

大学像是一个新的天地,开始接触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我虽然有十足的心理准备,可当走入寝室的时候,看到一身长袍的维吾尔族少女,正对着电话说着完全陌生的语言就懵了,甚至都忘了打招呼。那深邃的眼神、完美的鼻翼、浓浓的神秘气息,都让人望而却步。

努努看到我们,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温暖的拥抱,用熟练的汉语跟我们聊天,告诉我们其实她在江苏读了四年高中,我们不是她的第一批汉族室友,不用担心彼此之间的交流。

就在我以为她的汉语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时,她却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其实她还需要进步。那天,与我同来的女孩在宿舍哭得歇斯底里,她着急地告诉我:“小雨疯了,疯了!”我思考了半天,就是想不明白,后来才知道,人家是和男朋友分手了。这样的笑话一直在继续着,倒让宿舍充满了快乐。

跟努努相处久了,也会学点维吾尔族语言,现在还萦绕在脑海的只有“霍西”,但最不愿对她说出这样的再见。她对待我们的方式就是真心地付出,替我们考虑得特别周到,也很暖心。我早已不嘲笑她的中文不地道,也教会了她许多家乡俚语。从女神口里听到这样地道的方言,多少有些梦醒的幻灭感,若她也这般觉得,友谊估计就危险了。

不用全世界的拥抱,只愿三五好友相聚,闺蜜陪我走过了整个青春,仍在继续携手一路前行。愿生活不带走我们曾经信誓旦旦的友谊,愿人生一直有人陪伴等待天明!

(作者系长安大学渭水校区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