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的女孩

 2014/09/01 12:03  唐启景 《知识窗》  (288)    

音乐已经放了三个多小时……我迷迷糊糊地从满地的彩纸间穿过。“哐当”,手机落地的声音。我慢慢地从地上拾起,把散了架的手机装好,再把耳机塞到耳朵里。“你就不要听音乐了。先帮我们剪彩纸吧,还好多没做呢。”当耳中响起钢琴曲的声音时,我才回答道:“不听音乐的话,我现在连你在说什么都无法判断。”

现在是凌晨两点,我们已经连续五天没有好好休息了。每天上完课,除去吃饭的时间,一直到熄灯,我们就坐在地上,画大幅的画,剪各式的彩纸,就为了即将到来的新生杯寝室设计大赛。

画纸铺满了整个宿舍,几乎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繁冗的工作使大脑停止了思考,我只能不断地用音乐来支撑我脆弱的神经,像个十足的瘾君子。连续几天的劳累,使最初的热情慢慢湮灭,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些现实的东西,譬如难以画出自己想要的感觉,譬如整体的搭配,又譬如工作量的巨大和时间的紧迫。

毕竟理想与现实总是存在着一定的差距,你的思维可以不受任何条件的限制,可以突破空间与时间的束缚;你可以想象自己乘着大鹏飞遍五湖四海,想象自己是无所不能的神,想象自己不食人间烟火……然而在现实中,你依然只是个人,依然需要面包和水,依然要借着现代的交通工具游历世界,依然要面对每一个黑夜与黎明。

我麻木地剪着彩纸。“还差什么哎?”“够了吧。”我已经不想再剪下去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走,屋子里除了间或的问询声,便是剪刀和画笔的声音。我的眼皮都快要合到一起了,从未像这样熬过夜,实在不知还能撑到几时。在最后一次快要趴下的时候,舍友说:“你先去休息吧,差不多弄完了。”听到这话,我如获大赦,倒头便不知身外事了。

闹钟在早上六点钟准时响起,我惊坐起来。等待检查的时间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无聊得多,我们在宿舍门外,从八点等到九点,再从九点等到十点,每个人都又累又饿又困。床就在门的那边,却只能盼着检查人员快点到来。在无望的等待中,我疲累地发了一条说说:“原以为高考是难的,现在才知道,高考实在是件比上大学容易太多的事。”不久,便有人接道:“多么痛的领悟。”

我以为这是结束,未曾想这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许多不得不接受的安排接踵而来。我疲惫地走在路上,费力地想着接下来又有什么必须要做的事。我望着天空,突然很想去西藏,去个半月一月的,对谁也不说,关掉手机,什么也不管,就这样尽情地享受自由;也曾想过把自己放逐到广袤无垠的草原,或者漫步在烟雨江南;又曾想任性地什么也不做,只从街头走到巷尾,又从巷尾走到街头,一遍一遍地吟唱着一首不知名的诗。

直到现在,这些想法都没有付诸行动。我依然在这里,面对着必然要面对的事情。有一天在洗澡的时候,我想到晚上没什么需要操心的事情,只消静心地上课,一支笔、一张纸、一本书,除此之外再无旁的东西,我竟然有着些微的感动。有多久未曾享受到这份安闲呢?我已记不清了,那份挣扎与痛苦,也不是只言片语所能描述得完的。

三毛在给陈惠凤的回信中说道:“我的不快乐,并不是因为寂寞,而是太多的‘不得已’没法冲破,太多的兴趣和追求,因为时间不够用,而不得不割舍。”读到此句,又思及自身,遂有“君心似我心”的戚戚然。这样的心情,无以言表,就好似在这世间有幸觅得一个知己,心意既遂,无须多言。

在为生活累心且烦闷的日子里,笔友曾与我探讨过乐观与悲观的话题。她问我:“你是个乐观的人吗?”在刹那间,我又像是忘掉了所有的挣扎与痛苦,不假思索地回答:“是呀。”而后她说:“可我感觉你不是真正的乐观。”

我明白她的意思,但我依旧要说,倘若乐观是指对所有事都保持积极的心态,那么我不是。我记得有一篇故事,说有一个人在面对枪口时临危不惧,最后等到了警察的救援。之后,记者问他,当枪指着他的时候,他在想什么。他回答说,既然开心与不开心都要面对,那么不如开心地面对。这个故事曾被用来教育人们要保持积极的心态。但我觉得,这未免有些强求,如果有一把枪指着我的脑袋,你问我是什么感受,那我会告诉你:“我会害怕,会慌乱。”毕竟我不是圣人,我只是个普通人。倘若乐观指的是哭过一百次,却依然坚持第一百零一次的微笑,那么我是。

我一直记得,当陷入一时无法走出的困境时,我曾这样自勉:“有时候,事情也许会很糟糕、很麻烦,让人无从应对。你很累、很渴、很饿,你孤单无助、浑身伤痛、几近绝望,你只想远远地逃开,或沉沉地睡去……但亲爱的,总有一天,这一切都会过去。”

我很感谢那时的我,依然艰辛地挣扎着把我拉离孤独与悲伤的沼泽。在梦里,我看到一条长长的小路,一面是高高矮矮的楼房,一面是有亮光透过的大树,女孩就在它们之间一边走着,一边轻舞歌唱。

(作者系广西师范大学数应专业学生)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2 =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