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之忆

 2014/08/30 16:47  孙海涛 《鹿鸣》  (131)    

腊树记

腊树站在那里,就有了蝉、树荫

和女生的私语

男生们貌似对鸟窝感兴趣

却害怕严厉的校长

他们擅长使用橡皮弹弓

常常打得落花满地

?

纯白色的小花,一簇一簇

女生的黑辫子,一甩一甩

腊树在五月开放

过了五月,就结出一串串

深青色、椭圆状的果子

女生们走在月光下伸手去摘

男生们就躲在茂密的

叶子遮盖的三楼走廊

偷偷张望

?

武桥

——写给W

?

在七月,武桥

已经不是地名中的武桥

它时常成为一个梦幻

隔着十公里

和一个暑假的长度

?

如果我走出家门

来到武桥,它依然是热闹的

街道上全是赶集的人

它依然是空的

我在学校里看到的只有茂盛的杂草

和腊树。我们的课桌,爬满了灰尘

依旧,与你隔着一道“三八线”

?

我不能去找你,也不能把我采到的

秘密拿到集市

徘徊在你的屋外

只有风知道,校园边的荷塘

泛起过怎样的涟漪

?

当钟声响起

九月再次缩小了

青春痘上的版图。武桥

就成为我们辽阔的边疆

校园、操场、草坪、河流……

走在任何一条边界线,我都能轻易指出

你影子藏身的所在

逃课记

我们曾经走到水库边

鱼儿欢快地游着

看到我们,日光也隐到了水底

我们对所有的事物充满好奇

男生们潜到最幽暗处

但他们只摸到一些水草、石子

但我们并不感到失望

天空还是蔚蓝

像所有的梦幻依旧悬在远方

我们决意继续走下去

沿着河流,穿过田野,进入山中

通往山顶的路崎岖、陡峭

一点都不像大人们所说:

上山容易……

费了吃奶的劲,我们才到达山顶

懒懒的日光,穿过松针林

叶影和光圈,晃来晃去

我们感到晕眩,就斜躺在地

看太阳下山、鸟儿归巢

是白鹭和它们的孩子

是雾霭渐起的乡庄和山岗

大自然安谧而宽广

我们这群逃课者,丝毫也不感到愧疚

草坪

?

我开始想念一些人

这个下雨的清晨,迎春花散落到了

草坪。漫天雨雾仿佛就来自那些

零乱深处的记忆

杂草蓬勃,泥星点点

清洁工阿姨丝毫也不在乎这些

她坚持要将路面还原到干净

她低下头慢慢清扫

旧草帽上雨水加深的暗黄的部分

必定经过了些年月

像我眷恋过的安静的事物

比如草坪,比如草坪上的某个夜晚

吉他,饮料,花生米,月光

蓝色校服聚集到一起

青春面孔泛着古老的乡愁

仿佛谈论就从回忆开始,又在现实中草草结束

有时只是些牢骚

有时谁也没有细较结果

当曲终人散,激动的情绪就再次回到

生活的原点。饭照吃,课业还得好好学

一如眼前的草坪,无论风吹雨打

四季依旧轮回,寒冬过后

又是春天,春天的物是人非

校园之忆(组诗)

——写在初中毕业之际

孙海涛

朱俊生摄

25

■LUMING

26

27

■LUMING

毕业季•定格

走远了,才看见走过的路是如此曲折蜿蜒

走回来,才看见原来一路走过的景色如此灿烂

在一次次看见后学们在毕业季的操场扬起手中的帽子

才发现原来我们曾经也是一道道彩虹挂在天边

毕业季,一次只是人生的最适合播种的季节轮回

毕业季,在这个季节里毕业证是一份入职的工单

毕业季,在这个季节里毕业照还是一张没有开片的叶子

只有时间很淡定,在你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程回眸一看

只有缘分很缱绻,不管我们在不在哪里,不管你是否看到了我

我就在那里,就在我的回眸里,就在我的诗句里

你一定能够看到我在回眸中跳荡的那一缕彩虹般的眼光……

——杨挺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6 + =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