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速度

 2014/09/07 10:21  伊前 《意林·少年版》  (168)    

  “玉泥!等一下!”乌瓶在背后叫住我,“今天早上英语课上,你说的那个词,嗯,就是那个‘上帝的速度’,可不可以再跟我讲一下?”乌瓶露出很“职业化”的微笑。这家伙虚伪得让我讨厌,“这有什么好记的。”我扭头就往外走。

  “哎,等一下嘛,玉泥!”她跑过来拦在我面前,继续微笑。

  今天早上英语老师琉璃讲到“Haveanicetrip”的时候,我就顺口喊了句“Godspeed”,琉璃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是从美国原声电影里听来的,“一路平安”的意思,两个词的意思差不多。琉璃笑着说了句,Godspeed,不就是“上帝的速度”吗?那一定很快喽!大家都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一个小词儿,能让乌瓶一直“铭记”到晚自习下课!我懒洋洋地告诉她,又往外走去。我就是讨厌这种为了成绩好可以到处谄媚的人。

  半路上,戚飞冒了出来,“我送你回家。”我毫不犹豫地拒绝,虽然我知道,戚飞出现是因为我告诉他,前天晚自习后回家遇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我不想做那种柔弱的女孩!戚飞尴尬地说:“那,一路平安。”然后转身离开了。我的冷漠把他推得远远的,我感到戚飞正在以无法停止的速度离我远去。那是上帝的速度。

  第二天我进教室看向戚飞,戚飞连忙扭头移开视线。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相信,我和戚飞的友谊已经灰飞烟灭了。周五傍晚乌云密布,可我还是空手出门。当我浑身湿淋淋地出现在教室门口时,琉璃看见我惊叫道:“怎么淋成这样!”拉着我就往宿舍跑。我穿着琉璃的睡衣坐在她的床上。琉璃说:“玉泥,你知道吗,你太孤傲了,你的眼睛会伤人,你的心又总是被伤害,何苦呢?也许有人受的伤害比你更深。比如乌瓶。”原来琉璃曾和乌瓶聊过。其实乌瓶为了学好英语,戴着面具做人心里也难受。我因为有个美国定居的叔叔,所以能听到各种英语原声带。乌瓶买不到那些原声带,就试图靠近我,即使我对她百般嘲讽……“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玉泥。”琉璃轻轻地说。之后,我真正静下心审视一些人和事。我和乌瓶依然不是好朋友,至多是见面点一下头或者一笑,但我录下大段的迪士尼经典对白给乌瓶,乌瓶望着我,纯净的笑容盛开。至于戚飞,尽管我们依然不说话,但已经不再互相逃避闪躲了。

  上帝的速度太快,或许我们无法赶上,但我们可以说一声:Godspeed,一路平安。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