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潜

 2014/09/15 19:23  [美]文德琳·范·德拉安南 《意林·少年版》  (169)    

我只有一个愿望:让朱莉安娜·贝克离我远点。

这一切都起源于一年级暑假,从我家的卡车停在她家隔壁开始。难道是我们邀请她穿着满是泥巴的鞋爬进搬家的卡车里吗?才没有!

爸爸试图阻止她在车里跳来跳去,可她根本不听。爸爸最后边眨眼边对我说:“布莱斯,你是不是该回家给妈妈帮忙了?”我马上领会了精神,答道:“没错!”然后跳出车门,冲向新家。她很快赶上来,抓住我的胳膊。

我妈妈从屋里走出来,看着她拉着我的手,说:“嗨,你好!我想你已经认识我儿子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朱莉安娜·贝克。我家就住在那儿。”

我挣脱开来,躲到妈妈身后。妈妈用手臂环着我,“布莱斯,你是不是应该请朱莉参观一下我们的新家?”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妈妈发出警告,可是她完全没有察觉。

我没有带她参观,而是把自己反锁在厕所里。我冲她叫喊了将近十分钟的“不,我决不出来”之后,客厅里终于安静下来。她走了!

搬到新家的头一个星期,我根本没出过家门。事实上,我是多么疯了似的想出去。但每次把目光投向窗户,我都看到朱莉出现在她家院子里。她要么在练习足球,要么望着我们家的房子。我不敢出去,一出去,就很可能遇到这个躲不掉的危险。

事实上,她却如影随形。当我走进二年级教室,“布莱斯!”朱莉尖叫着,冲过整间教室按住了我。三年级、四年级也好不到哪儿去。到了五年级,我终于决定反击。

我和雪莉成了好朋友。要知道,朱莉和雪莉有不共戴天之仇。只要朱莉出现,我要做的只不过是和雪莉表现得亲近一点儿,剩下的事情就会顺其自然发生。可惜,雪莉提前跑去告诉了朱莉——说我们是好朋友。结果,朱莉和雪莉立刻开始“火拼”。那天下午,我不断地向她道歉。最后,她终于放过我了。

我记得六年级里朱莉并没有再追着我,而是变成偷看我。那时,我坐在朱莉的前面。她总是向前靠过来看我在做什么。

有一次听写,她发现我拼错了好几个词,立刻帮我拼出了那些词,就在我耳边。

之后,我开始依赖她在我耳边的提示。不过,她帮了我那么多次,我总有种受惠于她的内疚感。于是,在别扭与难受当中,我度过了整个六年级。

明年我们将升入到初中——那是个大学校,再也不用担心遇到朱莉。我们之间终于要画上句号了。

继续前进摘自《怦然心动》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