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出没,请注意

 2014/09/05 18:22  于小鱼 《意林·少年版》  (258)    

人生最苦的闺蜜

我想我永远也不会忘记2010年的那个平安夜,我离家出走后躲在一家网吧,肆意地玩着网游,直到那条“点卡余额不足”提示闪烁。我匆匆给许朗的QQ发求助信息,刚发完,屏幕就被锁住了。

看到许朗赶来时,我“哇”地一下哭出了声。“你就别再委屈了,你知道人生最苦的是什么吗?”许朗一脸苦相,“是闺蜜!而比闺蜜更苦的,那就是——男闺蜜!”

是的,进入中学后,这个虎头虎脑的男生成为我——范嘉美同学的“闺蜜”,而他,也着实对得起这个称谓。

你笑一下有那么难吗

2011年4月,连鞋带都系不好的许朗竟然织起了围脖。折腾两个礼拜后,他无奈地向我求助,“范嘉美同学,帮帮忙。”我爽快地答应了他,因为很想还他一份人情。每个月,我的QQ头像都会矫情地更新一次,他是我的御用摄影师。那都是许朗的卡片机的杰作。两个礼拜后,我把红围脖给徐朗,他又给我拍了好几张照片,还说,你笑一下,有那么难吗?

2011年5月,母亲节那天晚上,我酝酿已久的计划终究没得逞。在那辆黑色的轿车前,一条意外的彩信,让我高举板砖的手缓缓放了下来。照片里,一个漂亮的女人围了一条红围脖,幸福得快要流出眼泪。而我的头像被巧妙地拼接为照片的另一半。

全世界都在陪你犯错

升入初二时,我从来没有在乎过成绩。“听说这次月考之后,学校要组织一场规模浩大的家长会。”那天许朗神秘地说。“啊……”我可不想出糗,立马不安。

许朗抖着十指做了个打键盘的动作,“相不相信本校最牛的‘电脑黑客’能调出这次考试的全部答案?”我朝他抛了个鄙夷的眼神。而那天晚上,我还是把许朗给我的那摞答案翻看了好几遍。

月考的最后一科结束以后,我彻底被许朗的高超‘技术’折服了!成绩公布当天,全校师生一片哗然,我破天荒地站在了领奖台上……从那以后,我没有再翘过课,那次“成功”给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压力,我天天和书本死磕。

做最好的自己

2010年的那个圣诞节,我的父母离婚了,所以我才有了圣诞夜的出走。2011年的那个母亲节,我本打算砸烂那辆一直接送我母亲的小轿车。而许朗在那天以我的名义给我妈妈送出了那条围脖。许朗不是电脑高手,他的母亲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是他强拉着母亲找到了教务主任,拼命恳求出来的答案。

许朗还用他的卡片相机偷拍了好多照片,比如那个男人穿过几条街道把母亲背到卫生所……许朗说过,做好我们能够做的,这是给所有人最好的礼物。

是的,如果“闺蜜”间不需要说什么感谢的话,那么许朗,这个礼物,同样送给你。

 赞  0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6 − = 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