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不怕

 2014/08/21 20:49  水竹 《人生十六七》  (610)    

高二暑假,当同学们都在享受高考前最后一个假期时,我却如缺了水的花,蔫了。

父母和姐姐都在外地打工,为我赚学费,我如同被压力包围的困兽,急得团团转,却无力突围。本来,父母和姐姐都说让我在假期到他们打工的地方放松一下。可我不忍心去,父母挤在不足10平方米的房子里,姐姐住在服装厂的宿舍,为多帮家里挣钱,到了适婚年龄,仍没出嫁。风霜雨雪,严寒酷暑,他们都不肯歇一天。

全家人都如箭在弦上,只等我考上大学的东风。其实,他们付出越多,我压力越大,甚至恐惧:举全家之力,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我身上,若是考不好,我怎么对得起他们?

每晚12点之前睡觉,我都觉得自己在犯罪。看到电视上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的新闻,我就会心生凉意,连大学生都不好就业,我若考不上大学能干啥?又怎能对得起家人?整个暑假,我都争分夺秒地看书。

即使累到极致也要撑着时,我开始有点恨他们,为什么要把全部的希望放在我身上,让我去承担。不对我抱这么大希望,我就不会有如此大的压力。这时,心里另一个声音又在敲打自己,他们都是为我好,这种无条件的付出,只有血肉亲情间才会有,我应该珍惜。

内心的恐惧,如小小的种子,在我心里生了根,发了芽,暑假结束了,仿佛一夜间如沐雨露,瞬间蹿高长大。

开学了,一到班里,气氛俨然不同于高二。有的在埋头苦读,有的窃窃私语,讨论如何制定学习计划,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提不起一点劲儿,并开始失眠,莫名地心烦,记不住东西。我怀疑自己得了病,很恐慌,甚至希望自己染一场重病,可以有借口避开黑色的高考。

我被挤压得无处藏身,不知道如何改变这种糟糕的状态,也不知道如何缓解内心的恐惧。我想到了退学,在我写好退学申请那天,我收到一封信。会是谁呢?怀着好奇心,我打开信,一行行夹杂着拼音的笔迹,让我的泪水如千军万马,奔腾而出……

亲爱的妹儿:

你班主任前几天打电话给我,说你最近走了hún(魂,编者注)一样,可能是压力大,成绩没以前好了,有压力成绩还会没以前好,那这压力咱不要了,成吗?大道理我不懂,你也知道我没上多少学,可我做衣服时,尽量做好,如果做不好,老想着怕被fá(罚,编者注)钱,怕就不fá(罚,编者注)了吗?还不如在fá(罚,编者注)钱前想办法修好,自己修不好,就多问问师傅。听姐一句,你看书时就好好看书,别怕高考,怕也没有用,也不用怕,咱爸咱妈都说了,考不上就一起打工,省得一家人一年到头都见不上几次。

我含泪看完信,心里的疙瘩被姐姐找到了,轻轻一扯就开了。如同针尖刺破了饱胀的气球,压力瞬间被释放出来。姐姐都懂得面对,我再逃避,这么多年的书不白读了吗?他们在外打工够辛苦的了,我不能再让家人为我担心。

姐姐说得对,怕解决不了问题,不如找“师傅”。于是,我主动找到班主任,说了害怕恐慌高考的情况。班主任笑着说:“你听过这样一段对话吗?一个人说‘这么漂亮的玫瑰花居然长满了刺儿’,另一个人说‘这长满刺的玫瑰居然这么漂亮’。你愿意高考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后者。”“老师相信你,你一定能做到。”临走时,老师把一位考入清华大学的学生日志复印一份给我。上面写着:“放松很重要,但保持永远奋发向上的心理状态更重要。高三时,尽管我也曾经遇到失败,但我总告诉自己,怕没有用,不如拿这些时间去拼。我有一年时间,那就在这一年中争取做得最好;有一个月,就在这段时间争取做得最好;就算只有几天,各科成绩一塌糊涂,我也要争取在这几天做得最好。”

为了不辜负老师,我竭尽全力,最终考入理想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家乡做了一名编辑。

写下这些,我只想告诉刚升入高三的学生,每个人都会面对来自家庭或社会的压力,对高考害怕、恐慌也可以理解。但是,不要一味地沉迷在恐惧之中,相信自己,勇于面对,即使考不上,人生也没有遗憾。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