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是一粒不要剥开的糖果

 2014/09/04 8:31  水蓝衫 《意林·少年版》  (260)    

我很胖。周东经常取笑我:“董雨,如果用一张玻璃纸把你裹起来,两端拧上蝴蝶结,那绝对是一颗圆嘟嘟的大糖果。”听听,哪有这样形容美女的?好在我不跟他计较,谁让周东是大帅哥呢,别的女生挤破头想坐他的单车,可只有和他一起长大的我有此殊荣。

可那天,周东递给我一盒包装精美的费奇糖,脸红红地说:“你帮我送给陆莹莹吧。”陆莹莹是谁?全校有名的林黛玉式美女,弱不禁风。也许她是瘦弱过头了导致低血糖,所以陆莹莹会随身准备几粒糖果。

开学不久,我就碰到过陆莹莹突然昏倒。我抱着她飞奔到校医室。自那以后,她便和我成为闺蜜。所以我也就成了周东眼中“信使”的不二人选。

这周东真是居心叵测,我还一直以为“青梅竹马”是你骑单车驮我的美好理由,不想竟是为了讨好我,从而达到这样的目的。周东走后,我恶作剧般将费奇糖拆开,“嘎嘎嘣嘣”大嚼起来。

第二天放学,他小心翼翼地问我:“事情怎么样了?”我反问:“低血糖是陆莹莹的秘密,你怎么知道的?”周东一笑:“我会观察呗!”我有些心虚:那你会不会观察到,其实那盒费奇糖我早已吃掉,只剩下最后一颗就装在我的衣兜里。那一颗并不是糖果,凭借手感我就知道,糖纸里裹着的是一张字条。

这时陆莹莹从旁边经过,挥动着手中的一本《疑难例题解析》朝我们打招呼,笑靥如花。没错,那本书就是我送给她的,确切地说是我替周东送给她的,我报销了那盒费奇糖,也只有拿书来替代。不明真相的周东兴奋极了。

不久之后,陆莹莹生病住院了。那天,我去医院看她,周东竟然也在!他扭扭捏捏地掏出了一盒费奇糖!“不要!”我惊呼。陆莹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突然大哭。周东的脸黑得像一口锅:“对不起!”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医院的走廊里,我向周东坦白了吃光糖果和掉包的事情。还有,我并不是贪吃自私的胖老鼠,陆莹莹的病是感染了一种病毒,身上的皮肤逐渐退化泛白,治疗的药物会引起低血糖并发症。这是陆莹莹的秘密,毕竟任何一个青春美少女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已经不再美丽的事实。

原来校医是周东的表姐,所以周东也辗转知道了这个秘密。周东将糖果送给陆莹莹,不小心揭开了她的伤疤。

青春就像一张薄薄的糖纸,年少的我们还承载不起那么多沉重的心事,无论喜欢是多么诱人甜蜜的糖果,我们都不要剥开它。至于周东的那颗字条糖果,我也没有剥开偷看。

水墨青花摘自《才智》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6 − =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