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机械的都这样

 2014/09/17 18:49  张为波 《知识窗》  (278)    

突然想为他写一篇文章,但我知道这种冲动不是因为当初一句好似玩笑一般的承诺,我只是想证明自己并不是他手机中所存的“吹牛大王”。这个他就是马琳,一个学机械的男生。

2009年的秋天,我满怀着对大学的向往与好奇来到了这所学校,但令人遗憾的是来到了机械学院。不要以为在这样一个几乎和少林寺一样的学院里女生就是宝贝,我听到的第一句关于机械学院女生的负面评价正是出自马琳:“学机械的女生,你就想想吧。”一次参加完学院演讲比赛后,我无意中听到的这句话,让我一下子失去了作为女生的优越感。后来,我告诉他,这句话就好像老鼠屎一样,把马琳这锅好汤给坏掉了,而他只是笑了笑。

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古人,他们的一些词语不仅可以总结过去,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有预测未来的作用,比如“冤家路窄”这个成语。学校每年一届的辩论赛要求各个学院派代表参赛,我因为曾经在演讲比赛中获奖而成为学院辩论队的一员。令我不可思议的是,第一次排练时我居然看到了马琳。“我怎么不能参加辩论队啊?就凭我对机械学院女生的总结,我也应该有这个资格。”这种对女生没有一点绅士风度的行为,多少让人感觉有点不爽。“别忘了我可是演讲比赛得过奖的人,而且我还是个作家。”正是我这句不甘示弱的话,他在手机里把我备注成了“吹牛大王”。

渐渐地,我发现马琳只是在生活中通过嘲讽他人来获得精神上的满足罢了,而真正忙起正事来的那股认真劲就连我也很不情愿地佩服起来。那一届演讲比赛,尽管我们都很卖力地准备,但是最终还是不敌对手。比赛结束后,大家都很沮丧,一副霜打茄子的样子。“学机械的都这样”,马琳的这句话尽管听起来更像是一个借口,但还是给了大家极大的精神慰藉。是啊,学机械的嘛,本来就不擅长这些文科的东西,输了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这样安慰着自己,反而没有羞耻地自豪起来了。

我一直相信缘分,或者认为两个人的命运总有某种巧合。有人说我是电视剧看多了,或许吧。

在这样一个出了省就没有几个人知道的学校,要找一份满意的工作是很困难的。于是,很多人选择考研,希望可以登上一个更高的平台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当我第一次走进考研教室的时候,我反复查看自己的听课证和座位号,一定是有谁搞错了,因为我的同桌竟然是马琳。而他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眼睛直直地盯着我,嘴角微微上翘,好像在说,没错,不用看了。

起初我以为是自己落枕了,上课总是时不时地看一眼马琳。但是当我知道自己很健康的时候,我宁愿自己是落枕了,严重落枕都可以。马琳听课似乎没有以前认真了,上课总是看手机,当我无意或有意地看到他的手机短信中只有一个人的名字时,我知道了原委——马琳恋爱了!常常自诩为作家的我,突然发现脑海中竟然没有一个词语适合描述我此时的感受,当然,这一点马琳完全不在乎。

“我说马琳,你是不是坠入爱河了?”我用一副小女生调皮的笑容掩饰着内心的局促与不安。“刚刚开始啦。”马琳似乎有些紧张,脸在那一瞬间变得通红。这一刻,我特别想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能够让马琳,这个曾经毫不客气地批判过机械学院女生的大男孩为之心动,甚至脸红。“还记得我说过我是个作家吗?这样吧,以后把你们恋爱的故事讲给我听,我给你们写篇文章作为你们爱情的见证,兴许哪一天就发表了。”一开始,马琳并不愿意讲给我听,他觉得我是在找写作的素材,或者干脆就没把我这个自诩的作家当一回事。不得不承认,当一个女生因为好奇而去追问一件事情的时候,没有哪一个男生能够免疫的。

在那之后的日子,我以一个不完全旁观者的身份贪婪地倾听着马琳的罗曼史,昨天马琳和他的女朋友去看电影了,今天马琳和他的女朋友吵架了,明天马琳要陪女朋友逛街来哄她开心。我的心也随着故事情节上下起伏,而那个玩笑一样的承诺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2012年世界没有毁灭,但我丝毫不感到庆幸,因为我们要毕业了,我和他就要分别了。

四月是一个花红柳绿的季节,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也不过如此。当然,这个月对于所有考研的人来说更是个重要的时刻,因为这个月的结束代表着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当我从交大机械学院的二楼橱窗中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我知道一切都将改变,再也不会有谈及自己的学校别人不知道的情况出现了。我第一个打电话告诉马琳我成功了,而他一个字“哦”的回复将我刚才的兴奋彻底浇灭了。“我失恋了。”我听得出来,电话那头的马琳哭了。我无法想象是什么让一个一向乐观的阳光男孩变得如此落魄。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学机械的都这样。”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这不像是一句劝慰的话语,倒像是对他当年不绅士的报复。

六月的校园绿油油的,但更是充满了毕业离别的味道。我打电话给马琳,希望可以照张相留个纪念。但是,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已经变成了空号,马琳像水一样从我的世界蒸发了。好吧,我承认自己电视剧看多了,缘分不过是哄骗小女生的说辞,命运的巧合也不过是人们妄加的猜测罢了。

我一个人穿着不合体的学士服在校园里游荡,我想偌大的校园总该有我留恋的地方吧。当我在校园里像游客一样转了近两个小时的时候,我才猛然间发现这里真正能够让我欣赏和留恋的不是风景而是人。

我终究还是没有在离别之前见到马琳最后一面,而他去了哪里,他是不是也考上了研究生,他是不是与女朋友复合了,现在正陪她逛街,哄她开心呢?这些都成了我入睡前猜想的谜。

回首,我仿佛看到熙熙攘攘的教室中,一个女生为了更加了解心爱的男生而谎称要记录男生爱情故事的情景。而如今,“学机械的都这样”已经成为我的口头禅,成为了我记忆中的一枚书签。

(作者系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制造及自动化专业研究生)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