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大的存在

 2014/09/16 13:58  张雅靖 《知识窗》  (269)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成为社交网络上的活跃分子。

人人、微博、微信朋友圈,每一个社交网站都有我的身影。吃饭、睡觉、考试、逛街,一天二十四小时,所有内容都可以写成状态发布给大家看。就像在玩空谷回音的游戏,我编辑好一条状态的时候,已经预料到会有多少人评论以及评论的内容,我甚至已经想好了如何回复他们,以此来获得更多的评论。

确认状态发布完成后,我会迅速断掉网络。等十分钟之后,我再迫不及待地重新连接网络,消息框里满满的新消息提醒一下子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一条一条地回复我早已预知内容的评论,表达欲也在一点一点膨胀。接下来,又是一轮等待,又是一轮满足,如此循环,一天的时光就此拜拜,但我从不觉得遗憾。

“我存在于此刻!”每一次按下发布键,我总在内心独白。屏幕上,虚拟的二进制代码转换出来的鲜花与飞吻让我沉醉,不能自拔;一遍又一遍的刷新新鲜事,乐此不疲的回复与被回复,我感觉我存在于每一个人的世界中。我头顶光环,无处不在。

直到有一天,一个好友在QQ上敲了我一下:“你们学校考研难不难啊?有没有什么内部资料发给我一下,谢谢啦。”

我愣了一会儿,怎么对这个好友完全没有印象?打开他的个人主页,他聚餐时拍的美食、六级考完试的吐槽、世界杯刷夜的一堆感叹号,我好像在新鲜事里都看到过,但只是走马观花的模糊印象。而在我翻遍他的所有状态之后,我仍然回忆不起来他到底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无奈,我只好问他:“你是……”

他很快回复:“我是XX啊!”

哦,XX。我在心底默念了一遍,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我的初中同学。接下来,便是一阵惊讶——我曾经以为他会是我一辈子难忘的竞争对手,可是今天才发现,原来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个人了。

初中三年,我和他为了讨班主任的欢心而争风吃醋,为了班级第一的头衔而比赛熬夜。我一直相信,是他让我从一个不谙世事的乖乖学生蜕变成有点阴沉的不良少女,所以对他一直怀恨在心。

高中,我们不在一个班,但一次机缘巧合,我坐在他的座位上听了一节课。我饶有兴致地翻了翻他放在桌肚子里的日记本,发现没有关于自己的只言片语,我竟然还难过了一小会儿,觉得不管怎么样,自己也是他三年的同学,却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丝毫的存在感。但下课铃一响,这件事、这个人又被我迅速忘掉。再度想起,就是五六年之后的现在了。

XX,曾经那样重要的存在,曾经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存在,现在却仿佛从未存在过。他每天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那么多的新鲜状态,可在我眼中,即便他再努力也没有了存在感。时间已经把他的痕迹抹得干干净净,就像沉入水底的石头,再怎么滚动,也无法泛起涟漪。而和他一样想要在别人世界里体现自己存在感的我,是不是也一样的不自量力,一样的可笑、可悲呢?

存在感,真的需要这么体现吗?倘若我在别人心里足够重要,那么就算没有社交网络,现实生活中似曾相识的点滴就足够让那些人回忆起我的全部;倘若我无足轻重,那么就算我每隔十分钟更新一条状态,别人也不会觉得我有强大的存在感,反倒是嫌我聒噪,把我拉进黑名单。存在感的强烈与否,不在于我有没有向世界竭力呐喊,而在于我是否在别人的心中占有一片领地。

存在感,说到底只是存在于现实和每个人内心的一种稳定状态,强行通过文字或图片来反复强化,看似有力,实则不堪一击,社交网络上最新鲜的事情,往往会变成最容易遗忘的陈年旧事。

当每个人都陷入这种炫耀存在感的怪圈之后,我们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加入社交网络的初衷——想了解曾经并肩前行如今四散天涯的朋友们最近过得如何,认识了哪些人,看了什么书,他(她)有哪些辉煌的瞬间想与我分享,或是遇到哪些不如意的遭遇希望得到我的宽慰。现在我们看到的,只有谁吃了什么好吃的、迷上了哪部电视剧、为了哪篇鸡汤文而痛哭流涕发奋图强、熬夜或是晚起。这些我都不关心,也无需知道,而那些不通过朝夕相伴就无法触碰的内心世界,我却只拥有一无所知的茫然。

欣赏到美好的自然风景,敞开心灵去拥抱阳光和绿叶,而不是摆造型拍照片;看完一部催人泪下的电影,擦干泪水静静回味与思考那触动情绪的情节,而不是简单的一句“看哭了”配上几个干巴巴的哭脸表情,就算总结过了。我们存在于看重自己的人的心中,更存在于自己生活的现实世界之中,做好自己的一切,我们每个人都会是最强大的存在。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国际管理会计11班学生)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