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荆花海话华农

 2015/02/04 15:08  李梦娜 《大学生》  (319)    

离开“华农”半年了,每每回想起过去四年在华农的幸福生活,都觉得无比幸运。

母校华南农业大学,坐落于花城广州天河区,

有着105年的悠久历史和美如画境的校园环境,吸引着来自五湖四海的莘莘学子。

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在华农度过,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热爱,毕业离开了仍是念念不忘。

华农大,大华农

每年开学报到第一天,华农新生总会忍不住感叹:华农太大了。

没错,华农的确很大很大。她占地8250多亩,校舍总建筑面积约137万平方米,“五湖四海一片林的紫荆校园”环境,自然景色与人文景观交相辉映。虽然置身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广州闹市,走进华农就能获得一份宁静。主校区(也称华山区)、启林区(也称跃进区)、东区(也称泰山区)三大校区浑然一体,宁荫湖、洪泽湖、西湖和昭阳湖点缀其间,竹铭草海、茶山草海、千穗草海、稻香草海,绿意荡漾,树木园、百花园、果园连成一片,整个校园仿佛一个偌大的森林公园。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树木园和竹铭草海。新生游园活动中,这两个地方是必到的。

身为非农科学生,树木园于我而言,是一个亲近自然畅快呼吸的好去处。相比其他大型植物园,树木园小巧玲珑、原始朴素。园内,亚热带树木蓬勃生长。走在斑驳的树影里,你会好奇每一个树牌上的文字,会不由得赞叹这份舒适的静谧。大二那年,我约了在广州其他高校就读的几个老乡来华农玩,逛到树木园时,他们特别兴奋,羡慕我的学校如此闹中取静。要知道这一片树林与校外的喧嚣仅有咫尺之遥啊!

竹铭草海位于第一和第三教学楼之间,大家习惯说“教一大草坪”。草坪周围有粗壮的老树,两人合抱才勉强抱个满怀。身材颀长的大王椰子,像一排哨兵似的守护着大草坪。这里常常有学生组织的社团活动,也是毕业生们拍照的首选。记得毕业答辩结束后的那个下午,班长好不容易才把忙着找工作、考研、考公务员的同学们聚齐,在大草坪拍了毕业合影。

大草坪的北边,第一教学楼前,有丁颖教授像。出于对华农首任校长、“中国稻作学之父”丁颖教授的尊敬和怀念,这里也是入学和离校必须留念的地方。大草坪的西面,是著名的五号楼,也就是校史馆。校史馆古色古香,掩映在一片绿树繁花丛中,颇有年代感,里面陈列着华农历史的图片、文字及实物资料。学校重要的外事活动都会安排参观校史馆。大一时,我们来这里参加新生培训,四年以后毕业时的学院大合照,就是在校史馆前拍摄的,蒙蒙细雨中,定格下我们的青春笑脸。

紫荆花开,美得不像话

暮春时节,华农校园的紫荆花开满枝桠,锦簇如云。众所周知,武汉大学的樱花闻名全国,但是华农的紫荆花毫不逊色,我们常说:“北有武大樱花,南有华农紫荆。”紫荆花当之无愧是华农的校花。华农校园内种植的紫荆花主要有两个品种:“红花紫荆”和“宫粉羊蹄甲”,其总数有5000株之多。最佳观赏期为每年三月中旬到四月,期间前来赏花的人络绎不绝。

据说,紫荆花具有“团队精神”,俗称“满条红”,在开花的时候整个枝条密密麻麻百朵簇生。华农的赏花地点主要有三处:一个是靠近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工程学院的四号楼和老华农行政楼,一个是新行政楼,还有就是是紫荆桥。紫荆花景色最胜处,莫过于四号楼。这里的三棵紫荆树树龄老、花开茂盛,尤其是在古旧建筑的衬托之下,远远看去,就像一片红霞围绕着,十分有意境。 新行政楼的紫荆花是2009年华农百年校庆的时种植的,树身不高,适宜靠近仔细欣赏。洋紫荆花有很多品种,这边种植的都是观赏性最高的红花紫荆,桃红、粉红、白色的紫荆花,共五个花瓣,中间的花瓣一般更红一些,洋紫荆的花形像五角星,形态上比樱花妖艳多姿。

紫荆桥是华农学子心中的浪漫圣地,那路边的紫荆是从华农校园其他地方移植过来的。三四月的华农,一片红霞,从紫荆桥边一直蔓延到公寓楼。与同学好友三五成群在这紫荆花下漫步,无疑是学生时代最最单纯美好的记忆。每年紫荆花盛放之时,总有许多学子、校外人士驻足欣赏、组团拍照,有老广封其为广州三大紫荆胜地之一,不由得人感慨:“紫荆花开遍,华农三月天,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

华农校巴,不要太赞哦

由于地处繁华的天河区,华农的交通相当便捷,校外有地铁、公交车直达各个校区,校内有校巴穿梭自如,校园与城市环境融为一体,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围墙阻隔。当然,学校太大给大家造成的麻烦是上下课和外出要花不少时间在路上,因此,校园里除了不计其数的自行车,校巴成了重要的交通工具。由于我住在最偏远的有着“尼姑庵”之“美誉”的启林北宿舍区(也称“跃进北”),外出必备神器自然少不了校巴。尤其是自从大一期末痛失我的“红色小宝马”单车,对于校巴的感情更是多了几分。

华农的校巴统一着绿装,车厢上通常印着“华农酸奶”的广告,后者是华农的标志性物件,等下再说。校巴的主要功能是接送学生往来于华山、启林和东区三大校区,票价一元,比校外的公交车要便宜,但是常常挤得吓人。华农实在太大,人又太多,每逢上下课高峰期,校巴站台总是会排起长龙,偶尔能有个座位实在是太幸福的事情。据说,校巴原本是为老师们服务的,后来改为专为学生而设。我在华农的四年,校巴只有两条线,一条从荷园饭堂开到西园饭堂,另一条从荷园饭堂开到位于五山地铁旁的南门。期间,一号线经历过一次线路改革,方便了东区的学生去华山区,同时也加剧了校巴内的人满为患。想来一届又一届的师弟师妹仍然会一边享受校巴的便利,一边吐槽它的“膨胀”吧。虽然槽点颇多,但是,有时乘坐校巴是一种享受,沿途会看到华农的绿树繁花,看到来来往往嬉笑成群的校友,看到属于亚热带的季节变换……在校时,我每看一遍都会添一分喜爱;现在,我每回想一次都想再重温当年的日子。

校巴司机大多和善,他们的工作也很辛苦,为了能让同学们尽量少等车,他们常常顾不上吃饭。有个外号是“侧田”的司机,外形酷似歌手侧田而且唱歌极好,深受同学们喜爱,有不少同学粉他。大学时代我最后一次坐校巴印象深刻,那时我要赶去五山邮局领挂号信,必须在邮局下班之前赶到。我在荷园门口上车的时候跟司机说要尽量快点儿,司机果然很赞,让我在最短时间内赶到了邮局,拿到了等待已久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在此特别感谢华农校巴和超级给力的司机大哥!

华农酸奶:梦想的味道

华农酸奶,不仅在华农,在全广州的高校都相当有名。新生开学时,人手一支华农酸奶赠饮,此后四年里大家喝过无数次,毕业后更是校友们津津乐道的回忆。

酸奶的妙处自不必多言,为何“华农”牌备受青睐?除了以学校名字冠名之外,华农酸奶也拥有名字背后的历史积淀和良好口碑。自1952年创始以来,华农酸奶已经有62年的历史了,她一直以“百年学府、品质保证”为座右铭,服务了一代又一代师生。华农酸奶口感鲜美,质优价廉,伴随我整个大学时代。早餐,我习惯去西点屋买个面包加杯酸奶;外校的朋友来,一定会带他们饮一支华农酸奶;师兄师姐回母校,必须要再喝一次华农酸奶,真是喝她千遍也不厌……小小华农酸奶,尽管包装更换了一次又一次,但口味仍然不减当年。华农人在紫荆烂漫的季节,约上三五好友,手握华农酸奶,一路赏花聊天,是不是比广告画面还美?

华农酸奶的广告词是:梦想的味道。这句话也成了我们在辛苦学习中相互鼓励的专用语。每逢期末考试前,华农酸奶就陪着我,一方面它比咖啡更健康,另一方面能够帮助我缓解备考的压力。

在我考研最艰难的日子里,常常顺道去西点屋买一支酸奶,喝着酸奶和研友们聊一聊心中的苦闷,我们总是这样互相鼓舞:“梦想的味道就像手中的酸奶,有甜蜜也有酸楚啊!”当我如愿以偿实现梦想的时候,兴奋地买了支酸奶,似乎真的尝到了梦想的味道。

 赞  0

共一个关于 “紫荆花海话华农” 的评论

  1. 紫荆花

    写得真好,本来只打算去看看紫荆花的,现在决定把你说的地方都去一遍!

    回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5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