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孩子”的操场

 2014/08/28 9:26  艾科 《中学时代》  (281)    

大学毕业那年,我应聘到一所私立学校执教,在新学期教职工大会上,当校长宣布由我担任高一(2)班班主任兼英语老师的时候,其他同事皆对我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会后,我问同事:“怎么,难道仁慈的校长给初来乍到的我安排了一个积极上进、易于管理的班级吗?”同事低声说:“得了吧,现在的学生都是娇生惯养的独生子女,人人惧怕的‘90后’。你就等着瞧吧,高一(2)班藏龙卧虎,班里的学生个个都是‘阎王’,你想,你进了阎王殿,还会有好吗?”听同事这般亦真亦假的描述,我不禁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随后心想,我也是刚刚走出大学校门,思想还停留在学生时代,将心比心,只要我真诚地与他们交流沟通,那些学生,断然是不会“起兵谋反”的吧?

但我还是着实领教到了学生们的特异之举。

第一节英语课上,我刚刚介绍完自己,台下就有学生不耐烦地叫嚷:“老师,你介绍的信息没有一样是我们需要的。”我大惊,问:“那你们还想知道什么呢?”此时,只见一位胖墩墩的男生从座位上一跃而起并快步跨上讲台,身体掠起的一股江湖狂风差点把我吹倒在地,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龙飞凤舞地写着身高、体重、年龄、婚否、爱好、恋爱史、QQ、E—mail、手机号码、网游、微信、微博账号等信息条目,然后转过身信心满满地对我说:“老师,你只要按照黑板上的信息条目一一填写完就OK了。”

望着黑板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信息栏,我一时晃了眼。除了基本的信息之外,其他信息我无法填写,因为我从未玩过网络游戏,微信与微博账号于我来说早就形同虚设,因为我没时间打理它们,而且恋爱史貌似归属于个人隐私范畴,怎可随便向外人透露?

就在我沉思之际。只听空荡荡的教室里“嘭”的一声巨响,眼前这位胖乎乎的男生,慌忙用手捂住鼻子,逃也似地说:“天啊,张晓磊又放‘烟雾弹’污染空气了。”教室里立刻响起振聋发聩的笑声。我扯着嗓子几近哽咽着让这些叽叽喳喳如燕子一般呢喃的学生保持安静,而他们,全然对我的话置若罔闻。

我的第一节课,便以这样乱糟糟的局面草草收场了。

2

后来,我知道,那个公然与我叫板的男生,叫李欢,是班里喜欢挑事的主儿,而他的同桌张晓磊,则是一位文弱乖巧的男生。有学生背地里向我汇报说,李欢与张晓磊,是猫与老鼠的关系。

一天上课,我发现李欢的座位上空空如也,于是便询问张晓磊李欢的下落,张晓磊频频摇头,其他学生也均齐刷刷地将脑袋埋到了桌洞里。我知道,这般柔弱的询问,到天黑也问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因为他们都是慑于李欢事后伺机报复才保持沉默的。要想获取真相,必须另辟蹊径。

下课后,根据班长提供的线索,我到校外附近的一家网吧,顺藤摸瓜地找到了在网游世界里激战正酣的李欢,便一把将其拉出网吧,质问他为何逃学。李欢开始和我言语周旋,旋即趁我不备,猛然挣脱我的手,逃之夭夭,他边跑边咆哮道:“你管不着!”

我管不着?身为班主任,我居然管不着自己的学生?可笑至极!

第二天英语课上,我罚李欢站着听课。孰知他不服,竟一口气跑到校长办公室,将我这个刚上任一周的班主任所犯下的“累累罪行”一一禀报,还说我体罚学生,不能与学生打成一片,不是好老师,云云。

校长问:“班主任体罚你了么?怎么才能与学生打成一片呢?”

李欢振振有词:“他让我罚站不算体罚吗?老师想和学生打成一片非常简单,比如,我们玩游戏的时候老师能和我们一起玩,我们聊球赛与明星八卦的时候老师会和我们一起聊,老师的微博我们可以相互加关注,共同讨论感兴趣的话题。”

校长轻轻一笑说:“那在你的世界里,除了玩,你将学习放在了什么位置?”

李欢低头,不语,然后怏怏而去。

只是刚开学半个月的时间,李欢就处处与我刁难,我想,我是该对他进行一次家访了,看看这个问题学生,到底有着怎样的家庭背景。

当我出其不意地来到李欢家里时,他正在厨房烧水,第一次用惊恐的目光瞪着我,素日在学校里的飞扬跋扈耀武扬威,于顷刻间消失殆尽。李欢的爸爸,一个极为纯朴的下岗工人,虽身患残疾,但仍然热情地接待了我。

怕李欢误解徒生矛盾,我解释说刚好路过,顺便过来看看。李欢的爸爸关切地向我询问儿子在学校里的表现如何,并告诉我说:“前几年因为他的妈妈生病,我们的精力都集中在给他妈妈看病上了,对孩子也疏于管教,拖累了学业。自从半年前他妈妈去世后,他就一蹶不振,成绩也一落千丈。”我抬眼,看见客厅里那张简陋的桌子上摆放着李欢妈妈的遗像,望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泪不禁盈满了眼眶。

我将李欢叫至跟前,问他最大的理想是什么。

李欢说:“我最想做一名运动员。”

“为什么?”

“做运动员体质好,不容易生病,所以就不会经常花钱看病,并且还可以参加很多比赛,不但可以出名获奖,还能获得不菲的奖金,那样爸爸就不用再这么辛苦了。”

我愕然,本应是无忧无虑的年纪,他的内心深处,却积压着令人锥心的疼痛,这究竟是生活赋予的磨难,还是磨砺他个人意志的人生财富?

我对李欢说:“你可以报考体育大学圆梦的。梦想不是遥不可及,而是要付出百倍努力的。从明天开始,老师陪你锻炼,陪你复习,慢慢提高成绩怎么样?”

李欢深深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里,教室里和操场上总是少不了李欢的身影。时常,我也抽空陪他一起打球跑步,两个男人在运动场上的交流,远比课堂上来得透彻贴心。李欢这个“问题学生”的问题,和所有高中学生一样,都是期待考上心仪的大学,进而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流萤如线。三年的时光转瞬即逝,通过努力,那年夏天。李欢以优异的成绩被上海一所体育大学录取。

去大学报到的前一天,他找到我,递给我两本厚厚的日记本,说:“老师,这是自从您担任我们高一(2)班的班主任那天开始,我写的关于我、关于您、关于这个班级的日记,里面记录了我高中生活的点点滴滴,我就要到大学里开启新的生活了,临别前想把它作为礼物送给您,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和鼓励,如果没有您,也许我不会考上大学。”

我笑着说:“这些都是你自己努力获得的回报,前面的路还很漫长,你要信心百倍地走下去,遇到坎坷不可轻言放弃,老师祝福你。”

李欢重重地点点头。

深夜,温馨的台灯下,我翻看那两本日记,在其中一篇日记里,李欢写道:

“我是大家眼里的坏孩子,成绩差,没礼貌,经常欺负别的同学,没人愿意和我做朋友,老师也不喜欢我。既然是坏学生,那么我就一坏到底,不妨和新来的老师作对,因为所有的老师都喜欢成绩优异的学生,而无一例外地会将我这样的‘坏孩子’抛在脑后,我要给所有戴有色眼镜看人的老师制造麻烦。不过在对班主任的几番捉弄后,我才发现,原来班主任是‘不同寻常’的老师,他反其道而行之,对那些成绩好的学生不温不火,反倒是对包括我在内的这些‘坏孩子’关爱有加,从此我的内心深处便对学习燃起了期望。直到班主任对我进行家访并鼓励我报考体育大学后,我更是坚定了对生活和学习的信心。因为在此之前,从未有人问过我的理想。后来除了学习,我每天都在操场上锻炼,我不能辜负老师的期望。为了实现梦想,我曾经疲倦地在操场上一边跑一边哭,这些心酸往事,我都埋藏在心底,只是想借着空旷的操场,来发泄心中的焦虑,以及对生活压力的释放。操场就是我奔向成功的战场。”

读到此处,我泪流满面。原来,“坏孩子”的操场不仅仅是用来锻炼体魄的有形场地,还是营造身心健康的无形空间,它不仅存在于人人可见的现实中,还存在于不被人知的内心里,这块构筑在心灵上和精神上的无形圣地,在当今学习和升学压力如此大的校园里,是何其的重要。当青春的心灵遭受狂风冷雨时,学生最需要的,是学校和老师所给予的酒满阳光的“心灵操场”,在这个温暖的操场上,可以畅谈,可以倾诉,可以发泄,可以毫无遮掩地做着舒心的心灵体操,让压力与不悦得以释放,让身心得以健康成长。这样的场地,也是为人师表的园丁所要构建的心灵园地,有了这样的园地,才能更好地保证孩子的健康成长。

因为,世界上,本就没有坏孩子。

 赞  0

共一个关于 ““坏孩子”的操场”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7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