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里的大海

 2014/08/28 18:47  麦子 《意林少年版》  (197)    

红砂

3月3日,太阳慢慢滑进海里。我耐心地等待着。她喜欢的奶茶在炉上慢慢烹煮,我忍不住去摸那本爷爷的爷爷的黑皮书。

记得,13岁那年的3月3日,我第一次打开这本书——《海妖志》。书里画着各种海妖,不经意间,我看到一条小小的人鱼。我被她忧伤的神情深深吸引。

一天,当我翻到人鱼那页时,几日前痊愈的一处伤口突然迸裂,鲜血喷涌而出。我擦啊擦,然后我听见从海底传来的歌声,“夕阳啊,请告诉我,谁在岸边呼唤我……”“是那只小人鱼。”我自语,环顾四周,只见她从海树上跃下,游向海底。每个白昼,她都会出现在那株海树上。

从此,我老做同一个梦:一位美丽的人鱼站在海里,远眺一株椰树,还有椰树下一栋蓝色的客栈。而我,则托着浓郁的奶茶,泅渡过大海,朝她游去。

父母双亡后,我开始寻找梦中的那片海。在我即将垂垂老矣时,它才出现。我在巨椰下建了一栋蓝色客栈,取名“矢车菊”。因为我梦中的小人鱼已长大,鬓边还有一朵蓝色矢车菊。

海妖

我走进“矢车菊”客栈。

“今天,不接待外客。”满头白发的老人看见我,说,“因为,今天是3月3日。”“不用等了,七衣不会再来。”我坐在椅子上,“她生病了。为救她,我才来。”他先是惊讶,后来安静地坐在我的对面,“我能做什么吗?”

“‘你的爱’能救她。”“我答应。但能再给我一天时间吗?”“好的。”我点点头。

红砂的回忆

她一走进来,我就认出她是海妖。她竟知道我在等七衣!

12年前的3月3日,我修筑好“矢车菊”客栈那天,她来到客栈。

我端着茶,推开了她的房门。月光下,蓝色的大海在她的房间。我托着浓郁的奶茶,泅渡过漫天大海,朝她游去。她说她等的人在路上,我等的是她,难道她等的不是我吗?后来,她每年都来。

第九年,她给我讲起她的故事。在40年前,她就感觉海岸上有一位英俊的少年在听她歌唱。说着,她轻轻哼唱起那些她曾唱过的歌。所有的歌,我都记得。我好想告诉她,我就是那位少年郎,可我害怕她看到年老的我失望。

池草

“当七衣痊愈后,你就可以和她在一起了。”海妖对我说。她知道,我一直喜欢七衣。可是,这对那老人公平吗?

奶奶说,人鱼不能和人类在一起。人鱼一上岸就会死亡;人类若要入海,除非一位人鱼愿揭下其所有鳞片研磨成粉,放入牡蛎人的金酒中,让他喝下。我去找了牡蛎人……

我赶在海妖来之前到达客栈,掏出怀中的金酒,让老人饮下,睡神顷刻捕获了他。

海妖进来了。我想,她将很快带走长出鱼尾的红砂和逐渐昏迷的我。

秋日摘自《儿童文学》

 赞  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