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儿

 2014/08/27 17:01  陈忠实 《意林少年版》  (343)    

学校里来了一位新老师,他很年轻,笑着给我们介绍自己:“大家好,我叫蒋玉生……”说着,他又转过身在木头黑板上写下他的名字。多新鲜啊!往常,同学们谁敢打问老师的姓名呀!

放学后,我爬上学校后面那棵老桑树,摘了一抱桑叶扔给风葫芦,就往下溜,慌忙中摔到地上,嘴里咸腻腻的,一摸,擦出血了。

“怎么了?”正要回家的蒋老师看到我们。他牵着我的胳膊朝他住的小房子走去。这回该吃一顿教鞭了!我想。走进小房子,他从桌斗里翻出一团棉花,缠在一根火柴棒上,又在一只小瓶里蘸上红墨水一样的东西,就往我的脸上涂抹。我感到伤口又扎又疼,心里却有一种异样的温暖。

“怎么弄破的?”他问。“上树……摘桑叶,喂蚕儿。”我怯生生地回答。他的眼睛里闪出好奇的光彩,“你们养蚕干什么?”我说:“把蚕儿放在一个空盒里,它就网出一片薄丝来了。”

“多有意思!”他高兴了,拍着手,“把大家的蚕养在一起,搁到我这里,课后咱们去摘桑叶,给同学们每人网一张丝片儿。”“好哇!”我高兴地从椅子上跳下来。

于是,他领着我们满山满沟跑,采摘桑叶。初夏的傍晚,蒋老师领着我们,脱了衣服,跳进水里打泼刺,和我们打水仗……

过了段时间,两三条金黄透亮的蚕儿爬到竹箩沿儿上来。风葫芦高兴地喊:“它要网茧儿咧!”“我就能有一张丝片儿了!”老师高兴得按捺不住,像个小孩。

第二天课上,蒋老师说话结结巴巴:“同学们,我们上音乐课……”我突然看见,刚唱完一句,他的眼角淌下一股泪水。风葫芦竟然“哇”地一声哭了。

“我要走了……”他说不下去了,眼泪又窜下来。他突然转过身,走出门去了。我们一下子拥出教室,挤进老师窄小的房子。他强笑着说:“我等不到丝片儿网成了。你们……把蚕儿……拿回家去吧!”说罢,他提起行李。

我们从他手中夺过行李,走出小房。走了一段路,我终于忍不住问:“蒋老师,为啥要走呢?”蒋老师淡淡地说:“上级调动。有人把我反映到上级那儿,说我把娃娃惯坏了!”

我想到村子里许多议论来。乡村人看不惯这个新式先生,整天和娃娃耍闹……

三十多年后,我在县教育系统奖励优秀中小学教师的大会上,意外地见到了蒋老师。

我从日记本里给他取出一张丝片来。告诉他,这是我在小学教书时,和我的学生一起养蚕儿,网的一张丝片。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我都带着它……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73 =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