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裙子短袜子还有一顶蓝帽子

 2014/08/26 19:48  曹文轩 《意林少年版》  (829)    

舒袖、夏萤、唐蔓、杜珊珊是某中学同班同学兼舍友。一个周末的下午,四个人几乎同时丢了回家时用来装扮自己的东西。舒袖丢了皮鞋,夏萤丢了长裙,唐蔓丢了那双洋气的短袜,杜姗姗则丢了自己那顶蓝帽子。

不可思议的是,当她们返校后的第二天,丢的东西又都回来了。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两次后,大家狂躁起来。第三周的星期五晚上,她们的东西又不翼而飞。

在这一周时间里,四个女孩之间,表面上关系依然如初,但总是猜疑地观察着同伴。

第二天下午回家时,舒袖一个人呆坐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准备就走了。舒袖出门不久,杜珊珊皱起眉头:“怎么每回舒袖都是空着手回去,回来时却背着一个鼓鼓的大包呢?”三个人一听,开始怀疑起舒袖来。

她们决定跟踪舒袖。不一会儿,舒袖从活动室出来,背着一个鼓鼓的包走出校门。三个女孩悄悄地跟在她后面。

舒袖坐上一辆车,车快到小镇时,她下车进了一片树林。过了一会儿,从树林里走出一个漂亮的少女。白皮鞋,带绒球的短袜,墨绿的长裙,一顶蓝帽子,将平日总是忧郁的舒袖打扮成了一个美人儿。接着,舒袖高傲地走进小镇。

她的出现,使小镇忽然平静下来,一束束目光随着舒袖的身影而移动。街上出现一个男孩。他穿得很时髦,但有点痴呆。舒袖长时间蔑视地望着他,见傻子诚惶诚恐,她一撇嘴,飘然而去。她不可一世的模样,使躲在杂货铺看的夏萤她们很反感。

“臭美!”唐蔓说,“穿的戴的都是偷的我们的!”“别这么说,孩子!”杂货铺的老婆婆说,“你们是袖袖的同学吧,来,坐下!”三个女孩便坐在长凳上,听老婆婆说起来。

“早先,袖袖家就在这个小镇上,她家很穷。他们家孩子,总受人欺负。袖袖打七八岁起,就爱一个人坐着愣神。十三岁那年,突然地,脑子就坏了。

“你们见着在街上那个傻子了吗?他是镇上大财主的儿子,专拣穿破衣服的人欺。那年,袖袖在街上走,傻子看见了,把袖袖拦下,又刮鼻子,又吓唬。袖袖气得打了他一耳光。傻子就把他爸叫出来了。

“袖袖爸后来也来了,两家就吵开了。袖袖说傻子先欺负了她。可围观的谁也不出来作证。袖袖爸见没人出来说公道话,抡起大巴掌,就给袖袖一下,还骂她。人散了,就袖袖一个人坐在墙根下。第二天,这孩子的脑子就不怎么对头了。

“后来,她老子带着全家迁到了别处。可袖袖忘不了这小镇。这不,最近,她每周回来一次,穿得体体面面的……”

三个女孩躲在门后,一直看到天将黑,舒袖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个小镇……

伯仲摘自《金色的茅草》

 赞  1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