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

 2014/08/24 17:48  蔡澜 《意林原创版》  (279)    

邵氏制片厂的总裁办公室旁边有一间试片室,门外挂着一幅价值连城的傅抱石的画,没有多少电影工作者认识,不然早被偷走了。

百万导演张彻大咧咧走了进来,身边当然有一群拍马屁的,让他呼呼喝喝。

关灯,整个试片室黑暗,除了最后一排右端角头桌子的那盏小灯,这是给副导演用的,记下什么镜头保留,什么场面抛弃。

片子愈卖座,张彻的脾气愈大,一看到不顺眼的人就破口大骂,只是不敢骂三个人:剪辑师姜兴隆,制片经理的我,和坐在角落头记录的副导演吴宇森。

张彻一拍戏就不太肯剪,导演嘛,每一个镜头都是心血。但片子太长,拖慢了节奏就糟糕了。旁观者清,删剪的工作由姜兴隆和我负责,在不伤害剧情之下除去,张彻只相信我们冷静的判断,所以出不了声。

但是为什么不骂吴宇森呢?他只是张彻用过众多的副导演之一,在整个片厂的运作中只是一颗螺丝钉。

我记得吴宇森当年的样子,个子很清瘦,皮肤很黑,留着嬉皮士式长发。工作态度是不卑不亢的,勤力得要命,头脑清晰,记忆力好,这样的一个人才,自然在圈子里突出。

电影工作人员我们看得多,知非池中之物。

别小看那么一间试片室,这是电影的温床,从零零星星的镜头中,我们要在脑子里组织成一部电影。每天不断拍,不断试片,一切进度都在掌握中,吴宇森的培养,也在此长成。

从吴宇森第一部导的戏里,就看得出吴宇森的才华。张彻深受山姆·毕京柏的影响,吴宇森也发扬了山姆·毕京柏的精神,与其说张彻是吴宇森的师傅,不如说他们两人是同学。

既然是同学,就互相尊敬,谁也不骂谁了。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2 − = 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