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无辜,滥用成罪

 2014/11/21 9:08  温莎 译 《读者·校园版》  (236)    

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技术本没有好坏之分,一切取决于人们如何利用它。同一种技术既能用以抑制疫情,也可以用来制造武器。

正如“未来犯罪研究所”创始人、安全专家马克·古德曼所言:“人类最早的技术可能就是对火的应用,用它可以煮熟食物,也可以烧毁整个村庄。相比之下,现在的技术革新速度飞快,无论人们想怎样应用科技,都变得更加容易了。”

下面列举的几项发明,设计初衷都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至少也可为生活带来便利。不过最终,人们尝到了它们带来的伤害。

齐克隆B

这种化学毒剂因曾被纳粹死亡集中营使用而臭名昭著,尽管它原本是农药和消毒剂。齐克隆B中的活性成分是氰化氢,该物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以化学武器的面目出现。到了20世纪20年代,齐克隆B中被加入一种预警性气味,以供大众安全使用。随后的30年代,当斑疹伤寒引起人们的恐慌时,美国移民局还曾用它消灭墨西哥移民衣服上的虱子。

现在,经过改良的齐克隆B仍在捷克出售。

3D打印

这种创新技术曾被认为会引领新的工业革命,只要你有能力在计算机中设计图形,它就可以据此制作出任何东西。该技术已被广泛应用于制作颌骨、颅骨等医疗植入物领域。

不过就在这项原本可在医疗领域“发光发热”和制作可爱小玩意的技术出现后不久,大大便宜了一批武器生产者。2013年5月,美国激进组织“分布式防御”通过网络视频,公布了第一把3D打印出的枪支。该组织在其网站上公布了枪支的设计稿,还宣称用3D打印技术制造枪支并进行销售并不触犯法律。可谁又说得准呢,3D打印技术可能会造成更加严重的枪支泛滥现象,不难想象会有人琢磨利用这项技术去抢银行。

硝酸甘油炸药

在发明之初,炸药作为高爆破性物质被广泛应用在采矿、建设等领域。众所周知,成分不稳定的炸药极其危险,阿尔弗雷德·诺贝尔举世闻名的原因,就在于他创造了稳定的硝酸甘油。但由于原料购买方便、制作工序简单,炸药也成了恐怖分子的最爱。最著名的事件之一是1920年的华尔街爆炸案,歹徒使用炸药造成了38人死亡、120人受伤。

洋葱路由器

洋葱路由器出现在2002年,旨在通过改变网络路径使用户难以被追踪。这对许多爱唱反调的人和告密者——包括爱德华·斯诺登——来说无疑是好消息。从2004年到2005年,电子前沿基金会和奈特基金会一直在支持洋葱路由器计划。

然而,这种设备同样可以掩护犯罪活动。因进行大型毒品交易,美国联邦调查局查封了一家名为“丝绸之路”的网络交易平台。从枪支贩卖到儿童色情交易,这家应用洋葱路由器的网站从事着多种非法活动。

制表机

赫尔曼·霍尔瑞斯在1884年发明了制表机,这让美国人口调查局在1890年短短一年间,就完成了人口普查。在那之前,同样的工作要花费至少8倍时间。霍尔瑞斯的打孔卡革新了记录保存方式,堪称现代计算机的“鼻祖”。此后他创立的制表机公司就是如今的IBM。

20世纪30年代,IBM通过其在德国的子公司,向第三帝国提供了最先进的制表机,用来编制德国公民数据。埃德温·布莱克在《IBM与大屠杀》一书中表示:“或许大屠杀是无可避免的,但人口普查数据令纳粹更容易识别出犹太人、罗姆人及其他少数民族。”

谷歌地球

谁没有用谷歌地球查过地址,或是从中寻找绝妙风景呢?这些信息也可能被恐怖分子利用。2008年孟买发生恐怖袭击后,印度政府曾要求谷歌公司将某些地区的地图做一些模糊处理,甚至为此提出了诉讼。在英格兰,也曾有盗贼用谷歌地球寻找装铅屋顶的教堂,好偷走这些金属,在黑市上出售。

远程控制工具

发明远程控制工具的初衷,是帮助系统管理员处理问题。有了这项技术,使用者不需坐在电脑前就可以访问自己的电脑。如今,黑客也开始青睐远程“访问”,除了盗取电脑中的信息,有时还能控制被入侵电脑的摄像头和麦克风。

大众化的生物技术

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古德曼指出,进行生物实验已不是大型实验室的专利,在私家车库中你也可能做同样的事,并且成本正在大幅下降。类似“情报空间”和“好奇生物”这样的组织,能向发烧友提供设备支持。

不过,人人都能在家做生物实验,意味着类似2001年造成5人死亡的炭疽袭击事件,也可能再次发生。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7 + =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