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个监狱来蹲

 2014/11/01 14:31  詹青云 《今日文摘》  (254)    

因为想把自己关上一阵子,他办了个监狱,谁知监狱开业后大受欢迎,期期满员。

欧·亨利的经典小说《警察与赞美诗》里,身无分文的流浪汉索比颇具创意地想到,犯点小错,被警察逮进监狱,就可以白吃白住,熬过寒冷的冬天。一百多年后的韩国洪川,也有数百韩国人自愿去监狱蹲一蹲。他们不是为了蹭吃蹭住,如今自愿“蹲监狱”,是要倒贴钱的。

这个交费就可以蹲的监狱自然是“假的”,它专门服务于想蹲却又不够蹲真监狱条件的人。但你若以为这不过是商业时代的赚钱创意,或生活体验营,就枉费了“监狱长”权永硕的苦心。对于自己的模拟监狱,权大叔的态度是极其严肃的。他自己就曾很认真地想去蹲真监狱而未如愿。

47岁的权永硕原本是名律师。像不少成功人士那样,他感受到中年危机:无法停止工作,却又不知工作为何。“生命不在我的掌握之中,”曾经的权律师说,“我被无形的力量推来推去,无法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

为化解中年危机,人们寻觅过各种各样的办法,但大概很少人有权律师此种执念:进监狱蹲上一段时间就好了。

权永硕最初想到的办法是走后门。他找到做监狱长的朋友,问能不能“法外开恩”,把自己关上一阵子。事实证明,洪川的监狱长比较正直,哪怕权永硕以“治疗疾病”为由苦苦申请,监狱长还是把他给拒绝了。

他决定自己办个监狱来蹲。

这远不是件容易事。数年间,权永硕倾尽所有,投资了20亿韩元(约合1.2亿元人民币),权太太不仅没生气,还积极帮助丈夫打理监狱事宜,俨然副监狱长。亲朋好友也慷慨解囊,巨额投资一半来自贷款,一半来自亲朋的捐赠。这真不是投资行为,因为权大叔从一开始就说清楚了,该“监狱”是非营利机构。

去年6月,监狱精神中心正式开业了,大受欢迎,期期满员。在“监狱”向公众开放前,权大叔自己在其中体验了多久、是否真的化解了危机,他只字不提。表面看来,自此他已热情地投入拯救他人的事业之中。

蹲此“监狱”程序简单。登记过后,“囚犯”们被要求上交手机、书本及其他随身物品,换上统一的“囚服”。每人会分配一个5.5平方米的单间,这样的单间,该监狱共28个。单间里只有厕所、水池和一个可供坐在地上写字的小方桌。门上有个小洞,一日三餐就从这里送进来。除了“放风时间”,“囚犯”们的生活就在这里度过。两日三夜的囚禁之旅,收费为15万韩元(约合900元人民币)。

权监狱长最不满意的,是对“囚犯”太好。首先,两天实在太短,体验不足。但若时间太长,大家会抱怨。人们其实都忙,没那么多时间“蹲监狱”。其次,这里设施很新,条件过好,“如果条件更苦一点,更像真的监狱,对自我控制就会更有帮助”。

虽然监狱长不满意,但“囚犯”们已经觉得受益匪浅了。一位大叔就表示,正是因为自由受限,“才有机会和自己说话”。

这正是权永硕所愿。他将“监狱”命名为“监狱在我之中”,称“只想给大家一个审视自我的机会”。他说,“现在我学会时常往后退,去看看自己走过的路,从前,我们都只盯着眼前”。

也许这便是权大叔监狱修行所得。做“监狱长”冷眼旁观,他感慨良多。经不住“囚犯”们的强烈要求,他允许他们每天看一次手机。“没有手机人们就会焦虑不安,总觉得不看的时候会有紧急情况发生,其实根本没有过”。

“放风”时间,权永硕请来牧师给大家讲课。可是关于“寻找内心平静”的课刚结束,大家又急不可耐地冲向手机。这一切让他觉得“监狱”有办下去的必要。放下并审视过去的机会是极为珍贵的,在权大叔看来,哪怕真是被警察抓了,强制蹲监狱,那机会也还是珍贵的。■

(吴终荐自《南方人物周刊》)

责编:小侧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