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第一夫人”:女儿、儿媳、母亲“顶上”

 2014/11/11 14:41  佚名 《今日文摘》  (509)    

7月初,国家主席习近平偕夫人彭丽媛一起访问韩国。中韩双方一度因如何接待“第一夫人”彭丽媛遭遇小小的难题。因为韩国总统朴槿惠是单身,而彭丽媛在韩国期间有单独行程,韩总统府青瓦台为此安排专人代行“第一夫人”职责,以接待彭丽媛。

这位代替行使韩国“第一夫人”职责的是韩政府高官,还是高官中的“首富”——曾任女性家庭部长官的青瓦台政务首席秘书官赵允旋。她曾是韩国最大的律所金张律师事务所的首位女律师,也是韩国史上首位女政务首席秘书。去年韩国公布政府高官的个人财产申报结果,赵允旋以47亿韩元财产成为“首富”。

朴槿惠去年访美前,青瓦台确立了今后不设立“代理第一夫人”的原则。但在彭丽媛随习近平访韩前,青瓦台打破了这一原则。

“第一夫人”并非公职,不需要经过选举。在某种意义上,她是一种礼仪和形象的存在。一般来说,她们负责主持在元首官邸举行的各种接待宴会、陪同“丈夫”对别国进行国事访问、出席各种慈善活动等。因此,在“第一夫人”缺位的情况下,领导人在应对各种国际政治礼仪时会遇到难题,还会出现外国政要夫人无人陪同的局面。

为了避免尴尬,如果国家领导人为单身或其配偶因各种原因而不能胜任“第一夫人”的礼仪角色时,会由其他女性代替。最常见的便是家中的女性亲属。

因此,长久以来,很多领导人的女友、女儿、儿媳、姐妹、年迈的老母都曾成为“替补”人员,有的顶替一时,有的甚至会“扛下”整个任期。

朴槿惠在当上总统前就对青瓦台一点也不陌生——她不仅曾是第一女儿,还曾当过“代理第一夫人”。

1974年8月15日,朴槿惠的父亲、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之妻陆英修遇刺。年仅22岁的“第一女儿”朴槿惠接替去世的母亲代理韩国“第一夫人”职责,一代理就是五年,直至悲剧再次降临——父亲也遇刺身亡。

有时,八十多岁老母也要出来顶替。法国前总统萨科齐的母亲安德烈·萨科齐一直在为儿子操心,尤其是在萨科齐的前妻与其离婚后,2007年,老母亲曾作为“代理第一夫人”出访中国北京。

在美国,“代理第一夫人”的女子会被称为白宫最重要的“另一个女人”。需要“另一个女人”的总统,有的未婚,有的离异,还有的妻子患病或不想履行相应的职责。

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从未结婚的总统詹姆斯·布坎南在1857年就任时,他27岁的侄女入住白宫,充当女主人的角色,替布坎南尽女主人之责;第八任总统马丁·范布伦在妻子因病去世后,选择了自己的儿媳当“代理第一夫人”;而安德鲁·杰克逊有外甥女和儿媳“协理”;因前任总统遇刺而继任的切斯特·阿瑟,其妹妹也“代理”过白宫女主人。

另外,由于“第一夫人”健康或行程安排冲突等问题,“第一女儿”有时也会客串母亲的角色。比如,切尔西·克林顿就曾代替母亲陪父亲到澳大利亚进行国事访问,当时希拉里正在竞选参议员;苏珊·福特在母亲乳腺癌手术康复过程中,亦曾充当白宫女主人,主持国宴。

女性亲属之外,官员和官员夫人也有机会“代理”。

前段时间,没有米歇尔陪伴的奥巴马访问日本。为了应对日本的“国宾”待遇,奥巴马找出他的“红颜知己”、驻日本大使卡罗琳当“代理第一夫人”。

而同样是美国总统访日,日方领导人也曾陷入类似尴尬。小布什总统到访时,首相小泉纯一郎已离异,所以只好“借用”官房长官福田康夫的夫人贵代子代行“第一夫人”职责。贵代子可谓“社交名媛”,身材窈窕、性格开朗、擅长社交,出席了一系列欢迎仪式,与布什夫人劳拉相谈甚欢。五年后,福田当选日本首相,贵代子才成了真正的“第一夫人”。■

(柴冬莲荐自《华商报》)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3 − =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