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人情味

 2014/11/12 15:38  王逅逅 《今日文摘》  (765)    

人情上我们各有逻辑,直接一些,人情味更浓。

好友接待两个在北京转机的美国姑娘,早上7点起来,开车去机场接她们;晚上,带她们下馆子;半夜,还给送到三里屯夜店里。其中一个姑娘要赶乘次日早上7点的飞机,早上5点钟,好友起床,开车送她去机场。

我惊讶地说:“天啊,你对她们太好了吧?”

好友不解地说:“我对谁难道不都是这样的吗?”

仔细一想,的确如此。但如果是中国人来我家造访,肯定是衣、食、住、行全包,几乎全程陪同;如果是我的外国朋友,基本上就是扔给他们一间屋子,告诉他们,北京有哪里可以玩,接下来,我就什么都不管。在外国人看来,这是非常正常的。我造访外国朋友时,也习惯了这种方式。

很多久居美国的人认为,美国的人情味不浓。邻里之间,只是见面点头,没有更多交流。在学校,别人插手你的事情时,只是点到为止。不经过你的同意,他们不会帮到底。

美国同学之间经常会有这种对话:

“今天,帮我去某某那儿拿一下东西,我很忙,去不了。”

“抱歉,伙计,我今天不大想出门。”

他们甚至连一个借口都不会给,直白地说:“我不想去,所以,我不能帮你。”

美国的人情可以总结成:“你永远不要期盼他人会做分外之事,如果他们做了,就是加上的人情分。”

2009年,美国中部暴雪,我们社区的整个街道,都被厚厚的大雪埋住。这时候,有一个邻居开着一辆铲雪车,帮邻居铲雪。所有的人都非常感激他。事后,每家都做了饼干,给他送去,以示感谢。但是,没有人期盼下一次他还会来铲雪,当他不出动的时候,大家就会自己出门扫自己的。这时候碰上了,还会点头聊天,没有人会说:“邻居在门外铲雪,为什么不把我家门外的雪也铲了?”

暑假,刚回美国的时候,我没有地方住,于是借宿在华盛顿的朋友那里。那几天,她正好出差。于是,她嘱咐我每天给花园浇水,顺便遛遛狗。后来,她回来,拿来支票本,对我说:“每次,我离开家,请人帮我照看时,我都会给钱,我想,你也应该得到你应得的报酬。”

然后,她递给我一张200美元的支票。可以想象,当时,我是多么纠结啊。

我在她家借宿,是她帮了我的忙,为什么还要给我钱?我坚决不要,她却异常坚定地说:“如果你不要,我会很难过的。”

这是美国人的绝杀。推托到最后一刻,两方中的一方,就会说出这句话,当然是先说出来的占上风。

在朋友看来,给我钱,完全是分内的事,如果恰巧让我住在这里,又帮了我的忙,那样更好,无论帮没帮上我的忙,钱都是要给的。在美国人看来,这完全是两件分开的事情。

我居住在爱荷华州的接待家庭里的时候,买过一个几十美元的摄像头,很久没有使用,放在外面的桌子上搞丢了。我一顿好找,还是没有找到。结果,接待家庭的妈妈说:“对不起,你的摄像头是在我家里丢的,我们需要赔偿。”

当时,我也觉得不解,住在他们家里整整一年,人家没收我一分钱,怎么自己丢了一个东西,还要人家赔。

后来,我终于明白他们的逻辑:接待我,是他们之前商量好的“分内之事”;我丢了摄像头和这件事是完全分开的,需要分开考虑。

这就是美国式人情。■

(黄大华荐自《天津日报》)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9 − =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