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乎完美的答卷

 2014/11/11 8:09  船木和明 《今日文摘》  (278)    

他已经一筹莫展了。

连续5年报考重点大学,结果都落第了。

因此,他对那份突如其来的、离奇古怪的宣传广告极感兴趣:“特别向您出售最新开发的划时代的新旧记忆相互交换的记忆器。”

倾囊买来的机器就像在邮购广告上常看到的睡眠学习器一样。说明书这样写道:“人的大脑记忆储藏能量是有一定的限度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大脑里储存了各种记忆,因此就容纳不下新的记忆。所以,要用这个机器抹去不需要的记忆,在脑细胞上植入需要留存的记忆。所要抹去的记忆可由使用者任意筛选。”

他首先试着把那些无聊的笑话、那些不知为什么清晰地残存在记忆中的5岁前后的记忆跟难懂的化学方程式进行了交换。如同水渗入沙子一样,知识令人吃惊地清楚地输入进大脑里。

由此开始,他抹去了过去的各种各样的记忆,并换上了考试中新近出现的知识。

无论你记忆多少,都不会因此而满足。临近考试便常自责,后悔这呀那呀都没记住,后悔记住了的都没理解深透。

在机器的使用说明书上印有:“留神勿使用过度。”

不过他不能顾及到那种程度,他在不断地把过去的记忆换成备考的知识。

小学时代留下的和同学之间的愉快的往事,换成了世界史中各国在各时代中的关系。

和父母去旅行留下的令人怀恋的往事,换成了在考试中或许只出现一个半个的上千英语单词。和初恋时的女孩子首次约会时留下的酸甜苦辣,换成了在考试中或许出现的文学史。

直到考试逼近之日,他还在不断地把过去的记忆换成备考的知识。

判这张考卷的教授因其异常完美而感叹。

“完美,没见过如此完美的解答。”

这个学校入学试题的难度一直居各校前茅,各学科的合格分数线每年平均在50分,近年来很少见到超过70分的答卷。

然而,教授刚判的试卷却无可挑剔地应得满分。

“完美的解答,这是近乎完美的答卷。”

教授满腹疑云地几番审视着答卷。

最后,教授赞赏地去看答卷的最上方,却什么也没有。教授直视着这张考号栏、姓氏栏均为空白的答卷,感到这是近乎完美的答卷中惟一美中不足之处。

他离开考场一路往家走。

连自身的记忆,自己是谁都和备考知识交换了。

惟一没有交换的记忆只是到考场和回家的道路,凭此他还能一路往家走。■

(路明荐自《科学大观园》)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 =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