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列,让脸萌起来

 2014/10/19 22:50  尹洁 《今日文摘》  (224)    

如果最近你打开微信朋友圈,可能会忍不住要问一句:大家的头像都是团购的吗?尤其是25岁以下用户的微信头像,清一色的卡通漫画,而且是同一种风格。

这些头像都是用一款名为“脸萌”的软件做出来的。用户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发型、脸型、五官、衣服等元素,拼出一张自己喜欢的脸。端午节前,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软件,等大家吃完粽子,它已经刷爆了微信。6月16日,脸萌获得了千万元级别的A轮融资,创始人郭列一夜成名。

“学渣”成长史

酷爱日本动漫《海贼王》的郭列出生于1989年。高中时期,他的人生理想是能像动漫偶像那么酷。据他自己总结的三点:“第一,学习要差,不然不够帅;第二,女朋友要多,在高中有5个;第三,一定要有哥们义气,偶尔打架。”结果他在高中被记过两次,然后留校查看了。

当时已经高三,班主任对郭列说,你没救了。郭列觉得对不起家人,打算退学,家里人安慰他说:“没关系,打架赢了也很厉害。”深受感动的郭列从此开始努力学习,最后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华中科技大学。这所学校也是“微信之父”张小龙的母校,郭列当时不会想到,自己后来会从微信火起来,因为进校不久,他又沦为了“学渣”。

郭列对工程设计专业没什么兴趣,尽管他是班长。和同学关系密切的好处是逃课时有人帮他答到。他有了充足的时间干自己喜欢的事——参加各种学生创业比赛,有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一次比赛消耗了郭列整整一年的时间,最辛苦时凌晨2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郭列给伙伴打电话,说坚持不下去了。后来一想伙伴们是被自己忽悠进来的,要是这么放弃了没脸见人,于是就咬着牙往下干。那时他们在一个伙伴家里搭了个工作室,把创业旗帜挂在墙上。有一天,伙伴的妈妈回来了,正赶上郭列给团队上课。这位妈妈看到墙上一面旗帜,还有很多传单,赶紧给儿子打电话,说有邪教组织在我们家。儿子跟她解释,那是自己参加的创业团队。后来,这位妈妈把房间一直给他们用到比赛结束,那次他们最终拿了优胜奖。

临近毕业,痛苦又来了,选修课没修满。折腾一番后,“学渣”郭列成了班里最后一个拿到学位证的人。

这段事迹现在已经成了“佳话”。出名后的郭列自己也调侃:“如果那时没拿到毕业证,现在融资可能会更顺利,投资人都喜欢没有顺利毕业的人。”在他看来,如果对一件事痴迷到连毕业证都可以不顾,这样的人往往更容易成功。根据他的经验,“不按照学校的条条框框做事,有自己的判断能力”是创业必备的两个素质之一,当然还要能吃苦。

一夜成名

2011年,终于拿到毕业证的郭列相信,互联网能实现自己的理想,于是选择了一个平均年龄只有33岁的城市——深圳,而且进了他一直想去的腾讯,只是工作内容他不太喜欢,“没那种一群非常喜欢的人在做一件非常喜欢的事的感觉”。

2013年初,马上能拿到近3万元年终奖的郭列辞职了。他拉起一支小团队,跟家里借了点钱,加上自己的积蓄,租了宝安区一套每月1200元的出租屋,开始了创业之路。

“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全职,他们周末才过来,平时特别寂寞。”为了节省交通费,郭列基本不走出家门500米之外。与他合租的还有一个小伙伴,两人一起在家里做饭,6块5的成本两个人合着吃,郭列的体重一下降到100斤。

半年后,他们的第一款产品“微信表情说说”上线了。但效果没有预期的好,每天只有100—200人下载,基本上以失败告终。这段时间正赶上郭列的父亲心脏病住院,郭列再次想放弃。“我爸爸之前也有创业经历,他觉得创业是他人生中难忘的回忆,后悔没有坚持。他说应该坚持,我就继续做了。”

郭列的第二个产品就是脸萌。2013年10月上线,不久,360、小米、苹果陆续开始推荐,但还是不温不火。按郭列自己的说法,“没有做任何推广”。没想到半年之后,脸萌突然出现爆发式增长,两周之内下载量达到10万,高峰期5天内净增用户500万,到端午节后,总用户已经突破2000万,冲上各大移动应用客户端软件下载排行榜榜首。

今年1月,郭列拿到了IDG资本的投资。这意味着他可以给自己开工资了,团队成员也正式从兼职变成全职。郭列亢奋得睡不着觉,每天起床后和睡觉前都要刷公司的银行账户,看钱到账了没有。“看着它从一个零变成很多个零,觉得很开心,换成热干面,可以绕华中科技大学几圈。”郭列坦言,如果没有这笔钱,他很可能得回去打工了。

现在,郭列是团队里“最老”的一个。其他的8个成员都是“90后”,4个程序员、3个设计师、1个负责卡通绘画。其中两人是他在腾讯时期的同事。

是否昙花一现

说到脸萌的爆红,郭列自己总结为“走狗屎运”,没有怎么营销,突然就火了。在郭列看来,脸萌之所以能引发关注,是抓住了年轻人个性化的需求。

事实上,这种情况在同行业中并不少见。长期从事应用程序开发的陈伟(化名)对记者表示:“脸萌就是现象级产品,新鲜感一过,用户很快就会玩腻。说实话我不太看好其长期发展。”他认为,人们都是图好玩、图新鲜,当某种应用软件的出现频率过了临界点,很多人会出于好奇而玩一玩,下载量就出来了。

另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举了同类产品魔漫相机的例子。同样是漫画类应用软件,2013年,魔漫相机曾创下单日新增300万用户的纪录,在80多个国家的应用排行榜里排名第一。但现在,魔漫在各排行榜中已经难觅踪迹。在他看来,脸萌大概也会像魔漫一样退烧。

据记者了解,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时常出现这种“现象级产品”。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某个软件会通过社交网络出现爆炸式传播,人们的从众心理会引发大量用户在某段时间内的集中下载,掀起一轮追捧热潮。但新鲜感一过,用户又开始大量卸载。

在陈伟看来,脸萌如果想避免落入窠臼,产生更大的利润空间,就一定要激发出用户的刚性需求,才能有发展前途。“增加用户粘性,结合刚需深度挖掘,再考虑变现。”

对此,郭列也有清醒的认识:“现在的暴涨非常不正常,我们的目标用户是年轻人,很多其他年龄段人群从众进来,最后肯定会离开。但是个性化表达是年轻人的刚需,我们对这点深信不疑,未来我们将拓展使用频次更多的功能。”

无论怎样,脸萌还是拿到了千万元级别的融资。IDG副总裁李丰表示,找到核心用户是脸萌现在要做的事,未来的方向则是动漫社交类手机游戏。

上个月,郭列回到母校华中科技大学,为IDG校园创业大赛做宣传。回顾创业路,他表示感觉很美妙:“你的内心才是最懂你的,当你坚持做下来的时候,老天不会亏待你。”

(曹洋荐自《环球人物》)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2 −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