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妈”随想

 2014/10/25 16:34  曹南才 《今日文摘》  (231)    

“中国大妈”现在名声在外。不但国内的大小公园、广场、路边,她们浩浩荡荡,英姿飒爽;而且其足迹正排着方阵,出现在巴黎、伦敦、莫斯科等街头巷尾,甚至被《牛津词典》录为新词。不但舞跳得潇洒,买金、购物、投资市场等都留下她们的身影……既引人注目,也遭到不少议论。

我不由得想起一件趣事,那是大学同学一次聚会。我们好几桌男同学正绵绵旧话,细倾慢聊,突然,一阵呼喊声从旁边叫过来,一看,原来是邻桌的女同学频频举杯,热烈非常。这些一贯温文尔雅的女士,仿佛变成了一堆饮酒作乐、猜拳行令的豪客。好多同学叹道:“这不奇怪啊!现在不是很多男女退休前后的表现都倒了过来?在公共场合,跳舞、唱歌、舞剑,乃至旅游的,不大多是女的?而男的多数变成宅男,守在家里,扑在床上,打麻将下棋,守电脑看料。”

回家路上,意犹未尽,继续探讨何因。江涛说:“压力呗!男的一辈子工作‘亚历山大’,老了想回家放松放松;女的守家守室久了,倒希望出来放松放松。”在大学任教的大漠从生理学上提出一条:“这和男女更年期不同生理有关。更年期后,女的雌性激素减少,雄性激素增加,所以性格变得活跃;男的则雄性激素减少,雌性激素增加,便变沉了。”不无道理。

我倒是想,这首先是时代与历史变迁的一种折射。回想以前,大妈们都是围着锅台守着子孙的角色。很多没有退休金,有也微薄,靠子女养老送终。做子女的,上有老下有小,生活拮据,一天到晚满打满算,星期天单休日,全得用来买柴煤洗衣被(那阵没有洗衣机煤气炉)。眼巴巴看着这,做大妈的就算有点积蓄,也难自得其乐,只能和子女们“共度时艰”了。尽管雄性激素增多,又何能活跃得起?如今却不同,日子好过了,有一间“老屋”可居,有一个“老伴”相随,有一些“老银”存袋,正所谓“居有屋食有余出有车花有钱玩有闲”,何不约一班“老友”共乐,潇洒快活,养好一身“老骨”?“大妈”反映了社会的进步,又值得非议吗?

自然,除了激素此消彼长外,男女性格也有差异。和男的多数比较厚实沉稳不同,女的则比较感性细腻。如果说男人是“乾”是“天”,女人则是“坤”是“地”;男人是“山”,女人就是“水”:厚德载物,善利万物,不争不羁,开放流淌。因此,女性大多直率开朗,不藏城府。常常三五成群互吐衷肠,唠嗑不断。这也好,该倒的“垃圾”全倒光,该清的“污泥”全清掉,干净利落、轻松自如。这恐怕是女性比男性长寿的秘诀吧。由此可见,“中国大妈”应运而生,不仅有社会的、生理的,更有性格的、心理的诸多原因,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

社会应该包容“中国大妈”,但大妈也应该包容社会。要看到很多大爸大叔、事业中人需要协调、安静、舒适的环境,可别让跳舞队伍把大街小巷全占满,搞得无路可走;别让各种响声把公共场所全充塞,搞得耳根不净;在家休息也要宁静平和,唠叨包容爱心,但过多了也适得其反。其实很简单,只要做好这些,大妈自然和社会融为一体。

过去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现在说,更年期到了,男女不一样。在共同创造和维护一个安宁有序的大环境的前提下,随心所欲、随缘所就、随意所为,像放飞蓝天的鸽子,自由自在地生活,不正是我们社会幸福的标志?

(江海燕荐自《广州日报》)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