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四个洋炮灰,就有一个来自大不列颠

 2014/10/11 9:05  杨莉捷 博客天下 2014年第25期  (174)    

刀锋过处,被扣押了一年的美国记者史蒂芬·索特洛夫惨遭斩首。

刽子手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向奥巴马喊话。“我又来了,奥巴马。我回来,是因为你针对伊斯兰国的傲慢外交政策,因为你不顾我们的一再警告。”

那口音里带着伦敦腔。

这是9月3日,恐怖组织ISIS对索特洛夫母亲苦苦恳求的冷酷回复。

而伦敦腔杀手在两周前就曾经杀死了另一位美国记者詹姆斯·福莱。

恐怖分子的伦敦腔让英国首相卡梅伦深感震惊,他中断了休假赶回唐宁街10号,商讨伊拉克和叙利亚局势。英国外交大臣哈蒙德说,如果这些英籍武装人员回到国内,将会对英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ISIS最近已经僭称“哈里发国”,在伊拉克攻城略地的进度让他们名声大噪。他们的另一特点则是“残忍”,就连基地组织也忍无可忍,要和他们划清界限—基地组织一般不针对信仰伊斯兰教的平民发动恐怖袭击,而ISIS则全无底线。

ISIS的阵营扩充得很快,新鲜血液的来源让事情变得更为复杂—超过3000名外籍人士投身于该组织,他们来自英国、法国、德国以及欧洲其他国家,同时还有美国、阿拉伯世界以及高加索地区。

英国人是其中颇为庞大的一个群体。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加入ISIS的外国人中有四分之一来自英国。

杀害詹姆斯和史蒂芬的刽子手也许就是这四分之一中的一位。

由于其执刀左手并未戴手套,因此,英国情报人员根据“静脉识别”,一种通过对人的手部静脉特征进行身份鉴别的方法,以及音频分析,列出了嫌疑人名单。

23岁的阿卜杜勒·巴里是这个名单上被认为与施暴者最接近的一个。这名前说唱歌手来自伦敦西区—传统富人区,他去年曾前往叙利亚。今年8月,巴里在推特上发布过一张提着头颅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穿着迷彩服,头戴黑色面罩。

巴里的父亲是一名埃及出生的武装分子,由于涉嫌参与1998年轰炸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大使馆事件,目前在曼哈顿等待受审。

而另一名嫌疑人阿布·侯赛因·布里塔尼则是一名黑客。这位20岁的年轻人来自伯明翰,他曾经帮助极端组织攻击英国银行。2012年他因窃取前首相布莱尔的信息而被捕入狱,去年被保释后,他逃往叙利亚。

第三位嫌疑人则是阿布·阿卜杜拉·布里塔尼,他施行“美男计”,经常在社交网络上传自己很帅的照片,借此吸引西方国家的少女们加入极端组织。

此外,《每日邮报》还列出了其他几位狂热的英国“圣战分子”。

如来自英国卡迪夫的穆萨纳兄弟,哥哥纳赛尔·穆萨纳今年20岁,11个月前,他收到了四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然而他却从父亲那里拿了100英镑后前往叙利亚。三个月后,他的弟弟阿西尔也瞒着父母离开英国,来到叙利亚投奔ISIS。

他们的家人再次看到穆萨纳兄弟,是在一个广为流传的ISIS英语宣传视频中。

此外还有一对16岁的孪生姐妹萨尔玛和哈拉妮,她们持有28份英国中等教育证书,趁家人睡觉时从曼彻斯特的家中出走。这对被称为“恐怖双胞胎”的姐妹在推特上不断更新她们的最新消息,目前她们已在叙利亚接受了手榴弹和AK自动步枪的使用训练。

自动武器和爆炸物使得这些英国年轻人跻身江湖的门槛很低,不需要起五更睡半夜,不需要严格的特工训练。

 

这些年轻人甚至不需要掌握阿拉伯语。在社交网站Ask.fm上,来自英国的ISIS成员Abu Farris在回答“有无学习阿拉伯语”的必要时,称:“如果你来,主会保佑你听明白阿拉伯语,你甚至可以在这边学习语言。”

社交网络已经成为ISIS组织对欧美世界进行渗透的主要工具,把自己手执杀人武器的照片分享给伙伴,似乎对青少年有着特别独特的吸引力。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去年12月报道,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英国青少年在Facebook、YouTube和推特上创建账号并分享图片、视频和文字。

以推特为中心,ISIS组织展开一系列媒体推广活动,通过发布大量照片和威胁言论来展示他们的军事力量以及在伊拉克的扩张行动。

6月15日,一组被捕的伊拉克武装人员的照片出现在网络上,其中对士兵的拘捕、转移以及极端杀害等画面内容被ISIS支持者大量转发。BBC援引的网络数据显示,这些在社交媒体上支持ISIS的用户大多来自沙特阿拉伯、科威特或其他海湾国家。

具有煽动性的视频是该组织进行宣传的一大特色。通过在推特、 Instagram(照片社区)和视频网站YouTube上发布信息、图片和视频,ISIS号召其追随者表达对ISIS和“圣战”的支持。而且宣传者还会特别考虑语言因素,ISIS的“圣战者”在一个视频中使用法语进行号召,许多其他的视频还配有英文字幕。

这些所谓的“圣战者”热衷使用推特、社交媒体网站和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等向外界事无巨细地展示他们的进程,包括上传儿童军、大规模处决俘虏的照片,以及他们和被麻袋套头俘虏的自拍。一名投奔叙利亚参战的英国女孩就上传了她在当地戴面纱、配枪的照片。

ISIS为希望投奔自己的年轻人提供了非常详尽的“攻略”。参战建议包括前往叙利亚的路线、方式以及购买武器装备的地点。如果支持者表现出强烈的参与意愿,“圣战者”会通过手机聊天软件Kik和Surespot发送私信与之联系。他们宣称政府无法实现对这两个程序的监控。

ISIS的“美男”布里塔尼将自己的美男照发在社交网站上,立即会有女粉丝留言,“你真的好英俊啊,如果有女生想跟你结婚,你愿意吗?”他回复道,“愿意,加Kik聊吧。”接着,他就教这些女孩子如何到达叙利亚边界。

“这是社交媒体时代的‘圣战’。”英国《卫报》说,在ISIS的招募环节,许多思想激进的年轻人居然仅仅通过简单的推特聊天,便轻而易举地加入“圣战者”的行列。

本就处于失意状态的英国年轻人,就这样发现了另外一片丛林。

“这一分钟你还是店员,下一分钟你就背上枪战斗了,真是太妙了。”苏格兰一所大学工程学院的阿明在推特上说。

“他们很容易被ISIS吸引,一旦加入ISIS,就能获得汽车、枪支和金钱。”CNN报道称。

英国年轻人始终是媒体关注的重点,他们被称为“愤怒的英国青年”。

2011年8月,英国伦敦爆发了一场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骚乱。穿着帽衫、蒙着脸的青年成为危险的力量,他们与警察狰狞对峙,在捣毁仓库后手里抱着抢来的电视机喜气洋洋。在参与骚乱之后,他们看上去不过是与朋友踢了场球一样轻松。

自伦敦骚乱后,整个社会开始进行关于英国年轻人的讨论。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前顾问丹尼·克鲁格认为,这些青年之所以会陷入狂躁,与当前的社会文化不无关系,因为“我们已经抛弃了美德,采纳了冷漠无情的行为准则,并装扮成自由主义的样子。我们用福利金代替了亲情友情,用权力代替了爱,用公共部门冷冰冰的程序代替了生活社区的道德准则”。

2014年1月,据BBC报道,英国慈善组织王子基金会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超过75万16岁到25岁的青年觉得生活生命一片空白,无事可做。

近几年全欧洲乃至于全世界经济的不景气带来了极高的失业率。英国国家统计局2013年12月的数据显示,英国就业率已下降到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

据调查,这些失业的青年精神和心理健康问题十分严重,他们中服用抗抑郁药物的人数比同龄人高出一倍。在他们之中,“三分之一表示曾想到自杀,四分之一则有自残经历”。

“英国年轻人正在面临巨大打击已成为不争的事实。”BBC说。

此外,许多生活在英国的年轻穆斯林认为,该地区的所有麻烦都是西方造成的,因此对西方充满怨恨。而移民社区,尤其是穆斯林社区如何融入当地社会,一直是英法等国的焦点问题。

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专家奈杰尔·英克斯特说,西方穆斯林族群中的激进化问题长期存在,尤其容易受到媒体危言耸听描述的影响。“许多年轻穆斯林觉得西方的生活无聊、没有成就感,因此很容易被战斗生活吸引。他们认为,战斗生活富于冒险性和刺激性。”

他们的行为也借由宗教的外衣而蒙上“神圣”色彩,至少在这些武装分子眼中,他们收到了“圣战”号召。一位ISIS成员在社交媒体上宣称:“我为我的宗教和人民而战。我参战是为了最大可能地传播真主并且肃清那些伊斯兰教的敌人和叛教者。”

ISIS的领导层并不信任这些来自西方的“圣战”分子,他们往往只会被ISIS当做“前线战士”,而不会进入领导层,一是防止“邦德”借机渗透进ISIS,二来没有经历过苛刻训练的“士兵”再坚决残酷,割人脖子下刀再准,也会在面对正规军的战斗中很快死掉。

一个前ISIS成员称,之所以会在杀人视频中选用外籍人士作为刽子手,多是出于展现该组织的吸引力,让其他西方人感受到,“他们与ISIS是同一阵营,尽管来自不同国家,他们也一样可以参与支持。”

对于恐怖分子宣扬的宗教教义不加选择地接受是英国年轻人容易受到蛊惑的原因之一。爱丁堡大学穆斯林和跨宗教研究专家莫娜·西迪基教授指出,这些参战的英国青年没有质疑过ISIS组织的动机,后者使用前者非常熟悉的“圣战”或“为安拉而战”的字眼鼓动前者,而所谓的“圣战”只是对拒绝认同他们的无辜人群进行残忍杀害。

“许多年轻人把战争看做令人兴奋的强力毒品,包含穿上制服扛起枪的快感。”西迪基教授说。

英国情报处行为科学部曾于2008年解密过一份关于激进主义的报告,据其透露,大量参与恐怖袭击的人都不是虔诚的信徒,他们缺乏宗教知识,只能被认为是宗教信仰的“新手”,而拥有坚定宗教信仰的人往往反对暴力的激进主义。

初加入宗教或者团体的人往往会比老成员更加激进和狂热,以便彰显忠诚和坚定自己,也就更容易被极端组织和极端思想所控制和利用。

今年5月的一个例子为上述判断提供了很好的佐证。两个年轻的ISIS成员在离开英国前买了两本书—《伊斯兰教入门》和《古兰经入门》。

劝诱炮灰的聊天实录

英国“圣战者”Abu Farris在社交网站Ask.fm上通过你问我答的形式,鼓励激进青年参与战争。以下是问题与答案的节选。

问:你不想念妈妈吗?为什么你不能安安静静地当一个住在和平世界中的英国穆斯林?

答:我当然想我妈妈,但不论我们有什么样的感觉和情绪,这(参与“圣战”)都是我们的责任,也远比家庭更重要。

问:你离家出走后,家里人谅解你还是生气?

答:说实话我家人认为ISIS是极端主义,而我被洗脑了。但感谢真主安拉的庇佑,我并没有因此沮丧。如果安拉愿意接纳我,我会为我家人的态度向他说情,他们最终会在审判来临时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

问:我有预感做不到和你们一样参加战争。

答:相信我,来到这里你会认识许多兄弟,他们会鼓励你,与你交流,所以不要害怕。15岁的少年都可以参战,为什么你做不到?安拉会帮你的。

问:你在那里遇到多少英国人了?

答:非常多。

问:去之前有没有学习阿拉伯语的必要?

答:如果你来,主会保佑你听明白阿拉伯语的,你甚至可以在这边学习语言。

问:我今年18岁,你认识来自英国的18岁左右的姐妹吗?我觉得我还太小了。

答:我听说过来自英国的16岁的姐妹,所以你并不算小。

问:那里有贩卖枪支的商店吗?

答:有的,你可以买很多武器。

问:你那里容易买到防弹背心吗?

答:这里就像拉卡,在任意一家随机军事商店一样都可以买到防弹背心,大概是100美元。

问:那儿虫子多吗?比如我睡觉的时候会不会有虫子爬到我身上。

答:别担心,没有的。即使有虫子,它们的天敌也在。真主保佑这里不算糟,就是蚊子太麻烦。

问:你住的地方有网络吗?

答:有时候住得离有网络的咖啡厅近时可以使用那里的网络。

问:有机会亲手处决那些异教徒吗?

答:有。

问:你的收入来源?

答:我们有“零花钱”,可以用来照顾家人或者买衣服。组织会发给我们需要的东西。

问:训练的时候要做前滚翻吗?

答:不用,这里的训练没有你想象的严格。更多的是心理训练,训练你的意识。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0 − 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