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红酒为什么是绿的

 2014/09/07 13:34  刘绍义 《今晚报》  (240)    

  我们在写文章或者说话时,常常用到“灯红酒绿”这个词,灯红可以理解,而酒为什么是绿的呢?这就有点让人怀疑了。

  但翻开古人的作品,到处都是“酒绿”或“绿酒”的诗词。晋代陶渊明《诸人共游周家基柏下》:“清歌散新声,绿酒开芳颜。”杜甫《独酌成诗》:“灯花何太喜,酒绿止相亲。”还有晏殊的《清平乐》:“劝君绿酒金杯,莫嫌丝管声催。”这说明绝对不是古人将“酒绿”一词用错了,那我们就该查查古代酒的具体颜色了。

  古代的酒颜色与现在完全相同,做法也基本一样,所不同的是,古代的酒酿得较为粗糙,甚至酒糟也没有滤出。所以,古代的人既说喝酒,也说吃酒,就是喝酒时连同酒糟一起吃下去。“一杯浊酒喜相逢”,人们把古代的酒称为“浊酒”,也是这个道理。

  既然是“浊酒”,舍的杂质就多,尽管如此,酒的颜色依然是无色液体,与现在没有什么两样。因为酒糟没有滤出,充其量也就是酒面上浮有一层淡绿色的糟沫。就是这层糟沫,让美酒有了“绿酒”之称。三国曹植在《七启》中说:“盛以翠樽,酌以雕觞。浮蚁鼎沸,酷烈馨香。”还有《释名》中说的:“酒有沉齐,浮蚁在上,沉沉然如萍之多者。”这里说的“浮蚁”就是这层浮沫,因为它是绿色的,所以也称为“绿蚁”,大致是因为这层泡沫细碎,就像一层蚂蚁漂在上面,所以称作“绿蚁”或者“浮蚁”了。这就是“酒绿”的来历。

  正是这层浮沫,让古代的丈人爱屋及乌,在赞美美酒的同时,也爱上了这层称作“绿蚁”或“浮蚁”的浮沫,并将“绿蚁”或“浮蚁”演变成对美酒的昵称。早在南朝谢朓的《郡卧病呈沈尚书诗》中就有这样的诗句了:“嘉鲂聊可荐,绿蚁方独持。”还有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的《问刘十九》诗中,也有把“绿蚁”比作美酒的句子:“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在我国古代,“酒绿”就是一个实指。不但没有贬义色彩,相反,还是对美酒真心的赞美。吴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三十三回中创出“灯红酒绿”一词:“(玉生)侧着头想了一会道‘灯红酒绿’好吗?”“酒绿”从此也跟着蒙上了一层贬义的色彩,人们很少把它与心目中的美酒再联系到一起了,它与“花天酒地”、“穷奢极欲”、“醉生梦死”、“纸醉金迷”一样,成了生活奢侈、作风糜烂的代名词。这样的腐朽生活是我国劳动人民深恶痛绝的,就像老舍在《豉书艺人》十九中说的一样,“少数人过着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生活,人民不满。”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1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