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保姆:帮凯特带孩子得学跆拳道

 2014/08/31 23:56  周奕肖 《今日文摘》  (280)    

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的新西兰之行中,除却尚未满10个月的乔治王子,最受媒体瞩目的莫过于首度正式露面的王室保姆玛丽娅·波拉洛了。她拥有社会学、心理学、文学和教育学学位,精通针织女红和家政技巧,可以在任何天气情况下驾车高速行驶躲避狗仔队,甚至能用跆拳道打退绑架者保护乔治王子。

这位来自西班牙的“超级奶妈”也因此获得威廉夫妇的肯定:“相当满意”。

波拉洛这一身本领和技术正来自世界知名家政大学——英国诺兰德学院。这所创建于1892年的大学以“爱,永不止息”为校训,百余年来培养了超过7000名世界一流的保姆。这些在校园内穿戴着圆顶礼帽、白色手套和棕色礼服的保姆之于英国,就像皇家卫兵之于白金汉宫的意义。

在英国,不管是王室、贵族、摇滚巨星,还是普通中产阶级家庭,都以请到一名诺兰德学院的毕业生来照顾孩子而觉得自己“颇有脸面”。而进入21世纪后,其他欧美国家的人们甚至在高薪之外,还开出异国情调的度假、健身房会员、豪车贷款等福利,以吸引从诺兰德学院走出的保姆们。

理论课和家政实践课并行

诺兰德学院坐落于英国南部城市巴斯,由英国早教先锋艾米莉·沃德建立。它的前身是伦敦西部诺廷希尔的一所日托服务中心兼小学,后来学校迁至英格兰南部亨格福德一处庄园。它的最近一次搬迁在5年前,被迁到到巴斯城内的繁华地段。

学校目前开设有两个课程项目,一个是幼儿早期发展与教育荣誉文学学士,一年学费为1.27万英镑,学制为3年。每一个学生完成前两年学习任务后,需要选择一个英国家庭实习一年,才能获得毕业资格。另一个是网上在线的课程,一年学费为4500英镑,学制两年。当然,该学院也为经济困难的学员提供奖助金。

据院长介绍,学院的教学计划非常系统,理论课程包括语言与交流、个人社会以及情感发展、儿童生理健康、儿童数理发展教育、文艺赏析等。“不光有教育学在内的学术课程,家务技巧甚至比前者更为重要。”即使已经毕业12年,现年30岁的伊莎贝尔依旧对当年的课程津津乐道。“比如要用卫生纸和酸奶罐做出一个乐器,用废弃的盒子制作模型飞机,用薰衣草花蕾或茶渣写字以刺激孩子的嗅觉和视力……”她回忆说,不同的家政课由不同的“经验丰富的前辈”授课,课上练习时,老师有时候还会“手把手地教”。

“我们需要学会如何在户外举办一次完美的野餐会或是一次有主题的生日派对,这甚至用一个学期、三个月的时间来讲。烹饪课的结课作业则是制作一个一周岁生日蛋糕,创意必须新奇,因为一个无聊的作品是不会讨得孩子们喜欢的。”

而为工作后更好地照顾孩子,伊莎贝尔和同学们会领到一个塑料娃娃——不但大小和重量与普通婴儿无异,还会“哭着”弄湿衣服。“白天,我们会推着婴儿车到庄园散步,那些婴儿车必须精心护理以及冲洗,因为这在以后代表着主人家的格调和颜面。”伊莎贝尔说,“到了晚上我们也不能松懈,要把娃娃带回宿舍照顾。他们经常‘哭’到凌晨,就像一个真正的新生儿一样。”

即使是最调皮的男孩,伊莎贝尔们的老师也告诉她们“不能打,因生气而提高声音音量也不可以”,“老师告诉我们,最有效的办法是以坚定而平静的方式告诉孩子‘不行’,然后转移孩子的注意力。”

跆拳道也是必修课

在诺兰德学院创建伊始的英国维多利亚时代,雇用保姆的英国贵族家庭认为,保姆只要在自己饮茶时或睡前“帮忙照看孩子”。因此,那一时期,诺兰德学院为了给这些家庭的孩子提供“金钱可以买到”的最好的服务,着重培养学生从做饭,到洗衣服,到帮孩子洗澡、如厕等一系列能力。有一段时间,诺兰德学院还在学生的刺绣和绘画上严格要求了一番,因为她们所要看管的“上流社会的女孩子们需要学习鉴赏艺术”。

如今,保姆的最基本技能——木偶戏、制作乐器、唱摇篮曲、缝纫和烹饪依旧保持,但针织和刺绣课程已被取消。

而伴随着机械工业和交通运输业的发展,诺兰德学院陆续增加了在飞机和汽车上护理儿童的专门课程,比如怎样在飞机上让孩子不哭不闹,怎样将安全座椅调整到最佳位置,在打滑的路面上如何驾驶车辆才不会让孩子感到头晕。

又因为传媒领域的日益扩张,应付狗仔队也在上世纪80年代后被引入教学。教学中对学生驾车的要求越来越高,因为日后她们必须安全逃脱狗仔队的追赶。跆拳道课也在新千年后由兴趣课变成必修,这是为了应付孩子被绑架的情况。

保密是最基本原则

经过高强度细致化的课程训练,诺兰德学院出身的保姆起薪如今一般在3万英镑左右。“只要在这一行业工作十年,薪资至少每年10万英镑。”伊莎贝尔说。

然而,良好的就业前景却也需要学生在入学伊始付出一定的代价——每年3.5万英镑的学费并非所有人都担负得起,因此学生多为中产阶级或是富商的女儿。威廉王子夫妇的保姆波拉洛即是西班牙一名富商之女。

当然,在进入21世纪后,新的奖学金计划已经为那些不太富裕的家庭打开了大门。甚至有男性收到了来自诺兰德学院的录取通知书——2012年,一个名为迈克尔·肯尼的男生成为诺兰德学院历史上的第一个男学生。

而即使学费没有问题,学院的录取要求也异常严格。

如此严谨的校风从他们122年未变的校服中就能看出来。只要提起诺兰德学院,英国人就会想到一个个穿戴着黑礼帽、黑领结、黑腰带、白手套、黄褐色长裙的标准形象。此外,学生不准染发,只能化淡妆,耳朵上只准戴耳钉。

与严谨的校规比起来,诺兰德学院对学生职业道德的要求就更加严格了。英国有句俗语,“保姆知道一切”——保姆与雇主生活在一起,家中的大事小情包括家丑都逃不过她们的眼睛,因此诺兰德学院要求毕业生必须尊重并保护主人的隐私。

“保密是处理保姆与雇主关系中最重要的原则,所以我想,威廉王子看中诺兰德出身的波拉洛,也是有所考虑的。”伊莎贝尔说。

(孙亚荐自《看天下》)

责编:小侧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