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马的悲剧

 2015/08/06 13:36  陆春祥 《意林》  (224)    

唐玄宗,皇帝做得六七分,音乐才能却有十分,不仅鼓打得棒,戏曲学院院长做得称职,花脸也唱得好,还能将一匹匹野性十足的马,训练成中规中矩、听着音乐立即起舞的表演马。

855年,唐朝作家郑处诲,在他的笔记《明皇杂录》里,就有对舞马的生动描写。

四百匹从各地精选出来的良种马,被送进了宫中,还有塞外各少数民族首领进贡来的,品质都是一流。

每一匹马,都取有名字,全是好听的某某宠儿某某骄子,宝贵得很。训练时,分成左右两队,各有指挥。随着旗帜的舞动,音乐的节奏,马们开始做起简单的动作,由混乱到整齐,由简单到复杂,等练到整齐划一时,场面就显得十分宏大。

李隆基将自己的生日八月初五这一天,定为千秋节,呵呵,做梦都想千秋万代。节日那天,唐都长安,勤政楼前,文武百官和长安的百姓都可以观看这场盛大的歌舞表演,人们似乎更期待马们的精彩表演。

舞马就这样出现在人们面前:它们身上穿着鲜艳的锦绣衣服,鬃鬣也用金银装饰,还要再配上一些珠玉小挂件,盛装赛过唐朝舞娘。

年轻,标致,穿着淡黄色衣服,系着有花纹的玉带的一队乐手欢快地上场,著名宫廷音乐《倾杯乐》响起,马们的表演开幕。

四百匹马,左右两列,昂首翘尾,踏着喜洋洋的节拍,绕着全场致意一圈。随着挥舞的旗帜,前后左右,俨然人的舞蹈。大唐山河,气象万千,物丰民富,安居乐业,哈哈,唐皇帝要的就是这种正能量传播!

安禄山也喜欢看这样的表演,但是不过瘾,看着看着,就想干自己的大事了,你奶奶个李隆基,凭什么我要给杨贵妃当干儿子啊,老子骗你们呢。

安禄山的倒唐运动,轰轰烈烈,沉湎于酒色音乐的李隆基自然无法应付,只有往天府之国跑去了。舞马文工团,那些很有表演天赋的马,自然也都失业离散。

在范阳,安禄山的部将田承嗣,从安那里得到了一匹失散的舞马,当然,他只是看着马的外表好看,就将它补进战马的序列,放养在马棚里。

有一天,田大将军举行军中宴会,犒赏士兵。音乐一响起,那舞马就情不自禁地舞动起来。养马人一看,呀呀,不得了,妖孽,马还会跳舞,显然不是好征兆。于是就拿着鞭子抽打舞马。鞭子打在舞马的身上,舞马以为自己表演出什么岔子了,是不是跳得不合节拍啊,是不是我没有穿华丽的表演服啊,总之,舞马更加卖力地跳着,精神十足,抑扬顿挫。

养马的小官急忙向田大将军报告。田大将军认为,马跳个舞,没什么大不了的,用鞭子抽打就是了。鞭打得越来越重,舞马却跳得越来越认真,它跳得越好,打得越重,最后,舞马被打死在马槽下面。

其实,现场也有人知道,这极有可能就是宫中流落出来的舞马,但是,他们都怕田大将军的残暴,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舞马,打死了就打死吧。

一匹会跳舞的马,一匹有极高表演天赋的舞马,就这样死在唐朝军阀的乱棍之下。

这悲剧在于,有才,但不为别人所知,而且,在不适合的场合显现才能,反而被认为是妖孽。说轻点,是舞马和军队的气场不对,信息沟通有欠缺,牛头不对马嘴,对牛弹琴;说重点,马不去劳作,不去打仗,光会花架子的表演,以军事为重的大将当然不需要你了!

不过,我们是不能苛求舞马的,术业有专攻,人如此,舞马也如此。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