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专家”:我只是为美国国家做事

 2014/09/05 15:09  花小楹 《东西南北》  (168)    

看过电影《猎杀本·拉登》的人,都不会忘记电影中,美国中情局(CIA)在巴基斯坦秘密审讯恐怖分子的一幕:

强烈的灯光照射下,囚犯阿玛尔的两个手腕被捆绑在天花板上悬垂下来的两条绳索上,整个人呈现一个“W”形。

“想喝水吗?只要给我一个名字。”特工丹拿着果汁和食物,向阿玛尔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阿玛尔痛苦地大喊。

随后,一位特工走进来,在阿玛尔的脖子上套上狗链,牵着他,让他像牲口一样在地上爬来爬去。处于崩溃边缘的阿玛尔开始求饶,但丹并不在意。他和助手把阿玛尔塞进靠墙壁的一个狭窄木头箱子里,阿玛尔整个人蜷缩在里面,如困小号棺材。当箱子门即将放下来的那一刻,阿玛尔开口了……

这种审讯方式被称为“加强型审讯”,从2002年到2005年小布什执政期间,它一直是中情局对待恐怖嫌犯的“秘密武器”。前段时间,被视为“加强型审讯”设计师的美国心理学家詹姆斯·米切尔打破七年的沉默,接受英国《卫报》专访,为自己“发明”的“刑讯逼供”辩护。

“我不是人们所认为的恶魔”

自从9·11事件之后,中情局开始对在押的恐怖嫌犯使用酷刑,以从嫌犯口中撬出有关恐怖袭击的情报。传说中中情局有“六大酷刑”,包括水刑、剥夺睡眠等,这些酷刑曾经被用于中情局的海外秘密监狱里,数十名高级“基地”组织成员都曾经尝过这六大酷刑的滋味。

2007年,首次有媒体曝出,米切尔和中情局的另一位心理学家布鲁斯·赫森,就是“六大酷刑”的设计师。自此,在公众眼中,米切尔就成了美国中情局“黑监狱”的代言人。

但这位退休的空军心理学家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最近,美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解密了一份关于虐囚事件的报告,其中最为旗帜鲜明的观点是——通过“加强型审讯”手段虐囚,并未有效提供有价值的情报。

米切尔完全不赞同这一观点。为此,他接受了《卫报》长达两个小时的电话专访,为这一做法辩护。“他们忽略了这个审判项目的成功。”他表示。

“我并不后悔参与这一项目,”米切尔表示,“我介意的是,他们把这个项目中好的差的做法混为一谈,许多正确的做法还被人们曲解和辱骂。这让我觉得很难过。”他表示。

由于这一报告依然属于机密档案,许多内容无法披露,米切尔在采访中表示,自己不会讨论“有关加强型审判的问题”。但他也表示,“加强型审判”在当时是合法的,“当时,我们根据自己对法律的理解、在能力范围内做出了最好的表现”。

虐囚事件曝光后,许多人把他想象成恶魔,对此,米切尔表示说:“我只是个被政府高层要求为国家做点事情的普通人,并且为此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我又不是忽然跑到中情局的门口敲门,然后说,‘让我进去,我想虐待犯人,我可以告诉你怎么做’。”

6000页报告

2007年,当“虐囚”丑闻发酵之时,为了调查这一事件,美国国会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花费4000万美元,对中情局虐囚事件出具了一份长达6600页的调查报告,报告于2012年完成。

尽管这份报告至今仍为机密文件,但媒体公布了一份报告梗概、列举出总计20项报告结论和一些重要发现。报告指出,米切尔和赫森设计出的“加强型审讯”比媒体曝光的酷刑还要残酷得多。据称,水刑、压力姿势(指各种造成肌肉极度疲劳的姿势,例如手指顶墙等)、剥夺睡眠(用强光刺激,让犯人长时间无法入睡)、关禁闭(嫌犯被关在仅能蹲着的狭小空间里)以及撞墙等均为两人的“杰作”。

现实中,使用这些“刑讯逼供”手段,获得了多少情报?据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演讲撰稿人马克·泰森出版的《所谓酷刑》一书披露,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因被CIA实施水刑183次而吐露关键情报,谈到他们策划用液体炸弹炸毁从希斯罗机场起飞的飞机。

中情局把这一关键情报通知了英国,最终阴谋被挫败。泰森认为,CIA的审讯程序取得了绝对成功。“在CIA开始对被抓获的恐怖分子进行严酷审讯之前的10年,‘基地’组织对美国发动过多次袭击”,“自从8年前CIA开始特别审讯抓获的恐怖分子之后,‘基地’组织没有成功地发起过一次针对美国本土或海外利益的袭击”。

但也有人指出,“刑讯逼供”造成了不少“冤假错案”。例如,“基地”组织成员伊本·谢赫·利比在两周严厉审讯后,做出迎合审讯人员的供词。利比经受所有六大酷刑的折磨,最终屈服于“水刑”和“长时间站立”。

布什政府根据利比的招供声称,伊拉克正训练“基地”组织成员使用生化武器。事实证明,利比对此一无所知,而且并非蓄意欺骗审讯人员,只是因为害怕酷刑,才编造供词。

公开不易

在就任美国总统时,奥巴马曾表示,对于小布什政府的虐囚问题,“我们应当向前看,既往不咎”。2009年初,他下令中情局关闭散置于各国的秘密拘留与侦讯场所。

前段时间,奥巴马也表示,将要求参议院尽快公开这份虐囚调查报告。但各方的阻力正在试图阻止这一决定。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黛安·范斯坦曾谴责称,中情局的虐囚暴行违背了美国的国家价值观,“在我们国家的历史上留下了污点,我们绝不允许类似情况再度发生”。中情局局长布伦南则理直气壮地表示,如果自己真做错了什么,会找总统做出解释,而总统才是那个能决定他去留的人。

曾任布什政府中情局局长的迈克尔·海登也对奥巴马政府公布中情局审讯手段的做法感到不满。他说:“情报机构的工作人员通常都行走于风口浪尖,他们有保密的权利。公开备忘录就表明政府无法保守任何秘密,这将导致外国盟友不再愿意与中情局合作。”

自斯诺登揭露“棱镜”监听项目以后,中情局的国际名声急剧下降。是否要“包庇”曾经做过错事的下属?这也令奥巴马“进退两难”。有媒体透露,他在报告发表一事上给予了CIA事实上的否决权。

“我很愿意说出整个故事,”米切尔表示,“但是他们无数次告诉我,如果我违反了保密协定,我将受到刑事和民事的惩罚。”

CIA“六大酷刑”

1

第一种酷刑名叫“抓取注意力”,即审讯人员抓住囚犯的衬衣领口用力摇晃,让囚犯最终无法忍受剧烈晃动之苦。

2

第二种酷刑是“击打注意力”,通过击打囚犯身体来导致疼痛,让囚犯恐惧。

3

第三种名曰“打肚皮”,审讯人员用手掌击打囚犯的腹部,此举是为了让囚犯感到身体的痛苦,但又不会引发内伤。之所以选择用手掌而不是拳头,是因为此前有医生对CIA进言说,用拳头击打腹部会造成囚犯身体长时间的内伤。

4

第四种名叫“长时间站立”,审讯人员逼迫囚犯戴着手铐脚镣,蒙住双眼站立至少40个小时。由于身体虚脱和缺乏睡眠,囚犯很容易就招供了,因此这种手法赢得了“最有效审讯手段”的称号。

5

第五种审讯手段是“冷囚室”,顾名思义,囚犯被迫赤身裸体进入一间温度只有大约10摄氏度的囚室内,此外审讯人员还会不停地向囚犯身上泼冷水。在阿富汗,一名缺乏训练的审讯人员采用这一手段审讯一名囚犯,结果导致该囚犯体温过低死亡。

6

第六种审讯手段则名为“水刑”,囚犯被绑在一块倾斜的木板上,头低脚高。审讯人员用玻璃纸将囚犯脸部蒙上,然后向其身上不停浇水。很显然,囚犯由于生怕自己会窒息死亡而不得不开口招供。根据CIA记录,囚犯决定招供的平均时间只有14秒。最能忍受这种审讯手段的是9·11袭击的“基地”幕后主使者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他整整忍了两分半钟才最终招供。

(郭彩日荐自《看天下》)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