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枪口下的选举

 2014/09/08 14:24  未知 《东西南北》  (140)    

“我所有的朋友都认为选举是个笑话,塔利班的暴力威胁,让我们只能从一群令人厌恶的军阀和政客中,选出一个人当总统。”比尔德说。

4月5日,喀布尔是个小雨天,阴云密布。

近19.5万名阿富汗军人和不计其数的警察部队,在这一天,遍布喀布尔乃至全阿富汗的大街小巷,全副武装。

独立选举委员会大本营,这个位于喀布尔郊外10公里的园区,几乎成了重兵把守的军事要塞——安全人员在各个据点把守,每一个拐角均有一个了望台、一个机枪据点。驾着机枪的悍马吉普车,在防爆墙间穿梭。从大门到最终进入园区,访问者要接受不下6次安检。

一周前,这里经历了一次残酷的战斗。4名塔利班武装分子手持轻重武器向园区扫射并发射火箭弹,与园区武装人员激战5个小时后方被击毙。

来自全国6218个投票站的超过700万张选票,汇聚到这里初步计票。2014年的阿富汗总统选举,投票率近60%,是阿富汗历史上民众参与度最高的一次选举,阿最高领导人也将首次轮换。

但是,“我所有的朋友都认为选举是个笑话。”大选主题曲选拔赛获胜者比尔德说,“塔利班的暴力威胁,让我们只能从一群令人厌恶的军阀和政客中,选出一个人当总统。”

“这就是阿富汗”

除了高墙铁网,以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荷枪实弹的安全人员,喀布尔市中心与普通的中国小城并无二致,普什图语和英文标注的小店招牌还显示着这个城市部分地区高度的国际化。高级酒店、西式饭馆、购物中心鳞次栉比,车流熙熙攘攘,衣着时尚的年轻男女说说笑笑,间或步入路边的小餐馆或者电影院,后者上映的电影大多来自印度宝莱坞。

离开市中心,却又是另一个天地。这里有尘土飞扬、坑坑洼洼的道路,有大量开发了一半的烂尾楼盘,有不亮的红绿灯和裸露在外的下水道,但没有了那么多的安全人员,也没有了市中心的高墙铁网。

“这就是阿富汗。”亚森·马克苏迪平静地说。塔利班倒台后,他开了一家翻译公司,主要负责美国公司与当地公司的合同翻译。

“美军即将撤离对我的工作有很大影响,由于对安全的担忧,西方的资本大量撤离,现在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业务了,我遣散了几乎所有雇员,只留下了我和另外3人。”他表示。

目前,马克苏迪每月平均收入2000多元人民币,在当地属于中上收入水平。

或许由于物资紧张,喀布尔市中心的物价与中国大多数一线城市物价持平。一个面包约需10阿富汗尼(100阿富汗尼约合11元人民币),1公斤土豆要45阿富汗尼,一公斤牛肉则要300阿富汗尼。由于油料全部靠进口,当地油价几乎与中国油价相同。

几乎相同的还有房价,目前在喀布尔租一个两室的公寓,每月价格在400到500美元。

“稍有经济实力的,都从外省搬到喀布尔了。”当地一家矿业公司的经理贾韦德说,“因为安全。”

对于一个百废待兴的国家,阿富汗媒体的发达程度令人惊讶。全国性的通讯社有大大小小近20个,包括阿富汗IRCA、阿富汗伊斯兰通讯社、阿富汗之声、Bakhtar新闻社等。仅仅在喀布尔,就有近10份报纸。其中,《阿富汗时报》和《每日阿富汗观察》是阿富汗最大的英文报纸。

在这里,对于政府的批评似乎并不罕见。4月1日出版的《阿富汗时报》便在2版刊出一个两格讽刺漫画,画中一个竞选人在大选前将承诺雪片般撒向民众,大选后又逼着民众将其一点一点吐出来。

与此相对应的是,这个国家近乎所有机构都有专门的媒体接待人员。总统府旁边设有政府媒体信息中心。大选期间,几乎每天都会召开两场新闻发布会,由各部主要负责官员以及发言人主持。

选民各怀心思

“我没去投票。”32岁的司机穆斯塔法说,“我不喜欢其中任何一个(候选)人。”

不过,更多的阿富汗人还是对大选抱有希冀。

“阿富汗民众现在喜欢参与政治。阿富汗人比以前更加了解自己的政府,以及如何表达自身的政治诉求。”28岁的穆罕默德·艾沙克说,“这十几年来,我们的生活确实比以前更好了,但是并没有达到我们所期望的那样。大多数红利都被政府官员拿走了。虽然很多国家的政府都有贪污以及任人唯亲,但在其他国家,这样的行为都是偷偷摸摸的,而在阿富汗,是公开行为。”

艾沙克希望,能够通过投票让权力架构稍微好转起来,“现在以卡尔扎伊为代表的普什图贵族占据了政府大多数席位,没有人能够为哈扎拉民族说话。”

对此次选举,美国总统奥巴马给予高度评价:“本次选举是阿富汗历史上首次民主权力交接。在美军和我们盟友的军队即将撤离阿富汗之际举行的总统选举,是阿富汗人在对自己的国家全面负责的道路上迈出的里程碑式的一步。”

相对而言,《华盛顿邮报》的评价更谨慎,更贴近阿富汗人的想法——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阿富汗经久不衰的族群政治将继续存在,而这是阿富汗过去几十年战乱不断的“推手”之一。

该报称,过去,阿富汗军阀以族群、部落为界,拉起武装互相攻伐。如今,情况有所好转,但老百姓依然会把选票投给本族候选人。

但贪腐、族群政治,仍不是阿富汗人最关心的问题。基础设施和医疗保健也只有22%和18%的投票者表示关心。阿富汗自由公平选举论坛进行的选民调查结果显示,大约73%的选民,关注的是和平问题。

“两三个月来,我们的生意受到了很大影响。最近,人们不太愿意花钱买东西,我们只好减少产量。”喀布尔一家煤气炉制造厂的老板穆罕默德说。

厂子里26岁的工人穆赫塔尔·艾哈迈德表示,现在人们不愿花钱,把钱攒起来,以应对今后的动荡。“谁知道大选后阿富汗会变成什么样?”

阿富汗真的准备好了吗?

塔利班,是阿富汗民众心头移不去的阴霾。

刚过去的2014年3月,对驻阿美军来说,值得“庆祝”,十余年来,这是第一个没有美军人员在阿富汗死亡的月份——塔利班把袭击目标转向了选举机构和其他外国人聚集地,在发布将制造1000场袭击破坏大选的威胁声明后,仅仅在选举前两周,塔利班就在喀布尔接连制造了5起袭击事件。

“阿富汗国防军有能力胜任保护国民的义务。”面对压力,4月2日,阿国防部发言人扎希尔·阿西米依然乐观。

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也在同一天称北约认为阿富汗国防军“有能力”,而且阿富汗最近的暴力事件数量系“两年内最少”。

然而,阿西米豪言尚未消散,阿内政部就遭到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袭击者以及6名警察当场丧生,另有4人受伤。

投票当天,阿富汗的局势相对平稳。阿内政部的数据显示,投票结束前的24小时内,虽然发生了数十起路边炸弹爆炸案,一些投票站也出现零星攻击行动,造成4个平民、7名警察和9位军人丧生,但比塔利班恫言要发动的来得少。

当地媒体欢欣鼓舞,认为大选当天的波澜不惊和较高的投票率,为权力移交开了个好头,有利于增强民众对未来的信心。

路透社则认为,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塔利班可能故意收敛,让美国认为阿富汗局势稳定,放心地撤军。美军走后,塔利班就会杀“回马枪”。

由北约领导的大约5.3万人的国际安全援助部队(ISAF)中的大部分人,将于今年年底前撤离。击退塔利班的重任,将落到阿富汗国民安全部队的肩上。这支部队由大约24.8万现役军人和2.8万阿富汗地方警察组成,严重依赖于国际拨款,无法确定的是,在大多数美军和其他外国部队撤走之后,他们是否随时能够以武力震慑塔利班及其他武装团体。

4月7日,大选后两天,阿富汗南部再次发生路边炸弹爆炸事件,导致15名平民丧生,5人受伤。(陈彩霞荐自《看天下》)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5 − 85 =